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朕只想要GDP > 第47章(我给朱元璋打工那些年8)

第47章(我给朱元璋打工那些年8)

尚书令潘晦向天子低头称臣, 三位反正功臣,朱元璋得其一。

又借此良机,将窦大将军伸到尚书台的那只手切断, 自此以后便将阅览天下奏疏的权柄收归掌中。

而朝堂三公九卿,司空耿彰跟司徒石筠是板上钉钉的保皇党,朱元璋得其二。

别忘了,在此之外,还有一个新鲜出炉的九卿之一,少府令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且朱元璋选择下手将毛绰搞掉,并不单单是因为毛绰这个崽种居然敢贪污他老人家的钱(占比90%), 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少府这个部门真的太紧要了。

这不仅是皇室的钱袋子, 而是一个巨大的杂烩锅。

宫外的山海贡赋归它管,御膳房归它管,太医院归它管,皇室的私库、器物、庄园, 都归它管,甚至于它还负责打造兵器、铠甲和部分的军用器械。

统而言之, 这个宫城之中,除去光禄勋跟卫尉负责戍卫率之外, 剩下的活儿基本上都是少府在负责, 可想而知其权柄究竟有多么紧要了。

这也是最初三位反正功臣彼此博弈的结果。

窦大将军为太尉, 执掌兵权,领太常、光禄勋、卫尉三卿。

其中,现任卫尉便是窦大将军的长子武城侯。

但是, 倘若将宫城戍守尽数交付到窦大将军手中,另外两位反正功臣的安全感无疑会大大降低, 所以作为妥协,耿戎成为了光禄勋,与窦大将军之子武城侯共分戍宫之权。

而尚书令潘晦的嫡系毛绰,则顺理成章的占据了戍守之外的权柄,是为少府令。

朱元璋作为新帝,摸兵权容易惹人怀疑,摸钱总行了吧?

现在,这个曾经结构严密的三人组织,已经被他撬开了一条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光禄勋耿戎下了朝,值守结束之后,便登上车马准备返回家中。

走到一半,他又改了主意,敲了敲车壁,吩咐道:“改道,我要去拜见大人。”

这个“大人”,指的就是他的父亲,司空耿彰。

耿戎的母亲早已经去世,耿彰又无姬妾,此时便独居在城东的老宅之中,只是他门生众多,隔三差五前去拜会,倒也不显得孤寂。

耿戎到了门前,便亲自前去门房处说话:“大人可在家中?”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耿戎便愈发客气几分:“还请为我通传。”

门房道了声“不敢”,匆匆入内,不多时,传话出来:“老爷说今日不想见客,请您回去。”

若是往常时候,耿戎说不定真的就走了,只是今时今日,朝局风雨变幻,他如身在浓雾之中,实在需要有人襄助,指点迷津。

当下便道:“今□□中发生大事,我独木难支,急需父亲指点,还请再为通传!”

门房听罢也不禁有些讶异,再次通传之后,终于出来说:“老爷让您进去。”

耿戎道了声多谢,举步进去,就见父亲耿彰正端坐在书房案桌之前,看他来了,眼皮都没动一下。

他赶忙敛衣行礼,不待耿彰发问,就将今日之事细细说了,最后道:“为今之计,奈之若何?”

耿彰听罢面露讶色,思忖之后,眉宇间不由得闪过一抹了然来。

却不直接回答,而是问他:“当今之世,你是想做国臣,还是想做国贼?”

耿戎遂正色拜道:“我当年起兵举事,是为匡扶天下,岂有为贼之心?”

耿彰道:“现在也仍旧这样想吗?”

