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穿成女儿奴大佬的前妻 > 第六章(他重生了)

第六章(他重生了)

江柔很感激黎宵, 晚上给他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吃完饭,自己洗漱完还给他打了一盆洗澡水。

黎宵看她一脸殷勤的样子没说什么。

晚上躺在床上,黎宵难得主动开口:“我明天出去一趟,大概要一周后才回来。”

江柔正陪着孩子玩, 听到这话, 也没有多问, 点头应了一声,“好。”

黎宵说是一个礼拜,但四天后就回来了, 江柔也不知道他出去干嘛了, 还是他兄弟周建回来时, 县里传出有几个领导贪污被抓,以及两家工厂违规停办的消息,甚至其中一家工厂涉嫌违法……事情闹得挺大,在县城里都传遍了, 连不怎么出门的江柔都听说了,好像这事还惊动了上面, 省里派来了大领导专门处理这事。

黎宵回来的时候, 江柔正在院子里给小丫头洗书包,她抬头看他, 他也看她, 最后江柔一笑,朝他举起大拇指,“干得好。”

她知道他会有所动作,但没想到这么快。

不过江柔还是问了一句, “那些真正的凶手怎么办?”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江柔点点头, 提醒一句,“你要注意安全。”

黎宵目光渐渐变得柔和起来,再次看向她,“好。”

江柔心口一跳,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发现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多了一些别的东西。

只是不等她细看,对方已经垂下眼睛了。

周建回来,第一时间就是过来找黎宵。

他连续打了十来天的电话,哥总是跟他说有事,一开始他真的信了,后来就知道他是故意找借口,干脆也跟上面请了假,然后回来了一趟。

黎宵知道周建对江柔有偏见,这也与自己有关,他以前对“江柔”态度冷淡,让周建也跟着不喜欢“江柔”,所以黎宵就没带他来家里,而是去外面吃了顿饭。

周建坐了几天的火车,没睡好也没吃好,眼下都是青黑,快速扒了几口饭菜,一边吃一边问黎宵到底什么情况?

黎宵怀念看着这个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听到这问,便将自己打算说了。

周建听到他要去s市从头开始,直接愣住了,下意识问:“那g省怎么办?”

黎宵不说话,但已经表露了他的态度。

周建沉默了下,他想到了很多,最后皱眉问:“是不是常勇做了什么?”

黎宵直接道:“我准备过段时间就去s市,你可以先回g省收拾一下,等我在s市定下来,再喊你过去。”

周建摇头,“哥,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好像我吃不得苦一样,你都不回去了,我还回去干嘛?”

“行吧,既然你都做出决定了,那我这段时间就在家里陪陪我妈,你什么时候走?到时候直接喊我一声就行了。”

黎宵举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看着对面周建黑瘦的脸庞,笑了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回去的时候,黎宵绕路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菜,他记得江柔好像很喜欢吃虾,特意多买了点。

果然,他回到家,江柔看到他带回来一大袋的小龙虾,笑得特别开心。

接下来的几天里,黎宵找人把家里装修了一下,地面铺上水泥和白色的瓷砖,墙壁也重新刷了一遍,还把屋顶拆了,盖上石板,之前是木板,上面是空的,放了很多杂物,以至于生了不少老鼠,现在直接封了起来,用水泥将缝砌起来,屋顶瓦片也换成红色。

黎宵还把对面大房间和后面的小房间打通了,安装成浴室……

江柔问他会不会浪费,感觉这一通下来要不少钱。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黎宵:“不会,我身上还有一些存款。”

江柔想想也是,他在南边干了好几年,应该是挣了不少。

因为装修,家里没办法住人,江柔他们就把东西搬到隔壁马婶家里去了,这几天也暂时住在马婶家里。

马婶家里的床很小,一家三口晚上只能挤着睡,按照马婶的意思,最好是让孩子晚上跟她睡,但江柔知道小丫头的性子,是个很没安全感的孩子,便笑着说:“不用,能挤得下。”

