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禁止套娃无限 > 古堡之夜(他有毒)

古堡之夜(他有毒)

爱会不会消失没人能知道,但古堡主人一定是没爱的。

这场闹剧看到现在,他已经彻底丧失了耐心。

温时的倒计时还有二十分钟左右,他继续对络腮胡说:“所有的病人都是狡猾的,间接性发病的也大有人在。患者先前是故意配合,出来后再伪装成为正常人。”

络腮胡鼻腔中挤出一声闷哼。

他虽然厌恶亚伦,但觉得这套分析挺有道理。

古堡主人手中的权杖重现。

温时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内心继续狂呼着打起来,打起来。

梦想照进现实,当看到络腮胡紧了紧右手铁钩时,温时还愣了几秒钟。

真打啊?

阿奥对古堡主人的畏惧果然更多来自于阶级,但涉及到医院守则时,作为病院院长,立刻就刚起来了。

络腮胡:“嗷——”

卧槽,你TM怎么也开始狼嚎了?

还没等这个问题出现答案,温时脸色骤变。

他用手捂住抱紧脑袋,腕侧紧紧贴住耳朵。

脑袋里全是嗡嗡声,温时努力睁大眼睛,但看东西都是分离的。男仆也好不到哪里去,承受力还不如温时,期间脖子上的徽章烙印几次闪光,护住了他全身。

作为始作俑者,络腮胡立在原地,笑的时候露出格外密的牙齿。

滋滋和嗡嗡的声音交错,温时脑袋快要炸裂了。

他拼命拖着身躯试图远离这片区域。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强大?

他被络腮胡追杀过两次,也看过对方和男仆交手,期间阿奥只会暴力攻击。

迷宫对阿奥有天然的限制吗?

还是说自己医生的身份……

温时恍惚间看到古堡主人举起权杖,明白了什么。阿奥全力出手的前提,目标必须是患者。

伯爵的精神疾病毋庸置疑。

温时拼命迈开步伐,拉开了一点距离,听到络腮胡喉咙里发出‘嗬’的诡异声音。

“要不是您的身份特殊,早被收容进病院。”络腮胡口吻中全是跃跃欲试。

回应他的是古堡主人的一声冷笑。

温时模模糊糊想着。

守则并非不可逆,前提是无比强大的实力,古堡主人没被逮进医院就是最好的例子。

古堡主人一举一动尽显优雅,两人站在一起过招时,阿奥更像是精神病。

气流化作风刃乱飞,古堡主人忽然一皱眉,挥袖打散了冲向花田的气流,间接避免了温时人首分离的命运。

当然他不是为了保护温时,而是护花。

古堡主人很看重这些花。

温时被震得耳膜有些出血,竭力运转大脑思考眼前的场景。

男仆先一步站起来,愤怒指着始作俑者:“我根本不爱他,都是他搞得鬼。”

他的指证让厮杀暂时停止。

古堡主人冷冷望着花田里的温时,缓缓吐出三个字:“滚出来。”

温时避开对视。

……傻子才听你的。

古堡主人动了,他迈开步伐,即将亲自进入花田。

“你不要过来啊!”温时顿时紧张了,喉头一动:“过来我就踩你心爱的花。”

古堡主人不怒反笑:“请随意。”

温时沉默了,并未像说得那样立刻行动。

古堡主人:“诅咒花田以怨念为养分,花田下是一大片尸山,一千二百朵花里,只有三朵是最好的,五十朵没毒,破坏其余任何花草都会遭受诅咒。就连我本人,都无法判断哪一朵有害。”

中途歇战的络腮胡闻言表情一言难尽,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看向古堡主人:“你在说气话。”

先前他亲眼看亚伦摘了一朵,屁事都没有。

那边温时不摘花了,一副赖在花田不走的架势,准备耗完最后这点时间。

古堡主人命令男仆:“去把迷宫内所有的蛇引进去。”

温时:“???”

他抬起腿:“你敢放蛇,我就真踩了啊!”

古堡主人自然不会理会他的威胁,男仆已经准备去执行命令。

真男人说到做到!温时一脚踩在附近的一朵花上。

这里的花直径最大的有足足一米,一脚差点踩空,破坏力也不强,来回高抬腿太累了,温时最后还是选择用手摘,‘唰’地一下就拽下一片花瓣揉吧一下塞进兜里,准备回去煮个花茶。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温时依旧好端端地站在原地。

络腮胡一副‘我就知道他在说气话’的样子,丝毫没有惊讶。

虽然他的本能感知到这片花田有危险,但伯爵未免也说得太邪乎了。

温时往前走了一步,又摘了一朵。

【鬼见愁:含轻微毒素植物,破坏花草,魅力值减一】

温时佯装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微笑摊手:“如何?”

