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冒牌男神 > 第71章(全网热议)

第71章(全网热议)

    第七十一章

    互联网上风暴初起, 但是对于沉浸在睡梦中的一对(划掉)小情侣(/划掉)好朋友来说,这些事情并不能影响他们的同床共枕。

    这个晚上,陆平睡得并不踏实。他心里一直惦记着沈雨泽的病, 半夜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困得眼睛都睁不开,摸索着伸出手去摸沈雨泽的额头。待确定掌心下的温度没有升高后, 他又打个哈欠, 把手重新缩回了被窝里。

    这个晚上, 沈雨泽也没有睡踏实。他向来睡得轻, 更别提他身旁还多了他心心恋恋的人, 而且那个人还穿着和他同款的情侣睡衣、身上蔓延着和他一样的香波味道……他当然迟迟无法入睡。

    等到沈雨泽的困意好不容易范起了, 突然,身旁的人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啪的一声糊到了他脸上。

    手的主人并没有睁眼, 还保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 用手在他的脸上乱摸一圈, 摸啊摸啊,摸到他的额头了,停顿几秒,然后才把手收回去。

    第一次被陆平这样“突然袭击”时,沈雨泽虽然被吵醒了, 但他不以为忤:“平平真好, 在睡梦里还惦记着我的病。”

    第二次被陆平袭击时, 沈雨泽的困意又消退了, 他想:“平平真可爱, 睡着了还乱动。”

    第三次,沈雨泽想:“平平要是睡觉老实点就好了。”

    第四次, 第五次,第六次……

    这一个晚上,沈雨泽就没有合眼超过半小时,每次快要睡沉了,就被陆平的爱心巴掌糊醒。

    等到陆平第七次向着沈雨泽的额头伸出魔爪时,沈雨泽终于忍不了了——他把陆平两只作乱的手塞回他的被子里,然后连带着被子一同揽入自己的环抱中。

    沈雨泽原本盖着的那床被子直接罩在了最外层,也就是说,现在陆平身上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自己的被子,第二层是沈雨泽的双臂,第三层是沈雨泽的被子……

    ……嗯,陆平这次终于可以消停了。

    只不过陆平这一晚做了个怪梦,他梦见自己变成了梅花肉,被捆了一层又一层,然后被架在火上烤,都快把他烤干了!

    ……

    等到再睁眼时,天光已然大亮。

    昨夜沈雨泽没睡好,再加上发烧的缘故,他直到凌晨才囫囵睡去。被他紧紧桎梏在怀中的陆平也睡得浑身难受,陆平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捆着自己,在梦中挣扎着想醒来,但不管他怎么踢腿伸手,都挣脱不了。

    “唔……”陆平哼了一声,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

    隐约间,他感到有一股热气喷洒在自己颈侧,弄得他有些痒。

    他睁眼一瞧,当即骇到清醒——沈雨泽的睡颜尽在咫尺,双手牢牢抱住自己。少年脸上的红热已经消散,只是嘴唇有些干,显露出一副病后初愈的疲态。

    陆平看看自己被沈雨泽牢抱在怀中的样子,终于明白昨晚那种被捆住的感觉从何而来了。陆平动动手脚,想从被子里挣脱,可沈雨泽的怀抱实在太紧了,陆平股涌股涌挣扎了半天,累的自己满头大汗,依旧动弹不得。

    他又羞又窘,小声叫着枕边人:“沈雨泽……沈雨泽你醒醒。”

    睡梦中,少年睫毛微微轻颤,眼皮下眼珠震动,说明即将苏醒。

    又过了一会儿,那双眼睛终于睁开,目光中的混沌一点点褪去,渐渐变得明亮而剔透。

    陆平一直觉得,沈雨泽长得很漂亮,不是女孩子的那种漂亮,而是……而是单纯的“漂亮”,脸型棱角分明,五官又很精致,当得起眉目如画这四个字。陆平心有戚戚的想:之前只听过消费水平有“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种说法,没想到交朋友也有类似的简奢效应,他每日和这么完美的沈雨泽朝夕相对,再看别人,自然觉得那些都是行走的大白菜,各有各的缺点,根本无法入眼了。

    沈雨泽不知陆平脑袋里在想什么,他刚睡醒,声音里还有一丝沙哑:“现在几点了?”

