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快穿之我是你妈 > 坠落的童星11(星星就应该高悬夜空发光)

坠落的童星11(星星就应该高悬夜空发光)

    姚容游刃有余查找资料的姿态,令章青亦心头烦躁尽消。

    说白了,她会那么生气,一方面是因为许家人确实非常无耻,一方面也是为姚容和许危衡的遭遇感到不平。

    “姚姐,既然你已经猜到了他们的反应,那你肯定也想好应对之策了,对吧?”

    面对着章青亦期待的目光,姚容点了点头。

    “是什么?”

    姚容轻咳一声,含糊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许稷他们其实完全猜错了。

    她手里没有许稷和许意远的亲子鉴定报告。

    毕竟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没有近距离接触过他们,又怎么可能从他们身上取到毛囊。

    许稷和许意远去私人机构做亲子鉴定的行为,正是她所期待看到的。

    像这种给够钱就能做假的私人机构,绝对不可能是第一次出现收钱办事的情况。

    只要往下查一查,绝对能顺藤摸瓜查出来很多问题。

    身为热心市民,她当然是选择——

    直接举报。

    自己出手,哪里有国家帮忙打脸更轻松快乐。

    法律武器yyds。

    与章青亦打了声招呼,姚容走进房间,打开电脑。

    她的指尖在键盘上快速敲击,键盘声响连成一片。

    屏幕迅速闪过无数数据流,约莫三秒后,姚容顺利闯入迪雅鉴定机构的内网,进入监控。

    ***

    许意远拖着疲倦的身体,从迪雅鉴定机构回到家,直接倒在床上补觉。

    他睡得并不踏实,翻来覆去做噩梦,最后被刺耳尖锐的电话铃声吵醒。

    刚接起电话,经纪人气急败坏的声音直冲耳膜:“去看热搜,混账,你又上热搜了!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许意远茫然打开微博。

    #迪雅鉴定因亲子鉴定报告做假,被取缔营业资格,负责人已被立案侦查#

    【许意远上午刚在迪雅做完亲子鉴定,下午迪雅就翻车了】

    【哈哈哈哈哈哈翻车来得如此快,就像龙卷风,我现在是越来越相信许稷和许意远是亲生父子了】

    【既然要做亲子鉴定,许意远为什么不去那些正规的司法鉴定中心?】

    【A市司法鉴定中心,全国最权威的亲子鉴定部门,出具的报告甚至具有法律效应,现在的你值得拥有@许意远】

    【未免再次出问题,我提议许意远再做亲子鉴定的话,最好在微博开个直播,让我们陪着你一块儿做哦~】

    一瞬间,许意远困意全消,狠狠打了个寒颤。

    他连鞋都顾不上穿,一把跳下床,冲向他爸妈的房间,边拍打房门边惶恐道:“爸,妈,别睡了,你们快醒醒,又出事了!”

    五分钟后,许意远妈妈坐在沙发上,试图联系她在迪雅工作的朋友。

    连着打了好几通电话,那边终于接了。

    随着那边的人在说话,许意远妈妈脸上血色渐渐褪去。

    “他说……”许意远妈妈咬着唇,看着许稷,“他说他的账户正在被调查,我给他打的那笔钱是不明资金,估计很快就会查到我们这里了……”

    话刚说完,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许意远妈妈与许稷对视一眼。

    许稷咽了咽口水,用手掌狠狠抹了把脸,挤出僵硬的笑容,起身去开门。

    大门打开,入目便是一张警察证。

    ***

    与兵荒马乱的许家不同,小小的民宿里,许危衡正听着窗外的淅沥沥雨声,闻着姚容特意为他点的安神香,睡得踏实又安稳,直到被飘进来的饭菜香味唤醒。

    许危衡揉了揉眼睛,掀开被子起床。

    洗漱时,许危衡忍不住抬眼,打量起镜中的自己。

    瘦到几乎脱相的脸终于显了一点肉,多了几分血色。

    他微微弯起唇角。

    眉间的疲倦与阴霾如冰雪逢春消融,色若春晓,风清月朗。像是冬日里埋下的树种终于在春天发了嫩芽,迎着和煦的风,招摇舒展,浑身都透着一股生机。

    许危衡很喜欢现在的自己。

    他走向厨房,想去帮姚容打下手,却扑了个空。

    从厨房里绕出来,许危衡看到了正一个劲埋头玩手机的章青亦:“章姨,只有你在家吗?”