古堡主人终于皱起了眉头。

络腮胡诧异:“我以为你在说气话,原来你在说大话。”

一旁男仆不禁怀疑是不是花田出了什么问题,所有的花都失去了‘药用价值’。

下一秒古堡主人亲自去进行验证。

他迈步进入花田,温时见状慌忙后退,抱住一株长相最为妖异的花植:“过来我就宰了它。”

古堡的主人没有理他,随手掐了一下身边的花朵。

他比温时下手轻多了,仅仅是轻轻一捏的程度。谁知道花朵突然像是章鱼一样的喷墨,边喷边发出小孩子咯咯咯的笑声:“臭屁汁液攻击,嘻嘻嘻,嘻嘻嘻!”

满身的酸臭味让古堡主人的脸比天空还阴。

温时在花朵发出攻击的时候,已经向前奔跑了八百米。他把手放进口袋,作出假装要掏出火折子的样子:“再咄咄逼人,我就给它全点了。和这些花一起死在这片花田里,我很荣幸。”

后一句才是气话加大话。

温时和古堡主人的行为激发了络腮胡的好奇,他忍不住也上前一步,保险起见没有进花田,络腮胡仅仅试图扯下一片花瓣。

花汁霎时间像是硫酸一样腐蚀着他的指甲。

古堡主人一权杖朝络腮胡的脸打过来:“我的花,你也配采?”

花汁能融入血液,进一步腐蚀血管,络腮胡忙着用铁钩剜出这块有问题的肉,反应慢了半拍,结结实实挨了一权杖,牙齿当场飞出了几颗。

温时跑出一段距离,听到动静回头,见证了大快人心的时刻。

乐极生悲,他一扭头的功夫,旁侧原本只有他腰高的花忽然窜高,来了一个正面贴贴。

温时的唇瓣蹭到花瓣,提示音立刻响了——

【勿忘我:含轻微毒素植物,你涉险侮辱花草,魅力值减二】

“……”这分明就是碰瓷。

温时虽说不太在意魅力值这东西,但他知道自己生得好,这张脸就不能白长了。

正想要辣手摧花报复一下,温时魔爪倏地顿在半空中。半晌,他鼻尖动了动,确定没闻错,在一堆繁茂的花朵中,散发着一丝丝臭味。

同一时间,温时锁骨往下的位置开始发热,那里原本是佩戴着平安扣,只有一瞬间的灼热,但温时可以肯定不是错觉。

它好像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温时先凭着气味找到了这唯一一朵散发臭味的花,怎么说呢,有点像个别菌菇,长得就很毒。

他的爪子蠢蠢欲动,考虑要不要摘下来。

这一切来得有些容易了,温时罕见地眉头拢起超过三秒钟。过分的幸运不是一件好事,很多时候他都怀疑自己之所以进游戏,是为了偿还从前的幸运。

面对怒放的花朵,温时终于做好了决定。

“当然是要摘摘摘啊!”

债多不压身,有花堪折直须折,感觉都上来了,那能不摘吗?

不摘就是对不起自己。

趁着古堡主人和络腮胡再次有打起来的趋势,温时悄悄随手一拔。

【变异石榴花:一次性道具,触摸即生效。

功效说明:繁殖后代是花朵的四大作用之一,象征多子多福的变异石榴花更加是。触摸后十六小时内,你的每一次呼吸、动作,都将是进行授粉的过程,不幸沾染者很快会结出种子。

随意丢弃种子的感染者,将会受到石榴花的诅咒。

提示:请在天黑前至少完成一次授粉过程,否则你会成为石榴花的诅咒对象

提示:触摸有利于加速授粉过程】

“……”

温时如遭雷劈的时候,花田外有人正在谈论道理。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

络腮胡不想在这里和伯爵打个你死我活。

“您在古堡接受医治,我也背了很大的压力。”络腮胡沉声道:“一个月前您要求更换医生,还指定了亚伦,医院也都选择配合。”

言下之意,大家都不要太过分。

络腮胡紧接着说道:“现在您也应该发现了。亚伦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我们不如先解决他。”

他有信心伯爵会同意这个提议。

谁知古堡主人听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面色微变,络腮胡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远处温时竟然在主动走过来。

这次温时没有逃避对视,他在迎面走来的同时勉强扯着嘴角,试图显得亲善一点。

变异石榴花奇臭,触摸后温时散发地却是截然相反的甜蜜滋味。

“那个……”

温时一步步靠近。

古堡主人好像发现了什么,厉声喝道:“你不要过来!”

络腮胡不知内情,但自从嗅到那股甜腻腻的味道,他就有一种……有一种想要孕育生命的冲动,随着温时靠近,这股冲动还在激增。

络腮胡被这个疯狂的念头吓住了,直觉和空气中的香精味有关,面对走来的瘟神,他激动挥舞着铁钩:“tui tui tui!”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