    陆平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十点半了……什么,居然十点半了!”

    他从上了高中后,何时睡过这么长的懒觉?每天早上五点起床雷打不动,五点半陪妈妈出摊,六点坐车去学校……每日重复,像是不知疲倦的小老鼠。

    “十点半而已,又不是晚上十点半。”沈雨泽眼睛半合半睁,倦倦道,“我凌晨才睡,让我再眯一会儿。”

    陆平狐疑道:“凌晨才睡?你晚上做贼去了?”

    “这要怪谁?”沈雨泽无奈,“你昨晚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一点都不记得了是吧?”

    “……?”

    沈雨泽:“昨晚你睡觉太不老实,每隔半小时,都要伸手摸我。”

    “!!!”陆平大惊,结结巴巴否认,“你,你瞎说!”

    “我骗你做什么?”沈雨泽说,“我本就病着,偏偏你总是骚扰我,我实在没办法,只能这么抱着你,才让你老实下来。”

    陆平:“……”他看看自己被裹在被子中一动不能动的腌渍,再看看面带疲色的沈雨泽,心中的天平不由得向对方倾斜。

    上次在学校留宿,他就稀里糊涂滚到沈雨泽怀里了;难不成昨晚旧情重现,他在梦里真的骚扰了对方?

    不等陆平再问下去,沈雨泽便一锤定音,霸道表示:“行了,再陪我睡会儿。”

    说着,便阖上了眼。

    陆平嘟囔:“还睡呀?再睡就要睡傻了……”,但念着念着,居然真的被沈雨泽的困意所传染,居然又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梦境里。

    这次的回笼觉睡得并不长,快到中午时,陆平就被尿憋醒了。一晚上没上厕所,他再忍下去膀胱就要炸了,陆平也顾不上别的,很不温柔地把揽着自己的沈雨泽推开,急急忙忙往厕所跑。

    沈雨泽被他的动静吵醒,怀里一空,在臂弯里抱了一夜的人形抱枕就自己跑了。

    “……”算了,也该起床了。

    这一觉睡了足有十二个小时,陆平睡得浑身上下酸软一片,就连骨头缝儿里都懒洋洋的。沈雨泽倒是很精神,根本看不出来昨夜还发了烧。

    洗漱完,陆平赶忙让保姆阿姨拿出了埋在米桶里的手机。经过一晚上的抢救,手机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还没有电,陆平迫不及待地拿起充电器捅进了充电口。

    沈雨泽:“喂,你等……”

    他话说晚了——在充电器刚插进去的那一秒,一阵蓝色的电流闪过,整个手机瞬间冒出浓烟!

    陆平:“!!!”

    他赶忙把冒着烟的手机扔到地上,抄起拖鞋噼里啪啦一阵狂拍。

    在陆平的紧急抢救下,着火的手机很快熄灭了,只是整个手机也四分五裂,堪比古代酷刑。

    陆平说不难过是假的:“……我的小机机,它还这么年轻就离开我了。”

    陆平是个很有仪式感的人,他拿了一个纸盒盛起手机的“遗骸”,又用纸巾轻轻盖在了手机之上,旁边还放了一朵从沈雨泽家阳台上揪下来的花……总之,这么一套流程走完,手机的告别仪式才宣告结束。

    沈雨泽憋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陪他一起演戏:“请节哀。”

    陆平装模作样地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它虽然走了,但是我还年轻,我还要向前看——”他用兰花指捏起纸巾,在空中晃了晃,含羞带怯地问:“就是不知道大官人许诺给我的备用机……”

    沈雨泽:“好啊,你真是负心薄幸。旧机刚走,又开始想着纳新机了!”