耿戎再拜道:“现在也仍旧这样想。”

耿彰点点头,却只道:“你记得这句话,如此行事,便足够了。”又合上眼,有些疲惫的往隐囊上一靠,不说话了。

耿戎听得若有所思,再见状,就知道父亲不会再跟自己说话,最后向他行个礼,放轻动作退了出去。

他走之后,耿彰方才重新睁眼,遥遥望着未央宫方向,神色似是诧异,似是豁然,低声喟叹道:“……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惟圣人乎?”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姜丽娘病刚好了没两天,元娘也跟着病了,症状跟姜丽娘前两天一模一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姜丽娘又挑起担子,进京卖豆腐脑。

这真不是什么好活计,清晨天还灰蒙蒙的时候就得起身,挑着扁担,就着夜色赶路,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抵达长安城门,看门开了,再紧赶慢赶到柳市去,找到自家租赁的位置,开始卖豆腐脑。

前世姜丽娘活了小三十年,肩头扛过最重的东西就是书包,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挑着几十斤的扁担行走如飞。

其实也有轻便一点的办法,就是花二十个大钱,连人带筐,坐同行运菜的大车。

只是姜丽娘也好,元娘也好,都舍不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好在姐妹俩从小就是劳碌命,苦吃多了,倒也不觉得这段距离有多难熬,至于安全……

也不知是幸也不幸,姜丽娘托生在长安京畿附近的一处村子里,要说阔绰吧,那肯定不算阔,但要说穷——京畿都穷,这天底下还有富足地方吗?!

而安全就更加不用说了,哪有强人敢在京畿劫道啊,而每到日出前的两个时辰,整条道上都是去长安讨生活的小贩儿,想出事都难。

本来姜家是有些积蓄的,甚至于还买了两头毛驴,一头拉磨,一头骑乘。

费氏算得明明白白的,以后儿子要是聘媳妇,一头毛驴也是很拿得出手的彩礼了,一公一母,备不住还能生出个小的来呢。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小驴子还没生出来,姜丽娘的爹姜满囤(多么朴实无华的名字)害了一场重病,吃药吃走了一头半毛驴,另外半头驴塞给姜满囤的上司了……

在衙门干活儿可是个美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这会儿姜满囤病倒了,多得是人想要取而代之。

费氏有些精明,马上去给管着姜满囤的小吏送礼,总算是保住了这份糊口工作。

姜丽娘顶着清晨的冷风,挑着扁担,一边艰难前行,一边在心里流着哈喇子回想上辈子,九五点,双休,有房有车,早早实现财务自由,世界上只有她不想吃的,没有她吃不到的,出门超过五百米就打车……

这辈子……

别说是九五点双休,就算让她007她也认了啊!

关键是她倒是有这个心,可是上哪儿去找这个007的机会呢!

一个性别女,就直接被科举pass了。

唉。

姜丽娘在心里默默流着泪,默不作声的跟随人流进入到长安城,找到自家摊位,开始今天的艰难旅程。

豆腐脑在当下还是个比较新鲜的东西,姜丽娘知道的,就只有她们姐妹俩在卖,并不算贵,生意倒还好做。

平日里她跟元娘一起挑着扁担,两扁担豆腐脑能卖到日落时分,现在就她自己,便要快一些,午后没过多久就能卖完。

她看着钱匣子里边一枚枚的铜钱,心里边却不觉得有多惬意——马上就是夏天,豆腐脑的生意就快不能做了。

该去哪儿再找一笔进项呢?

姜丽娘收了摊,挑起扁担准备回家,因为满腹心事的缘故,甚至没注意到对面街角转出来一头憨里憨气的毛驴,驴背上还驮着一个老头儿。

姜丽娘撞驴身上了。

驴没事儿,姜丽娘也没事儿,但驴身上的老头摔地上了。

牵驴的人急了:“石先生!”驴也顾不上了,赶忙去搀扶那老头。

姜丽娘一看那老头头发都白了,就知道事情要糟——本朝国法,到了一定岁数的老人,到皇帝跟前都不用行礼!

更别说人家身边还有个仆人跟着——她这不是撞了头驴,是撞了辆限量版法拉利啊!

