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血族大佬的沙雕白月光 > Chapter30(坐大腿

Chapter30(坐大腿

    Chapter30

    这话莱希尔斯说得是一脸平静, 魏薇薇听得却是满脑袋硕大问号。

    她有些愕然地扭着头,以一种奇怪不解的目光瞧着亲王陛下英俊冷静的面容。几秒的沉默后,她脱口而出, 问道:“陛下为什么这么说?”

    莱希尔斯无视她的眼神, 兀自闭上双眼, 再开口时仍是那副不冷不热闲散随意的口吻, 淡淡地说:“不顺耳就是不顺耳, 没有什么为什么。”

    魏薇薇:?

    魏薇薇心中又惊又疑, 自顾自继续盯着眼前莱希尔斯的脸看。

    是错觉吗?

    为什么这段日子的相处, 这个吸血鬼大佬某些无意间的言行, 流露出的神态, 甚至是说话的语气, 都越来越像她记忆里的那个身影?

    一时间,眼前这张面孔和魏薇薇记忆深处中的那张人脸,在交错贯穿的回忆中缓缓重叠在一起。

    季骁这个名字,曾是魏薇薇少女时代里最珍贵的礼物。

    她的少年仿佛是从天上而来, 身披铠甲, 浑身带光,惊艳了她的十八岁, 也在她往后的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只可惜,那年盛夏,魏薇薇与季骁的故事, 有至今回忆起来都令魏薇薇悸动不已的开头, 有充满无数脸红心跳与粉红少女心的过程,却独独没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或许, 青春总是注定充满遗憾。

    不圆满的故事才最让人念念不忘……

    尘封多年的过往,在刹那间如潮水般涌来。魏薇薇忽然有些怔忡。

    躺在她身侧的莱希尔斯像是察觉到什么, 重新掀开眼帘。这一睁眼,正好便对上人类幼崽那道充满探究意味和复杂情感的视线。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躺床上对视。时间过了大概两秒钟,在这段似短暂又似漫长的两秒钟里,谁都没有打破这奇异的宁静。

    须臾,亲王陛下先开口了。

    莱希尔斯懒懒挑了下眉毛,问魏薇薇:“你睡不着?”

    魏薇薇还在发呆,听见这个问句后也未深思,下意识就诚实回答了:“刚才还觉得挺困,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就精神了。”

    话音落地,莱希尔斯静了静,然后伸手,捏住了身旁人类幼崽纤细的手腕,攥在手心里把玩。魏薇薇愣住,还没等她回过神,整个人便突然被对方给拽过去,摁在了身下。

    魏薇薇:“……?!”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黑暗中,亲王陛下一只手钳住她的腕子,另一只手撑在她脑袋旁的枕头上,耷拉着眼皮低着眸,就那么一言不发居高临下地俯视她。眸色沉沉深邃如海。

    魏薇薇:什么情况,这狗东西又抽什么风?

    总不会是一言不合又要啃她一口吧?她现在可既没招他也没惹他啊。

    一时间,魏薇薇心中迷茫与惊慌交错,动动手腕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对方看着像轻描淡写完全没使力,却钳制得她丝毫无法动弹。不由无语凝噎——擦。她与莱希尔斯不仅是男与女之间的力量悬殊,更是物种与物种之间的实力压制。

    莱希尔斯的目光在她脸上凝滞片刻,而后微低头,嘴唇贴近了她的耳朵,声量低低的,沉而懒:“长夜漫漫,既然你睡不着,不如我给你找点其它事干,打发打发时间?”

    魏薇薇紧张得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回他:“……不知陛下有什么好提议?”

    他凑她更近,话语里透出几分不加掩饰的暧昧和暗示,与他独有的慵懒腔调一融合,性|感又勾人:“之前你给我的药,我也吃了有一段时间了。不如我们来实战检验一下那些药的药效如何?”