    “害,俗话说得好。”陆平耸了耸肩,“机机复机机,一机更比一机强嘛。”

    闹也闹过了,沈雨泽拿出了自己的备用机给陆平。说是备用机,其实是今年上半年刚上市的水果机,全新未拆封,和沈雨泽现在用的手机同款不同色。

    陆平震惊:“……你管这叫备用机?”

    “我用不上的,都叫备用机。”沈雨泽淡定道,“当时管家不知道我喜欢哪个颜色,就各买了一支,反正放着也是放着,你拿去用吧。”

    陆平幽幽道:“你现在炫富都不遮掩了。”

    陆平从自己的老手机里想要抠出sim卡,可是经过水泡火烧,那个可怜的sim卡已经变形,若要补办,必须去营业厅。

    沈雨泽说:“明天再去吧,今天一天不用手机也没什么。”

    “说的倒是轻巧,”陆平心里还惦记着昨天申请删除的partner账号,总觉得不踏实,“难道你能一天不用手机吗?”

    “当然可以。”沈雨泽说,“不如打个赌吧,咱们今天谁先摸手机了,谁就要答应另一个人一个愿望。”

    沈雨泽本来就不沉迷于电子产品,现在陆平在身边,更是一眼不会看手机了。他的手机向来都设置成免打扰模式,也不下载那些乱七八糟的社交软件,无关人等的短信和电话都不会影响到他。

    于是这整整一天,陆平真的没有再碰过手机一下。

    他们一觉睡到中午,省了一顿早饭,早已饿到饥肠辘辘。午餐是涮羊肉,肉都是从蒙省空运过来的,清汤涮肉最考验肉的新鲜程度,陆平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羊肉,一点膻味都没有,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能吃的时候,他们两人放开了吃,陆平都算不清自己吃了几盘羊肉了。

    下午,他们一起做了作业、又看了一场电影,直到太阳落山,陆平熬不住了。

    陆平说:“都这么晚了,这一天算是过去了吧?我可以玩手机了吧?”

    沈雨泽无奈:“你怎么总惦记着玩手机……新手机里没卡,还能玩?”

    “可以啊,上个网、看看帖子还是可以的。”陆平说,“倒是你,一天到晚都开着免打扰模式,如果别人有急事找你,都找不到。”

    “能有什么急事?”沈雨泽无所谓地说,“除了你之外,没人会找我。”

    沈雨泽的手机一直放在书房,为了佐证他的言论,沈雨泽去书房里取来他的手机。

    没想到,他的手机上居然显示有几十通未接来电,还有数不清的短信!

    陆平也注意到了异常,这么多短信和电话,看起来不是一般的急事。

    沈雨泽皱眉,点开了短信收件箱,瞬间,那些如瀑布一样的信息向他涌了过来。

    陈妙妙:【沈雨泽!!!!你和陆平火了!!!!!!!!】

    班长:【卧槽牛逼!!!】

    孟昕:【你们没受伤吧?一切都OK吗?】

    班主任:【沈雨泽,你什么时候看到消息了回一个电话。现在学校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校长说想要在升旗仪式上表彰你们。】

    ……怎么回事?

    除了这些认识人的短信以外,还有很多陌生号码。

    【你好,我是xx电视台的记者,请问是沈雨泽同学吗?我们想采访一下你,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沈同学你好,我是xx视频平台的编导。我们看到了你和同学救人的视频,可以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沈雨泽同学,我是xx报社的……】

    【我是xx杂志的……】

    沈雨泽的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他和陆平对视一眼,陆平还在状况外,糊里糊涂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沈雨泽很快推测出来:“估计是昨天晚上咱们救人的事情,不知道被谁拍下来发到了网上……”

    “发到了网上?!”陆平震惊。

    他赶快打开新手机上网搜索,关键词一敲到输入框里,立刻跳出了那两段救人视频。这段视频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登上了微博、X音的热搜榜单,微博转发破万,X音的点赞量也逼近百万。

    陆平没有想到,他昨晚只是偶然做了一件好事,居然会引发这样的热议。

    按理说,救人的事情被公众得知了,这明明是一件好事,但不知道为什么,陆平看着满屏的消息,心里七上八下的,隐隐觉得这是某种糟糕的预兆。

    他先用沈雨泽的手机给爸妈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

    陆平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哪里见识过互联网公司的无耻?