但她毕竟不是不敢承担责任的人,见状马上就把扁担放下,阻拦前去搀扶老头的仆人:“先不要挪动老人家,仔细伤了骨头。”

又问老头:“这位老先生,您试着动一下,哪里疼得厉害?我知道这附近有处医馆,您要是能走动的话,咱们就过去看看,不能走动的话,我去叫人,来抬您过去。”

老头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姜丽娘简直要吓哭了:“老先生,老先生?!”

然后就听那老头“呼呼”吐出来两口气:“多亏我是石先生,要是瓦先生,岂不是摔个稀碎?”

姜丽娘猝不及防,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牵驴的仆人很愤怒:“你还笑?!”

姜丽娘赶紧捂住嘴道歉:“对不起!”

石先生和蔼的摆摆手,说:“没事。”

他慢慢坐起来,牵驴的仆人跟姜丽娘一左一右将他搀扶起来,他活动一下手脚关节,又说了一句“没事”。

姜丽娘不放心:“还是去看看吧。有些病痛一时之间发作不出来,过段时间或许会突然出现,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石先生就说:“也好。”

姜丽娘挑起扁担,仆人重新牵起驴,三人一道往医馆去。

走出去几百米,姜丽娘回头说:“到了,就是这儿——嗳?!”

石先生顺着她的目光,回头看了看:“怎么了?”

石先生显然已经上了年纪,却不像同龄人一样因为年老而腰弯背弓,整个人仍旧是舒展的。

他个子又魁梧,高出姜丽娘一个头,也是直到这时候,她站在医馆门前的台阶上,才看清他头顶的四个金闪闪的大字——命中贵人!

姜丽娘不由自主的捂住了嘴。

我敲,我敲!!!

我姜丽娘落魄十几年,终于能咸鱼翻身了吗?

她眼睛亮闪闪的看着石先生,只是怎么看都不觉得他跟贵人沾边,洗得发白的袍子,穿着平平的仆人,还有那头老驴……

罢了罢了,人要真是见个人,就想着榨点好处出来,该多没意思啊!

自己撞了人,人家没叫扯着见官,又或者索取赔偿,难道不已经是贵人了吗?

姜丽娘瞬间释然了。

三人进了门。

石先生躺在竹椅上,叫大夫挨着检查关节,自己则问姜丽娘:“小娘子是做什么营生的啊?”

姜丽娘如实讲了。

石先生便有些好奇:“豆腐脑?好吃吗?”

姜丽娘连连点头:“好吃的!”

下意识想给他盛一碗,手刚伸过去,就想起自己本来就是卖完了打算回家的,便不好意思的朝他笑笑,说:“今天没了,明天我给您送一碗过去吧,您住在哪儿啊?”

天地君亲师,老师是仅次于父母双亲的存在,弟子要承袭老师的道统,老师的敌人就是弟子的敌人,老师甚至可以操办弟子的人生大事,说是小号的爹,可毫不过分……

“怎么还犹豫了呢?”

先帝跟诸王的老师——啊呸,什么先帝跟诸王啊!

她所谓的尽力帮扶能帮扶的人,不也是建立在天下太平、京畿安泰的前提之下吗?

姜丽娘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是什么呢?”

她的所作所为,岂不是无根浮萍,根本无处落脚?!

石先生注视着她,微微摇头:“你的言谈举止,不像是只读过两年书的样子。”

石先生便问她:“怎么都不知道呢?”

石先生来了些兴趣,一边按照大夫说的抬了抬腿,一边问她:“那你哥哥一定有功名了?”

石先生听得变色,一时沉吟无言。

姜丽娘好悬没有当场流出冷汗来。

姜丽娘只觉脸上发烫,烧得厉害:“您快别羞臊我了,都是小孩子不懂事的说法罢了。”

小儿持金过闹市,想也知道结果如何,先前那个豆腐的配方,已经给足了她教训。

姜丽娘瞬间被这几个金光闪闪的标签砸晕了!

姜丽娘有些错愕。

石先生则笑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收过弟子了,小娘子,你愿意做我的关门弟子吗?”

石先生听罢,却没有失望,脸上甚至于浮现出一抹赞许来。

石先生又问她:“那么,你能帮尽天下穷苦无依之人吗?”