    闻言,魏薇薇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干巴一笑:“实不相瞒,这瞌睡说来就来,突然又觉得好困。我先睡了啊,您也早点歇着。晚安。”

    她说完,脑袋一歪眼睛一闭,为求逼真,甚至还煞有其事地打起了小呼噜。

    莱希尔斯眼底飞快闪过去一丝笑意,松开了对魏薇薇的禁锢,重新躺在了她身旁。窗外忽然起风了,天空的厚重云层被吹散,清凉的月光洒下来,依稀将人类幼崽的侧脸照亮,莱希尔斯看见了她白皙面容上细软得几不可察的绒毛。

    直盯着魏薇薇瞧了好半晌,他才收回视线,神色平静地闭上眼睛。

    莱希尔斯潜意识里似乎感知到了一丝不对劲。

    是错觉么。

    刚才有某个瞬间,他内心和身体同时涌现出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触碰她的渴望。这种极端的渴望,在过去的数千上万年中,似乎前所未有。

    危险、未知又让人上|瘾着迷。

    *

    眨眼间,绑架事件便已过去五天,魏薇薇又过回了她的咸鱼王妃生活。上午看名著,下午写读后感,完成莱希尔斯布置的“修身养性每日必修课”。闲来无事的时候就追追剧、刷刷社交软件,听木楹等小侍女们聊聊宫里宫外的小八卦。

    上回KATARA的大秀结束之后,魏薇薇结识了不少时尚界和娱乐圈的名人,超模演员大明星有之,设计师、各大娱乐公司高层也有之。名流们深知这位新晋王妃的雄厚财力和社会地位,争相和她互留联系方式。

    短短一晚上,魏薇薇的手机通讯录人数就由最初的十来个陡增至三位数。

    这儿的人都兴玩一个叫“漫书”的APP,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微博和脸书,无论是明星艺人还是平头小老百姓,大家几乎人手一个漫书账号上网冲浪。大秀之夜后,魏薇薇见所有人都有漫书账号,也让木楹给她注册了个,打算弄个小号追星吃瓜用。谁知木楹同志会错了意,直接给她搞出一个官方认证来:尤斯王妃。

    当晚便喜提关键字为“王妃入驻漫书”的热搜。

    一夜之间,那个账号的粉丝便破百万,引来无数大V明星纷纷关注。魏薇薇当了二十几年的小平民,哪儿受过这种王者待遇,忙颠颠地挨个儿回关。

    这日午饭过后,温梵女官领着一众小侍女到王宫的农场里摘果子,魏薇薇闲着无聊也跟着一起,搬了把摇摇椅上摆在果园里,往上头一趟,晒太阳,刷漫书。,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艾克生艾总(星皇娱乐CEO)。

    魏薇薇心生疑惑,接起电话:“你好。”

    “王妃殿下,您好,我是星皇娱乐的艾克生,请恕我冒昧,希望这通电话没有打搅到您。”听筒里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恭敬而绅士。

    “艾总好。”魏薇薇点开扩音器,手指滑屏幕,继续看漫书上的八卦营销号,“请问有什么事么?”

    听筒里说:“是这样的王妃,我们公司最近准备推出一档新综艺,想邀请您参与投资一起合作。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听见是赚钱的买卖,魏薇薇眼睛顿时亮了亮,来了兴趣。和对方约定好面谈的时间与地点后,魏薇薇挂断电话,让木楹又填了一份出宫申请交去了内务部。

    下午两点整,出宫申请批下来了,魏薇薇戴上墨镜穿上风衣低调出行,在几名便装黑骑卫的护送下到达了伊格市某高档私人会所的顶楼雅间。

    这次会面,出乎魏薇薇的意料,雅间里除了星皇娱乐的艾总之外,还有一枚美少年——对方身形瘦高苍白俊美,满脸的桀骜不驯,竟是许久未曾上线的当今娱乐圈第一顶流,她前私人玩物俱乐部的当家花旦。

    “修笛?”魏薇薇面露讶色,“你怎么在这儿?”

