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丹华烈烈 > 第30章(让她回去)

第30章(让她回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几个带头的队正一起走到赖守忠身后:“将军, 我们今天不是来救出长史的吗?”

赖守忠咬牙看了看身后的府兵,大步跟进寺院, 扑通一声对着长史的背影跪下, 抱拳道:“长史被奸人诬陷,守忠不能坐视不管,今天违抗军令也要救出长史!请长史随守忠离开这鬼地方!”

他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寺院门前, 外面满脸茫然的府兵找回了气势,人群又发出了鼓噪的声音。

长史停下脚步, 背影晃了一晃,转头, 抬起手指着赖守忠:“赖守忠!擅离职守, 违抗军令,按军规怎么处置?”

赖守忠倔强地望着长史, 大声道:“守忠今天来,就没打算活着离开西州,等救出长史,守忠就去向都督认罪, 要杀要剐,随都督处置!”

长史气得发抖, 想怒骂赖守忠,话到了嘴边, 却成了一声悲凉的叹息。

他的目光掠过怒发冲冠的赖守忠,落到一身青袍的魏明肃脸上。

两人的视线在一片刀剑的寒光中相撞。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长史脸色灰败, 忽然露出一个笑容:“魏明肃,好胆量!你就不怕老夫一不做二不休, 让赖守忠和外面的府兵把你砍成肉泥吗?”

寺院里和寺院外面的人听到这句,全都变了脸色。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魏明肃的亲随拔刀的拔刀, 拔剑的拔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都护府的府兵擦了擦冷汗,紧张地后退几步。

魏明肃看着长史,泰然自若道:“长史不会下令。”

长史冷冷地道:“魏刺史凭什么这么肯定?”

魏明肃道:“凭魏某来西州之前,看完了都督和长史这些年送往长安和洛阳的折子,凭魏某到西州的第一天,都督和长史迫不及待地把郡王的案子交给魏某。”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魏明肃来西州之前,已经通过折子了解了西州的局势。而且从他和都督把武延兴的案子推给魏明肃的那一刻起,这个年轻人就透过他们的傲慢看清他们的软弱,摸清了他们的底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绑了他,送去都护府。”

长史沉默了片刻,看向赖守忠身后的府兵,命令道。

府兵都愣住了。

长史指着的人是赖守忠!

“长史!”赖守忠腾地站了起来,拔刀指向魏明肃,“长史,魏明肃不过是个小人罢了!您在西州一呼百应,兄弟们都愿意为您赴汤蹈火!”

“住嘴!”

长史阴着脸厉声喝道。

假如下令抓人的是魏明肃,会更激起众人的愤怒,外面的府兵早就提刀冲进寺院,但是动怒的人却是威望极高的长史,府兵看长史铁青着脸,不敢迟疑,走上前,请赖守忠交出腰刀。

赖守忠看着长史,目光愤恨。

长史已经转身拂袖而去。

都护府来的府兵走到魏明肃身边,脸色尴尬,问:“魏刺史,您看如何处置赖守忠?”

魏明肃抬头看了一眼寺院后的高塔,道:“西州军务,魏某就不越俎代庖了,交给都督处置。”

府兵不由惊愕。

他不是寻常的府兵,不然都督不会派他来寺院观察魏明肃怎么解决赖守忠。刚才他仔细思索,明白了魏明肃逼迫长史露面的用意,赖守忠大闹寺院,救不出长史,还将长史置于险地。长史肯定也看出了魏明肃的诡计,怕他有后招,拒绝离开,下令绑了赖守忠。

长史主动交出了军权。

魏明肃可以趁机插手西州军权。

可是他却在这个时候退了一步。

府兵暗暗松了口气,道:“赖守忠公然违抗军令,小的这就押他去见都督!”

……

寺院门前的对峙结束得很快。

卢华英看着魏明肃骑马赶了回来,不一会儿,几个僧人穿过院子,站在塔下,朝塔上的人挥手示意。

同进笑道:“好了,我们可以下去了。”

众人于是下塔。

卢华英走过院子时,肩膀上忽然一痛,一颗石头掉下来,落在她的靴子前面。

旁边的土墙上传来一个男子带笑的声音:“三娘!三娘!”

