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不要睁眼[无限] > 局中人六(庄先生,快回来)

局中人六(庄先生,快回来)

    ……

    白光淡去。

    视觉恢复时, 庄迭已经坐在了一张餐桌前,而催眠师和严巡正坐在他对面。

    窗外的天色已经泛起鱼肚白,看起来, 时间似乎已经来到了次日的清晨。

    “看来我们又缺失了一段记忆。”

    严巡搅着不锈钢碗里的粥,他强制自己忽略了远处那些堆放着的、已经用完餐的患者使用过的餐盘:“我的记忆停留在了昨晚,凌队长告知我们真相那一刻。”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注意过了四周的环境。

    整个用餐场所里还有不少人, 但都是穿着病号服的“患者”,没有任何人来监视他们,也没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或是护士在附近走动。

    ——当然,考虑到这是在梦中构建的世界,这场梦本身就在随时随地监控着他们这种事自然也是可能发生的。

    如果他们所处的梦中世界是这种情况,那么打哑谜、对暗号同样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昨晚凌溯对他们说出“初代的茧”几个字时,也一定被这场梦所监视了。

    “我也停在了同样的地方。”催眠师点了点头,“这样看的话, 有两种可能性。”

    “要么是这场梦有能力查看我们的记忆,并且对一部分记忆进行了封锁乃至删除。”

    催眠师低声道:“要么就是……这场梦可以对我们施加某些无差别的影响, 这种影响会导致我们暂时无法查看一部分记忆。”

    这两种可能都不难理解——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前者就是被强行检查了日记,并且撕去了其中的某几页。而后者就是整本日记都掉进了水里, 其中的几页被水晕花,导致上面的字迹看不清楚了。

    只不过,由于潜意识同样有着“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的特性,这本日记的完整备份永远都会存在,撕毁、洇湿、涂抹乃至烧毁, 都永远无法真正抹去已经发生过的一切。

    “是前者。”庄迭说道。

    “考虑到我们还记得……呃。”催眠师愣了愣,“是前者吗?”

    他原本还想说“考虑到我们都记得这是初代茧, 应该是无差别影响导致的某种逆行性记忆缺失”,却没想到庄迭提出了相反的看法。

    严巡的看法显然也同他一致,皱了皱眉,压低声音问道:“你推测……是这场梦对我们的记忆进行加工的时候,有意保留了我们那一刻获得的信息?”

    “我没有推测,我看得见。”庄迭拿起一片面包,“我又多了两个上锁的记忆箱子,那种锁不是我自己用的。”

    催眠师听得有点茫然,回过头看了看严巡。

    “算是记忆术的一种分支……记忆宫殿的变形之一。”

    严巡解释道:“通过创建场景、编码和连接,把记忆具象化后放置在脑海中的某个场景里,经过长期训练,建立系统性思维后可以拥有远超常人的记忆力。”

    运用这种方法,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锻炼出十分强悍的记忆能力。

    而原本就有相关天赋的人,更是可以通过长期的、有目的性的练习,在某种程度上人为制造出超忆症的效果。

    已经见识过庄迭构建出的那个立方体,严巡虽然有些意外,但却并不奇怪对方能做到这一步:“也就是说……这场梦并不介意我们知道这些?”

    “暂时还无法确定,需要继续观察。”

    庄迭把那一整片面包压扁,折叠成小块塞进嘴里,嚼也不嚼地囫囵吞下去,又去拿放在一旁的粥碗。

    “庄先生,庄先生。”催眠师忍不住拦住他。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庄迭这种状态,稍一犹豫,还是添了点力气把对方端着粥碗的手按下去,给他塞了把干净的勺子。

    虽然记忆断片后,他们几个就直接在用餐场所恢复了知觉,但盘子里的东西起码还是在的。

    只要稍微观察一下四周,就不难得出结论——在这里的“患者”们早餐都是定食,包括三片面包、一碗什么也没加的白粥、一小碟咸菜和一小勺果酱。

    面对这种早餐搭配,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把果酱抹在面包上,再用咸菜佐着白粥吃。

    倒不是因为什么思维定式……单纯是因为,这三片面包都是非常粗糙劣质的口感,而那一碗白粥也不过就是水里飘着一定含量的泡软的米粒。如果不这么干,实在很难把它们送进嘴里、吞咽下去。