    若从头至尾只有他一个人,即使被女童的家长发到网上,估计也不会引起太多的波澜;可这件事还和沈雨泽有关,沈雨泽仿佛自带一种光芒,他走到哪里,所有人的目光就跟到哪里……于是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件事,有了沈雨泽的加入,就变得不普通起来。

    原本严肃的氛围被这道铃声打破,陆平心底奇怪:沈雨泽明明开了免打扰模式,怎么电话还会响?

    “平平,你可终于打电话了!”陆妈妈听到儿子的声音,先是喜,后是怒,然后又变成了深深的担忧,“要不是咱家隔壁的王婶在X音上刷到了你的视频,我都不知道我儿子居然做了这么一件‘大好事’!”

    密密麻麻的私信看都看不过来,在这些私信中,既有媒体的采访,也有老粉丝的关心,甚至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经纪公司问他要不要签约出道。

    @fake-dia摸nd:这是哪门子理由???

    partner人工客服:沈同学,你好,我是partner软件的客服主管。

    “哎,”陆妈妈叹口气,“是有几个记者打来电话,也不知道怎么找到我和你爸的联系方式,我就和他们说,你不在家,就把他们打发了。但是左邻右舍来串门的太多了,咱家那些好几年不联系的亲戚也带着东西上门,今天在咱家打了一天的牌,烦死人了。”

    “算了,人没事就好。”陆妈妈又问,“小沈怎么样?我看他也湿透了,你们都没事吧?”

    他如此郑重的态度也影响到了沈雨泽,沈雨泽隐约猜到了什么,他走到陆平面前,郑重其事地站直了身体。

    8L:营销什么啊营销啊,明明是颜值即正义!第一次刷到视频的时候,太糊了,我看了几秒就切了,后来第二次刷到正脸,我立刻激情点赞!

    partner人工客服:请稍等,前面排队人数5……4……3……2……1.

    1L:同楼主,我是昨天晚上就刷到了,那时候点赞还只有几千,没想到今天一睁眼就七十多万点赞了。

    ——沈雨泽会发现,那些熟悉的照片、熟悉的生活片段、熟悉的字词,全都指向了一个人。

    45L:椒江本地人来了!一中是我们当地挺有名的市重点了,我邻居家的妹妹现在就在椒江一中读书,我拿视频去问了一下她,她说这个男生很有名,叫沈雨泽,据说是从帝都转来的。旁边那个是他们同班同学,叫什么不清楚。

    @fake-dia摸nd:不要给我打官腔,我在问你正事!为什么我申请销号的账号没有删除?

    他们和亲戚走动不多,只有春节走亲戚时会见上一面。陆平和他们实在没什么话可说,每次见面都在墙角伪装成一盆壁花,连红包都不要。

    partner人工客服:能让更多人关注你,不论从我们公司而言,还是从你个人而言,都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沈雨泽会发现,冒充他的人就在他身边。

    短短一夜之间,陆平的粉丝已经上涨到接近十万,每次刷新那个数字都在涨。

    27L:我真的太懂楼主了!!!那个少年从水里出来之后,往后一撩头发,沃日那个动作绝了!!!张力满满啊!!!