    艾克生朝她行了个礼,微笑着解释:“王妃殿下,修笛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听说他和殿下是旧识,我就带他来和殿下见个面叙叙旧。”

    想起修笛和原主的微妙关系,魏薇薇点点头,瞬间反应过来这老总的意图。俗话说,熟人好办事,更何况还是这么“熟”的熟人。

    三人落座开聊。

    魏薇薇:“艾总,你在电话里说准备推出一档新综艺,请问是什么类型的综艺?”

    “歌唱类。”艾克生边说边取出一份策划案递给魏薇薇,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邀请一些老牌歌手担当导师,通过层层淘汰,战队PK,选拔出实力强劲的新生代歌手。”

    魏薇薇忍不住现场吐槽:“你们这不是完全照搬人‘中国好声音’吗?”

    话音落地,屋里的其余两人都是一怔。

    修笛很茫然,问她:“‘中国好声音’是什么?”

    艾克生也很茫然,问她:“‘中国’是哪个国家?怎么没听过。”

    魏薇薇默,也不知道怎么和这两人解释了,只得摆摆手,道:“唉,扯那些也没用。反正我的意思是,这个类型的综艺现在已经不吃香了。现在的综艺市场,观众大部分都是些年轻小女孩儿。小姑娘们喜欢什么你们知道吗?”

    修笛和艾克生同时摇头。

    魏薇薇:“喜欢吃糖,喜欢磕CP,喜欢看甜甜的恋爱!”

    艾总挠了挠头,似懂非懂:“那王妃您的意思是?”

    “实不相瞒,我之前已经做过一些市场调查和分析了。”魏薇薇说,“歌唱类综艺你们这儿已经好几个了,什么’你要听我唱’、‘我歌飞扬’,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咱们要搞就要搞个没人搞过的,史无前例,一举打响!”

    艾总:“那不搞歌唱类综艺,咱们搞什么综艺?”

    魏薇薇:“恋爱综艺!邀请一些帅哥美女上节目,相亲恋爱组CP。邀请的当红流量不用太多,有一两个在初期扛收视就够了。嘉宾也不一定非要是艺人明星,可以横跨商界政界,反差感满满,收视率绝对一路飘红,保管我们赚得盆满钵满!”

    听完魏薇薇的话,艾克生思索须臾,点头,“我大概明白了。殿下放心,我回去整理一下思路召集开会,再重新出一份策划方案送您过目。”

    聊完,修笛和艾克生一道将魏薇薇送出了雅间。

    快进电梯时,始终脸色冷淡没怎么说话的修笛却忽然开口,对艾克生道:“艾总,我送王妃下楼就行了。”

    魏薇薇:?

    艾克生视线在两人之间流转一圈,清清嗓子点点头,又朝魏薇薇行了个吻袖礼便停下了步子。

    叮一声,电梯到了。

    修笛垂着眸,绅士地等在电梯门口,向魏薇薇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魏薇薇走进去,修笛从后面跟进来。

    电梯门合上。

    整个密闭空间里鸦雀无声。半晌的死静后,魏薇薇忽然听见身旁的少年发出了一声嘲讽似的轻嗤。

    魏薇薇困惑地转过头,看他。

    修笛靠着电梯墙,目光落在她身上。他说:“看样子,王妃殿下现在过得挺不错。”

    魏薇薇听出对方语气里的不善,心生狐疑,但表面上还是客套地笑笑,给出一个最标准的官方回答:“是的。我和亲王感情很好。”

    话音落地,边儿上又是一声冷笑。少年盯着她,声音仿佛从冰里钻出来,寒意彻骨:“薇薇派尔,你可真够心狠的。”

    魏薇薇:……???