    比如严博士,就已经用手里的勺子搅了五分钟的粥,还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这样会胃疼……即使在梦里也会,我们的大脑会自动模拟出这种进食状态导致的后果。”

    催眠师提醒严巡:“不吃也一样,心理性胃痛是一种神经官能症,这是最容易受到情绪影响的几个器官之一。”

    这场梦里的一切体感都和现实几乎一模一样,包括疼痛、疲惫、饥饿和体力消耗,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让困在这里的患者们误以为自己身处现实。

    严巡的动作一滞,皱了皱眉,隔了半晌才勉强伸出勺子,舀了几块咸菜扔进了粥碗里。

    “庄先生,凌队不会有事。”

    催眠师看着庄迭的餐盘,那里面的咸菜和果酱都没被动过,还剩半碗粥,面包已经没有了。

    如果他没猜错,在记忆被切断之前,庄迭就是这么把另外那两片面包咽下去、又把粥像是喝水一样直接倒进嘴里的。

    “如果这就是初代茧,凌队比任何人都更熟悉这个地方。”

    催眠师低声说道:“他也会想办法保护自己……最大的可能性是我们因为某些原因被分散开了。”

    “行了。”严巡忍不住道,“这种结论,庄先生自己也——”

    “我知道他自己也能得出来。”催眠师严肃地抢过他那碟咸菜,倒进自己的粥碗里,“但该说还是要说的……”

    在催眠师看来,凌溯和庄迭虽然能力水准超群、深藏不露到总让人怀疑有没有什么秘密……但排除掉一切附加因素,只不过是比严巡还小了十多岁的两个年轻人而已。

    因为担心对方的安危,情绪不好、心情不佳,都是完全正常的情况。

    庄迭的表现只是比平时更不爱说话,吃饭的时候更像是面对什么任务一样按照程序应付了事,已经让催眠师稍微松了一口气了。

    “我倒是觉得,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得尽快找到凌队。”

    严巡不知道催眠师在搞什么名堂,喝了几口粥,放下勺子说道:“他比任何人都更了解初代茧,却没有出现,就说明他一定是被困住……”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被催眠师牢牢捂住了嘴。

    严巡没能拽开那只手,说不出话,只能莫名其妙睁圆了眼睛瞪着他。

    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催眠师放开手叹了口气:“知道你为什么三十五岁高龄还单身吗?”

    “当然是因为我要在工作上做出点成绩。”严巡理所当然道,“不然呢?”

    催眠师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刚才就已经端着餐盘起身,现在已经快走到门口了的庄迭。

    大概是用餐时间已经接近尾声,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身影。

    “老严。”催眠师说道,“你不觉得整件事很奇怪吗?”

    严巡皱了皱眉,没有立刻回答。

    他想了一会儿,微微偏了下头,低头伸出一点舌尖,舔了舔被灼伤的手指。

    庄迭站在门口。

    他扛着刚升级完、不断跳动着猩红色电弧的棒球棍,单手拎着那个昏迷的人的一条腿,拖着对方朝不远处的大楼走了过去。

    久而久之,目标会变得“温顺”和“服从”,同时也彻底失去一切主动性,只知道被动地等待和接受着安排。

    这些人似乎都已经被改造得差不多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成为了这座医院……或者说是初代“茧”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些原本看起来不算起眼的改变,此刻都叫人脊背莫名发寒。

    催眠师看向他:“那为什么还不把初代模型销毁掉?”

    如果这同样也是二代“茧”的开发流程……几乎可以理解为,直到这时,“茧”才脱离了一台纯粹的机器,开始拥有了独立的人工智能。

    简单处理好了伤口,他就走向那个趴在地上失去知觉的人,蹲下来,扒走了那件白大褂。

    催眠师一人带不动三个犟种,急得脑门冒汗,正要强行把严巡先打晕,门外的那道身影却忽然僵在原地。

    医生打扮的人走过来,想要把他带回用餐区,庄迭却已经毫不介意地又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就那么停在了门口。

    “我承认他们是很强,但有必要这样大费周折,用我们来做饵吗?”