    许危衡提着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那就好。”

    许危衡急忙掏出自己的手机,登录了很久没有登录过的微博。

    章青亦看了看许危衡,问他是不是还没有看微博。

    温热从许危衡的掌心开始一路蔓延,轻轻松松驱散了他全身的冰冷。

    震惊过后,又有一种骄傲油然而生。

    将手机还给章青亦,许危衡快步走到了姚容房间门口。

    【许危衡v:你们诋毁我没有关系,但如果你们再敢在公众面前诋毁我妈,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许稷@许意远】

    “好了,别气了,我们去吃饭吧,今晚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再不吃就要凉了。”

    可许危衡压根没认真听她后面说的那番话。

    章青亦回过神,忙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用我的看吧。”

    傍晚温度要比白天降了不少,晚风习习卷着料峭,许危衡在房门外站了很久,终于动了动脚步,转身想离开。

    茶香扑鼻,热气升腾。

    许危衡露出讶色:“自己写的?”

    以前伤害过她还不够吗。

    他右手虚握,正要敲击,突然又犹豫了起来。

    “他们对姚女士出言不逊了?”

    这花茶是他们母子两一块儿炮制而成的,原材料就是院子里种的那几株茉莉花。

    许危衡低声道:“我看到了微博,所以想来看看你。但到了门口,又突然不是很想跟你说这些烦心事情,惹你不高兴了。”

    门就在此时开了,姚容抱着一杯茉莉花茶,问道:“怎么不敲门?是饿了吗?”

    可现在,他已经比她高一个头了啊。

    ——姚女士可以不在意那些跳梁小丑,但他不能心安理得坐视别人伤害她。

    许危衡越发震惊。

    ——在别人质疑他时,他没有过辩解;在别人怒骂他时,他没有过反驳。但同样的遭遇,放在姚女士身上,就不可以!

    她刚刚一直在对着电脑工作,要不是喝水的时候往窗外瞟了眼,还真没注意到他站在外面。

    “确实是有些烦心,但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影响了心情,你也别为这些人生气。”姚容合上电脑,从床边拉来椅子,坐在许危衡对面,漫不经心,“他们在我眼里,就像是三只蚂蚱。”

    许危衡挠头。

    她津津乐道:“我万万没想到姚姐的反击居然是这个。有和许稷住在一个别墅区的网友爆料,说是看到警车停在了许稷家门口。”

    姚容摸了摸他柔软的发顶:“你没看到迪雅被取缔营业资格的热搜吗?那就是我做的反击。”

    但那会儿,他的脑海被愤怒和担忧两种情绪充斥着,以至于没有多余心思去想别的事情。

    许危衡急得连连摇晃手机。

    但秋后蚂蚱,已经蹦哒不了几天了。

    “你在忙?”许危衡看到了打开的小说文档。

    他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许稷和许意远发的那两条微博上。

    姚容轻笑:“出版社那边已经过稿了,等过两天写完了再给你看。”

    许危衡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章姨,你怎么了?”

    许危衡就像头愤怒得毛发竖起、横冲直撞的小狮子,一个字一个字编辑微博,点击发送:

    他吃着一条鱼中最柔软的鱼腹部分的肉,有些念头慢慢在他心底扎根。

    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紧握成拳,许危衡咬住牙关,声音颤抖:“他们……他们怎么敢骂她……他们有什么资格骂她!”

    他只知道姚容借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说是工作需要,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拿来写科幻小说。

    微博打开那一瞬间,因为他的账号有太多通知,手机竟然死机了。

    他确实看到了。

    等许危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姚容拉进了屋子里,手中还塞了杯同款花茶。

    “忙得差不多了。”姚容挪动电脑屏幕,将《群星》的简介展示给许危衡看,“这是我自己写的科幻小说。”

    蚂蚱确实很烦人。

    那时候,他还懵懂无知,既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也没办法保护她。

    吃饭期间,姚容和章青亦时不时往许危衡碗里夹菜。

    章青亦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

    章青亦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古怪又亢奋:“姚姐在房间里工作。”

    这两条微博都不长,许危衡看得很快。

    得知他确实没关注,章青亦拉着他,重点讲了姚容举报迪雅的事情。

    瞧见他紧蹙的眉心不知不觉松开了,姚容才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