    正是这时,电梯门刚好重新打开。修笛面上的冷色已经消失殆尽,垂下头,恭恭敬敬说了句:“请慢走,王妃殿下。”

    最终魏薇薇在一众黑骑卫的护送下离开了会所。因着电梯里顶流美少年古怪的态度和言辞,回王宫的路上,魏薇薇一直在绞尽脑汁冥思苦想,试图从这副身体的脑瓜子深处挖出点关于原主和修笛的记忆碎片。

    原本吧,魏薇薇以为修笛和原主只是单纯金丝雀与金主的关系。

    但从修笛今天的反应来看,很明显,原主和这美少年之间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说干就干,当天晚上她就兴冲冲地找到了戚沙,告知对方自己想邀请他作为男嘉宾参加恋爱综艺的事。

    没办法了。

    ……好吧。

    莱希尔斯居高临下地瞧着这只崽子,一手箍住崽子的腰,另一只手捏住崽子漂亮的小下巴往上一抬。低下头,贴近她,嗓音低哑危险入骨。

    莱希尔斯:“?”

    “怎么了殿下?”木楹问。

    魏薇薇:“……蛤?”

    这位男歌手的人设非常具有吸引力——明明是一个出身高贵的世家公子,却自幼奉行爱情自由爱情至上,不愿意接受家族安排的联姻,于是毅然决然放弃亿万家产继承权成了一名流浪歌手。

    于是魏薇薇很认真地问:“陛下,难不成,您也想参加我的综艺当嘉宾?”

    魏薇薇:?

    莱希尔斯:“……”

    亲王BOSS非常的冷静而随意:“那你觉得,我和戚沙谁更好看?”

    ?

    魏薇薇:……

    魏薇薇愣了下,回道:“对啊。”

    如是一思索,魏薇薇立马又换上副“别怕我都懂”的表情,上前两步,以“好兄弟手拉手一起走我有的保你都有”的语气,对莱希尔斯道:“这件事好解决。到时候我们俩先把婚离了,然后陛下您就顺理成章成为我的男嘉宾,到综艺里相亲去。我以投资人兼制作人的身份向你保证,一定给你配个全场最佳女CP,给你写个最好的剧本立个最好的人设,绝对保证让陛下你以超高人气C位出道。陛下你觉得我这安排怎么样?”

    魏薇薇回过头。

    彼时已是深夜。月上枝头,亲王寝宫。

    魏薇薇始料未及,踉跄着跌坐在莱希尔斯的大腿上,感觉到他手臂在她腰上环住收紧,扣得死死的。

    魏薇薇:?!!!

    “。”

    对于魏薇薇的热情邀约,戚沙深深汗颜,又碍于魏薇薇王妃的身份,不好直接拒绝驳她面子,便只好恭而有礼地推说:“殿下,您看得起我,是我的荣幸,我也很乐意为您效劳。但根据相关规章制度和条例,我身为帝国官员,若要参加您的节目,必须得到最高领导人的批准才行。”

    魏薇薇听得皱眉,“那你的最高领导人,岂不是?”

    木楹眨了眨眼,惊奇道:“殿下,这就是你之前说的‘恋爱综艺’嘉宾名单么?”

    亲王BOSS抬眼瞧她,神色很冷静,语气很随意:“你觉得戚沙长得很好看?”

    莱希尔斯静了静,又问:“听你刚才说的,你好像很欣赏戚沙温柔活泼?”

    亲王陛下:“。”

    没法。为了自己投资的首档综艺可以一炮而红,魏薇薇咬了咬牙,只好转头又找上了莱希尔斯。

    魏薇薇一拍脑门儿,暗道自己踏破铁鞋无觅处,怎么就把这棵窝边草给忘了呢?

    就这样,一连把剩下的三个跨界男嘉宾见完,没一个正常人,全军覆没,统统PASS。魏薇薇心累到变形,趴在桌子上含泪问苍天:“我投资的第一档综艺啊,我婚后重归商界的第一步啊,就只是想找一个正常点的优质帅哥当嘉宾而已。这么难吗?!”