站在江柔旁边的小凤,紧紧握着妈妈的手,听到妈妈说这话,才松了一些力道。

江柔也没说错,确实挤得下,只是得紧紧贴在一起,黎宵的腿更是几乎都伸到床外去了。

没睡着前,一家三口还能好好躺着,但睡着后,江柔就有些不太安分了,整条腿直接隔着中间的小丫头搭在外侧黎宵腹部。

黎宵扭过头看,发现孩子被江柔压的小眉头紧皱,顿了顿,伸手将孩子抱到了外侧,他则侧身睡在了中间,将外面的孩子护在怀里,防止掉下床。

他刚换好位置,睡在他身后的江柔就从后面抱住了他,还将脸贴在他后背上,透过薄薄的衬衫,似乎能够感受到她软嫩的肌肤。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第二天早上,黎宵是被江柔吵醒的,身后江柔嘴里无意识的哼哼唧唧喊疼。

黎宵翻过身看她,就见江柔脸色苍白的蜷缩着身体,额头更是冒出一层汗。

他皱眉轻轻晃了晃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江柔吃力睁开眼睛,听到声音,苦着脸说:“肚子疼。”

黎宵快速坐起身,“我带你去医院。”

江柔摇摇头,有气无力道:“不用,就是大姨妈来了,你去给我弄一杯红糖姜茶,切几片生姜,里面放点红糖冲水。”

黎宵担忧的看了她一眼,不过还是下床按照她说的去做,只是他刚走了两步,江柔就把他喊住了,“等会儿。”

黎宵回头看她,江柔不大好意思的指了指他的衣服,“你换件衣服出去。”

她也不知道怎么弄的,黎宵衬衫衣摆上出现一大片血迹。

黎宵顺着她的手低头看了眼,没说什么,转身回来去翻带过来的衣服,从包里翻出干净衣服后,顿了顿,然后直接背过身脱了脏衣服换上。

看到江柔脸色似乎不是很好,担忧问:“妈妈是生病了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喝完他下意识掏出帕子将碗沿和筷子擦了一遍,不留任何痕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黎宵去把床上的脏床单换下来,虽然放轻了动作,但还是吵醒了床上熟睡的孩子。

小凤摇摇头,直接从床上爬了下来,看到蹲在旁边的妈妈,立马凑过去,又软软喊了一声,“妈妈——”

想拦住人,但又不想自己洗,干脆社死的闭上眼睛。

两人从老中医家里出来后,就开车在街上逛了逛,找到了姓刘的那家人住址,黎宵把车停在对面,和江柔从车上下来,在对面面馆吃了碗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黎宵吃面的速度快,吃完就装作闲逛的样子在周围看了看,还跟门口下面的老板聊了两句。

江柔乖乖应了一声,然后就看到他将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连带着床单一起拿出去了,她突然想起来,那衣服里面还夹着她的内裤。

她师父就没夸过她聪明,还经常骂她笨手笨脚的、没长脑子。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小丫头挨过去,伸出小手轻轻拍着江柔后背。

黎宵出门给江柔洗衣服,外面马婶正坐在水井边摘菜,看到了忍不住笑,“看不出小宵还是个疼媳妇的,我年轻那会儿,你叔还嫌弃呢。”

特别懂事。

黎宵换好了床单后,让江柔回床上继续睡一会儿。

黎宵偏过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眼里只有笑意,没有其他,隐晦的松了口气。

江柔也觉得现在身体不好,没有以前精神足。

也不知道黎宵往碗里放了多少红糖和生姜,江柔躺下后嘴里还是又辣又甜,呛得嗓子难受。

江柔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头,“没有,妈妈就是有些不舒服,很快就好了。”

说完又跟江柔道:“明天我开车带你去乡岭镇看看,到时候他父母过来了,咱们也好有个借口。”

江柔果然顺着他的话正了正脸色,点头应道:“好。”然后忍不住问:“要多久能过来?”