卢华英抬起头。

墙上伸出一个脑袋,柴雍趴在墙头上,黝黑的脸上蹭了几道黄土,冲着抬头的她咧嘴一笑。

他皮肤黝黑,长相像西凉人,一笑起来,那双清亮眸子越发显得明亮生动,笑容灿烂,像一轮渐渐升起的朝阳,晴空万里,一片光明。

卢华英愣了一下,快步走到土墙下面。

“三娘,总算见到你了!”柴雍伸长脖子和卢华英说话,“你还好吧?”

卢华英道:“我很好,柴世子,我哥哥和嫂子在哪里?”

柴雍小声道:“他们和五郎在一起,你放心,他们也很好,就是担心你。”

“请你转告他们,不用担心我。”

“好!你也不要担心他们,有我和五郎在,三娘,我……”

柴雍一句话还没说完,身后响起僧人的惊呼声,一群僧人走了过来,劝他下去。

他顿时有些悻悻,冲卢华英扬了扬眉,跳了下去。

“卢三娘!你在干什么?”

阿福跑了过来,警惕地看着卢华英。

卢华英没有瞒他:“我和柴世子说了几句话。”

阿福皱眉道:“你不能随便和别人说话,快回房去继续写《丹经》!”

几人回房,卢华英刚刚坐下,阿福立刻把笔塞给她,抽出怀里的黄纸,拍在案上:“快写!别想偷懒!”

卢华英翻开他拿出来的黄纸,轻声道:“这些要重写。”

阿福低头一看,几张黄纸全都黑乎乎的,看不清字,刚才他收起黄纸时没注意,把刚写的一张墨水还没干的纸塞到了中间,墨水透过纸张,一摞写好的黄纸都染黑了。

卢华英没有说话,低下头,开始重写。

阿福看着黄纸,脸皮涨得通红。

同进走过来,对阿福道:“你下次小心点。”

“骆宾王写下《讨武瞾檄》,名流千古,你呢?你为虎作伥,杀了我的两个叔叔,将他们的首级用快马送去神都,取悦那个妖妇!枉你读了那么多书,却是个卑鄙小人!你将来会遗臭万年!”

他转身走了出去,回房继续检查长史的信件。

魏明肃看了眼院门的方向。

同进在院门前等他,走上前道:“阿郎,卢三娘说她想见您,我说阿郎没空见她,她说她可以等。”

这种眼神,魏明肃看过很多次:“在徐公子眼里,区区一个贱籍,不值一提。就像四年前,三州百姓的性命,在徐公子的伯父眼中,也不值一提。”

魏明肃低头翻阅长史的信件,道:“魏某离开洛阳前,圣上给了魏某一个盒子,要魏某来西州前一定看完盒子里的东西。”

血流进徐公子嘴里,他的牙齿也染成了血红色,张口,对着魏明肃吐出一口带血的口水。

长史的面色平静,点了点头。

寺院里,魏明肃的随从打开从都护府抬回来的箱子,请长史确认是不是他的物品。

长史一愣,激动之下,竟站了起来。

同进不禁问道:“你看出来了?”

随从都翼翼小心,不敢说话。

徐公子吐过来的口水已经干了。

魏明肃走上前,看着徐公子:“徐公子以为天下人是怎么看四年前那场叛乱的?”

傍晚,魏明肃拉开门,从房里走出来。

长史回过神,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和悔恨,坐了下去。

徐公子笑道:“妖妇牝鸡司晨,天下苦之久矣,我伯父在扬州宣誓起义后,短短十天就召集了十万义军,《讨武瞾檄》为民心所向!要不是你们这些小人助纣为孽,我伯父得到四方响应,诸王也跟着起兵,一举攻进洛阳,杀了那个妖妇,大唐江山怎么会落到妖妇手里?”

在柳城时,魏明肃说过这样的话?