你真讨厌啊石先生!

只是上个世界的学历,搁这世界不顶用哇!

姜丽娘道:“我只相信能叫我吃饱饭的圣人。”

他又多说了一句:“说实话,没关系的。”

姜丽娘道:“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卖两碗豆腐脑!石先生,您说是不是?”

石先生正色道:“哦?愿闻其详。”

“不,”石先生摇头:“你……”

石先生默然良久,连大夫离开了都没有察觉,回神之后,方才向她道:“有些偏颇,但却也不失道理。”

石先生见多了天下人物,如何看不出她并不心服,当下笑道:“在你眼里,圣人之道,难道都是空泛无用的东西吗?”

姜丽娘反问他:“知道这些,于我来说,有什么用呢?”

生活在这里的人,哪怕是皇帝,享用过的东西也不如她多,即便是所谓学富五车的大儒,见识也不如她广。

石先生见状,便假做不满:“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做我的弟子,却不得其门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

石先生说:“我难道是会说假话宽慰别人的那种人吗?”

姜丽娘道:“正是如此。”

他语重心长道:“能够帮助更多人,乃至于天下人的,从来都不是个人的伟力,而是稳定文明的秩序和纲纪——这就是圣人之道!”

她只能说:“我才多大呀,怎么可能有这种经历?家里若真是能供应我读这么多年的书,怎么会叫我一个姑娘家出来做营生呢。只是我略有些小聪明,加之哥哥一直勤读不辍,我在旁边听到一二罢了。”

姜丽娘还是摇头:“我不知道。”

她有什么好骄傲的?

然后又认真道:“只是哥哥之于您,或许不会是良才,但之于我,却是庇护我于风云之中的最好的哥哥,孝顺父母,友爱姐妹,他的为人挑不出一星半点的错漏。”

姜丽娘愕然,继而摇头。

姜丽娘的心里,对这个时代,一直有一种站在现代文明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

姜丽娘道:“我所信奉的这位圣人名叫王艮,他说:圣人之道,无异于百姓日用,凡有异者,皆谓之异端!”

姜丽娘大受打击,神色颓败。

他神色有些复杂,良久之后,终于道:“你很了不起。”

有些话自己在肚子里嘀咕嘀咕也就算了,姜丽娘实在不能跟外人说自己哥哥笨。

人生好难呐!

姜丽娘:“……”

她真的很希望石先生能给哥哥一条出路。

姜丽娘起身,正色向他行礼:“是小女狂妄,贻笑大方了。”

石先生见状,便柔和了语气,谆谆善诱道:“你的心当然是好的,但人力终究有穷尽。只有建立起贫者可以得到救济、老弱可以得到匡扶的制度,将其切实、长久的落实下去,才能真正的给予他们保护。你觉得呢?”

姜丽娘被他问住,嘴唇动了几动,却还是老老实实的摇头:“帮不尽,只能尽我所能而已。”

姜丽娘顿了顿,说:“要为爹娘置办田产,为哥哥聘请良师,使得姐姐无需再受劳役之苦,如此之后,去帮助所有我能帮助的人。”

石先生不答反问:“你在柳市摆摊儿吗?明天我赶早过去,也便是了。”

石先生“哈哈”笑了两声,抬起下颌,向牵驴老仆示意:“告诉她我是谁,咱们也过一回仗势欺人的瘾!”

司徒,三公之一!

牵驴老仆苦着脸说:“您还是治学大家呢,仗势欺人可不是这么用的。”

姜丽娘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却很圆滑:“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告知爹娘?届时叫他们一道登门拜访,才能显出对先生您的看重呢。”

石先生道:“若我与你万金,你待如何处置?”

姜丽娘道:“不足两金。”

石先生告诉她:“是反抗。是反抗的胆气与精神。你居然敢反抗圣人!”