换好衣服后黎宵就出去了,走之前说了一句,“你等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看得江柔心里暖暖的。

没想到来找老中医的病人还挺多的,江柔他们等了好久,最后老中医给江柔把了脉,说她身体亏得有点厉害,开了几十包药,让江柔每天煮水喝,喝完再过来看了一看。

江柔伸手接过,但她怕烫,手碰了一下就快速缩回去了,黎宵见状,便掀开被子,隔着她的衣服将热毛巾贴在江柔肚子上。

老母鸡处理了一只,然后去厨房用砂锅炖上,里面还放上了枸杞红枣,中午江柔起来时刚好吃上,很香很鲜,比江柔以前吃过的鸡都要好吃。

江柔看到了。

黎宵带着孩子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又端着一盆热水进屋,将盆放在床边蹲下身道:“婶子说热毛巾捂肚子有用。”

江柔偷偷瞄了一眼,发现他身材很好。

江柔没明白什么意思,不过她对黎宵很信任,因为这是她师父都夸的聪明人。

说完他也不顾烫,直接将盆中热水泡着的毛巾拧好递给江柔。

小凤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看到是黎宵,软软喊了一声,“爸爸——”

黎宵不大熟练的摸了把她脑袋,“再睡一会儿吧。”

他不想再提那段过往,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我已经要到了那孩子亲生父母的电话,先回去再说。”

江柔疼了一上午,黎宵洗完衣服出去了一趟,回来手上拎着两只老母鸡和一篮子鸡蛋。

第二天,黎宵就开车带江柔去了乡岭镇,刚好乡岭镇那边有个很有名的老中医,两人干脆当做慕名而来的病人,先去老中医家里看了病。

江柔趁他出去的功夫,咬牙下床找出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还换上姨妈巾,黎宵进屋时,江柔正弓着腰把脏衣服卷起来准备藏好。

上车后,江柔没忍住调侃他,“难怪上辈子警方怎么都找不到你了。”

江柔听了皱眉,“万一不是,会不会让他们很失望?”

黎宵对上她的视线,动作一顿,不过还是平静的将手中帕子放进了衣服口袋中。

江柔面还没吃完,不过她也吃不下了,正端着碗喝面汤,听到这话,忙放下碗,“要不要先报警?”

黎宵拿出手机打听孩子亲生父母的联系电话,听到这话,直接道:“总比什么希望都没有好。”

江柔烫的轻轻“嘶”了一声,不过很快,肚子上传来的温度缓解了几分疼痛感。

黎宵看江柔不吃了,拿过她的碗快速扒拉了几下,最后仰头将里面的汤全喝了。

江柔揉了揉肚子,“好多了,不是什么大事,很多女生都这样,别担心。”

黎宵走过来,“别弄了,等会儿我拿去洗,先把糖水喝了。”

黎宵手中正搓着江柔的内裤,听到这话,脸微微一红,有些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黎宵被这话愉悦到了,眉眼温和下来,看了她一眼,忍不住问:“肚子还痛吗?”

中午吃完饭,黎宵跟江柔说了他打听出来的事,人不在竹田镇,倒是竹田镇隔壁的乡岭镇上有个姓刘的夫妻结婚好几年没有孩子,前段时间,他们家多了一个小男孩,“这家人的情况跟你说的比较符合,有人听到夫妻俩喊那孩子乐乐,我准备联系那个孩子的父母,让他们过来看看。”

黎宵看了她一眼,道:“我去洗衣服,毛巾凉了记得喊我。”

江柔也没推辞,将喝完糖水的碗递给他,慢吞吞爬上床躺好。

他这个人观察敏锐,回来就跟江柔说应该是没错了,“我看到那个孩子了,嘴里说了一句g省话,不过那对夫妻很警惕,立马把那孩子抱回去了。”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