    他们班有自己的Q群,除了沈雨泽这个家伙以外,其他人都在这个群里。

    “行。”沈雨泽给他打开书房的电脑,“你随便用。”

    连带着,那个藏于暗处的@fake-dia摸nd,也被放到了阳光下,被更多的网友审视。

    沈雨泽偶然间一抬头,注意到陆平面色苍白,赶忙问他怎么了。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候,即使是再虚假的钻石,也能被包装得闪闪发光,成为聚光灯下最耀眼的那颗。

    这个突如其来的热度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他们两人在一起,互相支持,总比一个人强。陆平心里惶惶不安,总觉得有什么被他忽视的事情,正在暗中发生。

    由他自己亲口说出来,总比被沈雨泽发现强。

    他惊怒交加,立刻连接了人工客服。

    partner人工客服:小同学,你可以再看一下我们的用户注册条约。

    陆平如坠冰窟,整个心脏像是被压上了千斤重担,直直地往下坠去。

    陆平:“……”

    陆平喃喃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件事。”他沉默了许久,重新抬头看向沈雨泽。在这一刻,好似有一股气徘徊在他的心胸之间,那股气不停地撞啊撞,每次碰撞,都让他的灵魂震动不已。

    @fake-dia摸nd:给我立刻删除账号!

    指向了一个卑鄙无耻的人。

    陆平:“……”

    partner人工客服:首先,我要代表我们公司,对您救人的事情表达敬佩之情。

    “沈雨泽,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陆平强迫自己不要移开视线,不要避开沈雨泽的眼睛。

    partner人工客服:是这样的,因为今天早上我们看到了网上的视频,觉得您这种行为值得我们大大赞扬,所以没有删除您的账号,并且推送到所有用户首页。

    “大好事”三个字加了重音:陆平救人不留名,在别人眼里是“小英雄”,但是做妈妈的不想让儿子当英雄,只想让儿子平平安安的。幸亏那河水不急,陆平全须全尾的上了岸,若是陆平被水冲走了……哎,不吉利的话不能乱说。

    陆平:“是不是骚扰电话?”

    “对不起……”陆平羞愧道,“昨天手机进水了,所以今天才没能给你打电话。”

    看到最后几条留言,陆平眼前一黑,抖着手在手机上重新下载了partner软件,登陆了自己的后台——本应该注销的账号居然并没有消失,而且他的粉丝数几乎翻了一倍!

    陆平:“???”

    在这些私信中,一条置顶私信尤为显眼:

    陆平听出了妈妈的言外之意,问:“妈,不会有记者来咱家了吧?”

    “你说吧。”沈雨泽道。

    陆妈妈:“小沈也在旁边呢?你俩没事就好……这次你们做了一件大好事,阿姨为你们骄傲,不过你们还是学生,还是要踏踏实实的学习、生活,不要因为周围的关注就飘了,也别胡乱接受什么采访。”

    LZ:今天刷短视频网站,实时热搜第一是两个高中生跳进水里救小朋友,虽然正脸只出现了十几秒,但楼主还是被高个子的男生蛊到了!!!谁懂!!!

    《有人看到今天热搜上的高中生救人视频了吗?沃日,现在的高中生弟弟都这么帅了吗?》

    “我能借用一下你的电脑吗。”陆平说,“我想上网看一下。”

    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今天上午,有同学把救人的视频转发到了班级群里,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同学轮番@陆平,就连曾经没和他说过几句话的同学,也私聊他问他情况。

    “不麻烦。”沈雨泽拿过电话,“正好我和陆平可以商量一下,怎么应对其他人的关注。”

    partner虽然在高中生之间很有名,但从互联网大环境来看,这只能算是一个针对未成年人的小众软件。在这个软件里,粉丝有七八万就算是“顶流”了,之前陆平经营了这么久,@fake-dia摸nd的粉丝刚破五万,不过黏性很强,每发一条动态就会有数百评论,后台也经常收到粉丝的私信。

    然后会发生什么呢?

    103L:我关注的宝藏博主终于被发现了吗?这个博主在partner上有账号,叫做@fake-dia摸nd。

    5L:我是在微博上看到的,说真的,虽然两个小弟弟确实很厉害,但这种新闻很常见吧?这次热度长得太快了吧,真没买营销吗?

    陆妈妈很惊喜:“可以吗?会不会给你添麻烦?”