    煞笔叼癌一个,PASS。

    魏薇薇把手里的嘉宾名单和对应的嘉宾个人资料递过去,吩咐道:“你私下调查一下这些人的资料和信息,看是否属实。然后把那些弄虚作假,比如开个皮包公司就谎称自己是商界巨鳄的,都给剔除掉。”

    PASS。

    亲王陛下拽着魏薇薇的手腕,不由分说,一把勾过她扯进自己的怀里。

    果然不出魏薇薇所料,经过木楹小同志一个下午的调查,嘉宾名单里好几个“商界巨鳄”都被打假出局。最后只剩下三个跨界男嘉宾。

    刚近莱希尔斯的身,魏薇薇便惊觉自己的手腕被无根修长有力的手指握住。她眸光微动,还没回过神,下一瞬便觉一股大力袭来。

    魏薇薇从大BOSS的疑问句中听出了他的隐隐不爽,暗道糟糕,迅速调整思路,改口道:“不。口误。很多很多很多筹,千千万万筹。戚沙帅是帅,可只是小家碧玉的帅,万万不能跟亲王陛下您比。陛下您的帅气只能用‘惨绝人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形容。”

    坦白说,魏薇薇是真的被血族大佬这个过于离谱的问句给问懵了。反应了会儿才诚恳回道:“这个,怎么说呢。讲真的,亲王陛下你和戚沙大人根本不是一个类型。不过若是论五官论气质,当然还是陛下你更胜一筹。”

    男嘉宾3号:流浪男歌手。

    魏薇薇:“。”

    他说:“我觉得,你欠.干。”

    “戚沙人长得帅,性格又好,平时跟人相处,温和之余又不失幽默活泼,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简直是万千少女的梦中男友标准。有他坐镇我的综艺,那绝对火呀!”魏薇薇说着,将秘书长夸得天花乱坠之余,也不忘拍拍这位顶头BOSS的马屁,“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陛下您有眼光,会挑下属。”

    打扰了。

    实在是太过诡异。

    *

    魏薇薇怔住:“戚沙?”

    伟大的亲王陛下表情非常风平浪静。他眼皮懒懒地掀起,看向这只人类幼崽欢欢喜喜闪动着希冀之光的脸蛋。

    听魏薇薇说完自己的诉求,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莱希尔斯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只是眼也不抬地淡声问:“为什么找戚沙。”

    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心头升起。魏薇薇仿佛感知到了某种莫名的危险,站在原地没有动。

    莱希尔斯安静了几秒钟,似是不确定自己从她嘴里听到的话,缓慢重复:“一筹?”

    魏薇薇:“……???”

    冥思苦想了一路,半点有用信息都没提取出来。魏薇薇只觉脑仁儿疼,索性躺平不想了——情有独钟也好,虐恋情深也罢,爱咋咋,都是原主惹下的风流债,她一个半道上穿来的,于情于理都没义务帮原主还债啊就是说。

    魏薇薇十分费解,盯着眼前顶头大BOSS明显冷淡又暗暗不爽的俊脸琢磨了半天,终于秘密眼睛,恍然大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

    可以可以,太可以了!

    秘书长大人微微一笑:“自然是亲王陛下。”

    男嘉宾1号:

    这档恋爱综艺的暂定名,叫做:《命中注定遇见你》

    虽然这大BOSS平时也很奇葩,但今天真是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透着前所未有的古怪。为什么总是拿自己和戚沙比?

    魏薇薇心头一阵打鼓,只能硬着头皮迈开双腿,朝端坐于牛皮沙发上的亲王陛下走了过去。

    魏薇薇发自内心地回答:“蛮欣赏的。戚沙大人随时见到人都笑眯眯的,而且很照顾别人的感受,大家都说,和秘书长大人聊天从来不用害怕冷场。”

    “嗯!”魏薇薇正色,“我身为投资人,就一定要对自己的节目负责!务必保证所有嘉宾都情况真实,坚决不搞弄虚作假糊弄人那一套。”

    莫名其妙奇了怪了。

    究竟是什么呢?