“长史,这些是从您的书房找到的,请您过目。”

魏明肃回头:“长史为了报恩,帮助你们潜逃,没有人怀疑你们的身份,你们可以顺利逃出去,却执意要杀了武延兴。”

魏明肃不语,看了眼徐公子额头上的伤口,示意随从为徐公子止血,转身走开。

西州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同进发觉自己失言,挠了挠头,道:“实不相瞒,阿福比我大两岁,不过他这里受过伤……”

“徐公子,你伯父起义,不是为了报答李唐皇恩,也不是为了百姓,他不忠不义,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割据一方。徐公子全家都参与了叛乱,支持占据金陵,魏某当年也收到了扬州发来的檄文,徐公子就不必在魏某面前提什么大义了。”

赖守忠被带走,寺院外面的府兵失了主心骨,十几个随从喝了一声,他们便下马丢了腰刀。

魏明肃道:“这些年都督和长史送去长安和洛阳请求派兵的折子,每一封圣上都看了。那些折子,圣上全都留下了。”

屋子里低着头翻箱子的随从忍不住抬头偷偷看他。

长史签了字,颓然地坐在案前,声音嘶哑:“魏明肃,赖守忠曾为大……为国家立下战功,他不该死在狱中,能不能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徐公子无言以对。

徐公子推开随从,扬起头,冷笑。

魏明肃俯视着他,道:“你打死郡王,会被送回洛阳受审。”

卢华英道,声音温和,脸上没有一丝怒色。

“四年前,你曾和骆宾王有一面之缘,在扬州讨论书法。”

魏明肃负手道:“你伯父不仅没有直取洛阳,还分兵渡过长江,想攻打金陵,因为他的幕僚都说,金陵有帝王之气,且有长江天险,又是富庶之地,占领金陵后,进可攻,退可守。”

魏明肃看一眼长史签了字的纸,道:“魏某已经将他交给都督处置。”

……

卢华英怔了怔。

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成王败寇!你的话都是狡辩!”徐公子怒吼一声,被血染红的半边脸多了几分狰狞,“魏明肃,你这种人也有资格说大义?要不是你这个小人多管闲事,我早就逃出去了!”

魏明肃神色嘲讽:“兵贵神速,你伯父以故太子之名召集十万义军后,为什么不趁着士气高涨渡过淮水,直取洛阳?”

徐公子冷笑:“姓武的该死!我杀了他是替天行道!”

魏明肃“嗯”了一声,停下脚步。

他以为魏明肃会用赖守忠来杀鸡儆猴,震慑西州。

长史凝视着他,问:“圣上让你看的是什么?”

他在寒风里站了一会儿,道:“让她回去。”

魏明肃放下信,来到隔壁院子。

长史有些诧异。

“在院子里等着。”

随从拿来一张黄纸让他签字画押。

阿福红着脸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卢华英抬起眼睛:“看出了什么?”

徐公子刚才撞墙寻死,撞破了额头,鲜血从头发间淌下来,半边脸血红,半边脸惨白,抬头看着走进来的魏明肃,哈哈大笑:“姓魏的,你这个忘恩负义、趋炎附势的小人!给我一个痛快吧!”

同进低头,看着卢华英,低声道:“多谢你担待,阿福不是故意的。”

魏明肃没有出言嘲讽。

天色黑了下来。

“她在哪?”

“阿福很可怜,他们村的人死光了,只有他活了下来。他跟了郎君三年,对郎君一片忠心,听说四年前是卢家把郎君赶出了长安,对卢家有些怨气。”同进停顿了一下,笑了笑,道,“不过你不用担心,阿福不会欺负你,在柳城时郎君就特意嘱咐过,四年前的事已经过去了,谁敢借四年前的恩怨为难你,自己收拾行李回神都。”

“我知道。”

徐公子忍不住战栗,咬牙切齿道:“我不想落到那个妖妇手里!”

徐公子眼里闪过一丝轻蔑。

魏明肃垂下眼睛,看了眼脚上的靴子。

屋子里的随从哆嗦了一下。

“可恨我父亲被部下出卖,兵败被杀,大业未成,才会让你这种小人耀武扬威。”

“郎君!”一个随从快步走进来,小声道,“徐公子刚才想自尽,被我们阻止了。”

他坐着出神,眼里的光变得黯淡,喃喃道:“老夫都是咎由自取啊……”

魏明肃问:“那卢三娘呢?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女子。徐公子真不怕死的话,为什么要嫁祸给她?”

同进禀告今天□□那边的情况,最后道:“阿郎,今天从塔上下来的时候,柴世子趁乱爬上墙,和卢三娘见了一面,说了些话,我想卢三娘现在不是嫌犯了,没有阻拦。”

“魏明肃!你怎么走了?是不是怕我揭露你的丑事?”

魏明肃转身离开。

“是。”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