“所以,你也只是能帮到自己能看见的人罢了。”

姜丽娘摇头:“我不知道。”

就说:“我家贫,儿女都要自行劳作,养活自己,哪里有余钱读书呢?哥哥为了养家,每日劳作,也是没有什么时间研读圣贤典籍的。”

石先生在等待她的回答。

姜丽娘有些向往,又有些迟疑。

姜丽娘笑呵呵道:“一言为定!”

“没有时间叫你回去问过父母,你现在自己拿主意吧,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姜丽娘能感觉到,这对她,对哥哥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然后瞥一眼姜丽娘,跟这行事有些毛躁的小娘子说:“好叫你知道,我家先生乃是先帝与诸王的座师,刚刚卸任的司徒石筠石公。”

这个年代的拜师,跟现代的老师可不是一回事啊。

石先生的话之于她,可谓是当头一棒,径自将她敲醒!

他注视着面前十几岁的少女,徐徐道:“你身上,有一样非常了不起、当代几乎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珍宝。”

芜湖~

姜丽娘浑身一震,被那双好像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注视着,瞬间毛骨悚然。

这里人的落后,愚昧,没有经过现代文明的熏陶,而她姜丽娘,是一个不同于这群土著的文明人。

石先生被她问的一怔,思索几瞬之后道:“这都是圣人之道啊。”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在填饱肚子之前,哪里有什么闲心去学圣人之道呢?”

石先生便又问她:“《中庸》讲: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作何解?”

她见过后世的文明,领略过现代的强大,一直以来,即便为生活所苦,她心里边也是暗含骄傲的。

他笑了笑,道:“《尚书》讲:殷之即丧,指乃功,不无戮于尔邦。作何解?”

石先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对她说:“我若是没有见到,也便罢了,怎么能叫天资聪颖的人,因为贫困而无法追求圣贤之道呢?明日叫你哥哥同你一道往柳市来吧,若他果真有些天赋,我会为他筹谋的。”

石先生道:“譬如那些孤苦无依,贫困多病之人。”

“噢,天赋异禀啊。”

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姜丽娘只听得“偏颇”二字,便不由得暗暗皱眉,但到底不曾再说什么了。

如若失去了石先生所说的秩序和纲纪——

石先生脸上笑意愈深,却不直接驳斥,而是问她:“小娘子,你家资财约有几何?”

石先生于是收敛了笑意,严肃道:“小娘子,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朝局上有句话叫人死政消,你所做的事情难道不是这样吗?一个胥吏,便足以叫你寸步难行!常有人说天子烛照万里,然而天子的眼睛能够看多远?天子的耳朵能够听到什么地方?能够照耀四方的,也唯有太阳罢了。”

限制我哥哥的从来都不是贫穷,只是头脑罢辽!

与其给了哥哥希望,急巴巴将人带来,再叫他迎来失望,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说清楚。

这叫我怎么说?!

几千年传续下来的文明,难道尽数都是糟粕?

向来士大夫都将道统视逾生命,道有不同者,喊打喊杀亦不为奇,此时姜丽娘见石先生只是惊诧,却不作色,不由得心下微松。

但是她也清楚的知道,以哥哥的能力,必然是无法达到石先生的标准的。

姜丽娘:“……”

“啊?”姜丽娘微怔,继而说:“读过两年,学过些启蒙数目。”

“那我便来考考你罢。”

她立马调转方向,分外殷勤道:“老师,师兄们的家世可真是显赫鸭!!!”

姜丽娘说:“天底下有很多个圣人,您信奉的是这一个,我所信奉的却是另一个。”

姜丽娘便坦诚的告诉他:“如果您因为我,而觉得我的哥哥是可造之材的话,那您大抵是有所误会了。非是小女狂妄,而是哥哥的天资,的确与小女相差甚远。”

古人用了几千年的制度,难道真的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他露出思索的表情:“起码也有十几年。”

石先生又问她:“你读过书吗?”

义务教育再加上高中大学研究生,的确十几年呢!

石先生正色道:“你能保得这万金,不为人所觊觎吗?”

拜师啊?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