    魏薇薇失落又无可奈何,转身准备出去。谁知刚走到门口,背后突然又漫不经心响起一嗓子,把她给叫住。

    “原来如此。怪我怪我,不好意思,陛下,我刚开始没反应过来。”魏薇薇一张小脸顿时笑成一朵向日葵,灿烂又阳光,“你想参加何不直接开口,你我这么熟,跟我你还不好意思什么。”

    年纪轻轻就是个秃头,PASS。

    莱希尔斯面无表情:“我难道就不温柔不活泼?”

    莱希尔斯直勾勾盯着她,声线微寒:“过来。”

    男嘉宾2号:某豪门贵族富二代,血族,七百来岁,五官身形都十分出挑。然而,在自我陈述环节,这位高傲的男吸血鬼是这么说的:“我的择偶标准很简单,那就是一定要找一个高质量女性,身材、样貌、智慧,样样都要一等一。只有这样的女子和我一起繁衍后代,才能为我的家族提供出最佳基因。”

    或许是她之前送的那些壮|阳药真的起了作用,让这颗活化石都开始芳心萌动想谈恋爱了。

    木楹点头如捣蒜:“对呀对呀,戚沙大人!殿下,戚沙大人帅气又绅士,风度翩翩,性格温柔,您不知道,宫里好多女官都暗恋他。大家都说,跟戚沙大人聊聊天都如沐春风呢。以戚沙大人的样貌、家世、学识,应该可以做‘优质跨界男嘉宾’吧?”

    千岁老狗为何突然为老不尊开黄腔?

    魏薇薇看着眼前这张要死不活的冷漠脸,缓缓在脑海中打出了一个问号:?问出这个问题,您老人家认真的?你自己什么德性自己心里没点AC数吗。

    ……

    某金融机构精英高管,人类,30岁,年薪以百万计,个子高高的,模样长得也不错,谈吐也很是得体。魏薇薇本已经在这精英的名字后面画了个“√”,谁知一阵风吹来,精英的假发随风远去,只留下一颗锃亮锃亮的木鱼脑袋。

    话音落地,莱希尔斯那厢终于有了些反应。他侧目轻瞥她一眼,一侧眉毛微挑起来:“哦?在你心里,我的秘书长这么多优点?”

    边说边在心中感叹:不容易,劲爆新闻。真可谓是万年铁树开花。

    良久的静默后,莱希尔斯随手把手里的文件丢到一旁。他瞧着她,长腿优雅交叠,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他对魏薇薇说:“你来。”

    为求稳妥,次日魏薇薇还安排了个私下面试。

    莱希尔斯脸色冷冷淡淡,回道:“最近国事繁忙,戚沙抽不开身。”

    听完流浪3号声情并茂的即兴诗朗诵,魏薇薇一口咖啡直接喷了出来。

    “嗯!”魏薇薇小鸡啄米式点头,满眼期待,“所以陛下,您意下如何?”

    魏薇薇大致翻阅完整本策划书,然后认认真真看起了星皇娱乐给出的拟邀嘉宾名单。看完以后思考片刻,叫来木楹。

    “不如何。”

    投资人魏薇薇本来对这个3号嘉宾抱了极高期望,然而,正式见面后,流浪3号却甩了甩他那头飘逸长发,忧郁地点燃了一根烟,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爱情是自由的,是无拘无束的,是轻盈如蝶的!我希望女方在和我牵手成功之后,能与我成为真正的灵魂伴侣,她可以为了我们的爱情,放弃世俗的功名利禄。我们一起去流浪,去追风,去追梦,以天为盖地为庐,成为大自然的儿女!”

    星皇娱乐的办事效率还算高,只过了三天时间,一份全新策划方案就送入王宫交到了魏薇薇手上。

    魏薇薇想,她悟了。

    眼瞧着魏薇薇如此神伤,木楹也跟着着急。忽的,她眼珠子转了转,灵光一闪提议道:“殿下,优质男嘉宾的人选,您觉得戚沙大人怎么样?”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