    就在这时,沈雨泽主动和电话那端的陆妈妈说:“不如这个周末,就让陆平留在我这里吧,也省的回家被亲戚围着。”

    这一次,手机那端沉默很久,就在陆平以为对方要装死到底时,那边发来了一长串话。

    33L:这颜值出道都够了吧,十七岁正鲜嫩,xx公司、xx经纪、xx传媒的星探你们干什么吃的?

    其中一条群里转发的帖子引发了他的关注,那个帖子来自流量最大的八卦论坛,一天的时间,足够那个帖子盖成高楼了。

    他一直以为,删除账号就可以纠正这个错误,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那只是他一厢情愿在粉饰太平罢了。

    @fake-dia摸nd:……………………

    陆平开的是免提功能,沈雨泽听到陆妈妈的问候,赶忙出声:“阿姨,谢谢您关心,我没事的。”

    “不是。”沈雨泽摇摇头,表情难看地吐出几个字,“——是我父亲。”

    既然他都能看到那些帖子,那沈雨泽应该也会看到那些帖子吧,他肯定会得知@fake-dia摸nd的存在。

    然后呢?

    一想到回家后,就要被当成动物园里的动物被那么多亲戚参观,陆平就头大。

    沈雨泽拿过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四个字:“未知来电”,在看到那几个字时,沈雨泽的眉头猛地收紧。

    “喂,妈,是我!”陆平赶忙说。

    “没,没什么……”陆平嗫嚅着摇摇头,根本不敢看沈雨泽的眼睛,“我就是没想到,我只是救了个人而已,怎么会引发后续这么多事情……”

    @fake-dia摸nd:我才是这个账号的使用者,你们凭什么驳回我的申请?

    他当初救人时,什么都没想,既不想出名,也不想以此获得任何感谢。所以,他才会义无反顾的跳入水中,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回帖非常活跃。

    沈雨泽并不知道陆平心中的纠结,他注意到他状态不对,从沙发上起身向他走去:“你是不是觉得那些媒体采访太烦人了?你不用在意,直接拒绝就好了。”

    书房的沙发上,沈雨泽在用ipad查阅网上的消息。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头:这件事归根结底只是一件普通的“好人好事”,怎么能在短短一天就引发全网的关注?甚至已经有网友在开帖八卦他的家庭背景了……

    【系统消息:尊敬的用户@fake-dia摸nd你好!您的销号申请已驳回,如有疑问,请转人工客服】

    陆妈妈埋怨道:“昨天你住在小沈家,是不是因为衣服湿了不敢回来?居然不和妈妈说真话,今天一天也打不通电话,让我白着急。”

    所有的罪责都在陆平身上,是他当初一念之差,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指向了一个用“朋友”来粉饰一切的人。

    陆平握住鼠标的手渐渐收紧。

    光是想到沈雨泽在知道真相后,会有多么失望,陆平就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其实,我——”陆平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他要说出来。

    陆平登陆了自己的Q-Q,果然Q群里也炸锅了,未读消息超过999+

    @fake-dia摸nd:我提前十个工作日提交了销号申请,为什么驳回?

    partner人工客服:“条约第3.1.2.用户在本服务中提供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网页、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图表等)的知识产权均归本公司所有。”(*注)

    ——沈雨泽会发现,有人在网上一直冒充自己。

    他必须说出来。

    88L:找到了,这是沈雨泽半个多月前参加市里英语演讲比赛的录像:http:www.……听听这流利的口语,我这个年纪还是哑巴英语呢。

    108L:嘿嘿,已经点关注了!还把syz的所有照片都保存下来了,不过好可惜啊,最近弟弟都没怎么发照片,而且他照片和动态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照片感觉是高冷酷盖,动态像是邻家男孩。

    可这件事应该怪沈雨泽太过耀眼吗?当然不。

    120L:+1翻完了所有的动态,看照片想叫老公,看动态想叫老婆!

    在这场救人事件中,明明陆平才是率先跳进水里的人,但不论是媒体还是大众的关注度,都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外貌更优越的沈雨泽身上,从而忽略了旁边的陆平。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