    催眠师抬起头,看着站在水槽边刷盘子的庄迭:“你有没有一种感觉?整件事都像是一个完整的计划,把你父亲的情况通知你,是为了困住我们。困住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凌队和庄先生进来……”

    催眠师不置可否地摊了下手,正要说话,门口忽然响起极为激烈混乱的嘈杂声。

    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种反馈——通过不可控的强痛苦刺激,让目标不论做什么都无法中止惩罚,进而彻底放弃反抗乃至逃避,绝望地等待着痛苦的来临。

    他们有的性情大变、忽然固执己见地要命,有的沉迷跟人论战,提出的观点格外尖锐偏激。也有的干脆彻底隐退,闭门著书不再露面……

    “你刚才说得非常对,他们是两个非常有天赋的普通人。”

    庄迭抬起手,试着碰了碰那道看不见的屏障。

    他似乎是想要直接离开用餐场所,而那扇门看起来像是完全敞开的,却在有人试图出去时,瞬间噼里啪啦炸开了一片火花。

    催眠师快速低声说道:“老严,再教你件事……普通人是会有感情的。”

    严巡沉声开口:“这件事有我的责任,我不能放任他们这么做……”

    庄迭把白大褂铺开,按照尺码稍作裁剪,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们当时得到的通知,明明是初代模型已经彻底销毁了——为什么最后没这么做?是协会那些人没意识到放任初代茧继续存在的危险性吗?”

    其他的“患者”似乎并没有因为这场变故而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继续慢吞吞吃着盘子里那些让人难以下咽的食物。已经用餐完毕的也没有要离开的打算,只是坐在位置上低头发着呆。

    他似乎已经见怪不怪,摇摇头叹了口气,等着庄迭身体的细微挣扎和痉挛彻底消失,就走过去想要把人架起来拖走。

    “等一下。”严巡打断他,“为什么非要引他们进来?”

    “为什么它会在严会长这里?为什么会让我们来处理这种级别的危机,以至于把我们困在里面?”

    “我们该做的是保持理智,想办法在暗中接应他们,找机会出手帮忙。”

    激烈的电弧在他周身不住跳动,刺眼的白亮光芒逐渐升级,最终变成了某种令人胆寒的猩红色。

    伴随着跳跃的刺眼电弧,火花瞬间灼焦了他的手指。

    严巡心头一悬,倏地起身。

    按照他们所知的情况,第二代模型彻底推翻了一代的理念,重新编写资料库、重新做神经程序,是完全从头开始设计建造的。

    ……

    门外,那个医生打扮的人抱着手臂,旁观着这一幕。

    严巡用力揉了揉眼睛,愣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似乎是被那道屏障所牢牢束缚,庄迭一动不动地停在门口,一直等到那种仿佛是鲜血一样的猩红色电弧不再变化,才又踉跄似的向前迈了一步。

    严巡一怔:“什么?”

    ……严巡忽然想起了那个几个很有名气的心理咨询师。

    “你看。”催眠师镇定地甩锅道,“我就说你刚才说错了,他们两个都不是普通人吧?”

    两人对视一眼,神色微变,倏地起身看过去。

    “首先,我绝无冒犯之意——但严会长的意识和第一代人格模型这种组合,怎么看都和现在的‘茧’差出十万八千里。”

    庄迭站起身。

    “你留在这儿,我去看看。”

    火花四溅,电网一瞬间炸开。

    严巡忍不住要冲上去,却被催眠师牢牢按在了原地。

    庄迭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打量了一会儿那道屏障。

    催眠师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就是严会长和你都被排除出二代人格模型……或者说第二代的‘茧’的开发流程的原因。”

    “当他们在乎的人很可能身陷险境的时候,即使知道这种行为非常鲁莽,他们也很难忍受只是坐在这儿什么都不做。”

    “然后就会被改造成工具……”

    “用餐时间还没有结束。”一个医生打扮的人影走过来,“暂时不能离开这里。”

    催眠师牢牢按着他:“不是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地送……”

    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封住了那扇门。

    他们就是一个个零件,就是一段又一段的固定程序,只在自己被规定的那一小块范围内不知疲倦和厌烦地运转着。

    严巡蹙紧眉:“我不是嫉妒——好了,别那么看着我,我承认有一定不满的成分……可他们就算再强,也只不过是两个非常有天赋的普通人吧?”

    严巡想清楚了整个流程,急声道:“庄先生,快回来!”

    不知发生了什么,医生打扮的人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已经被电流瞬间击昏,无声无息地软倒下去。

    ……

    在三年前那场风波后,这些人无一例外地都先后出了问题。

    脱离了那道看不见的屏障,他的身体瞬间脱力地向前栽倒,半跪在了地上。

    严巡并不介意这种指控,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对。”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