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4章(用石棺暴力破门)

第4章(用石棺暴力破门)

周围腥气冲天,姬透并没有急着离开,朝着广场林立的石碑而去。

她小心地跨过石碑下的修士残破的尸体,每当越过一具尸体时,她的神色顿了顿。

来到一块石碑下,姬透仰头打量石碑。

燕同归见她静静地站在那里,也好奇地观察,很快发现上面的门道。

这些石碑以前应该记载着地宫的信息,然则石碑上的记载已被人为划去,上面的划痕极为深刻,一看便知是剑痕。

那剑痕甚至还残留着极淡的剑意,并未因为时间而消逝。

竟然是一个已经修炼出剑意的剑修划去的?

燕同归不由想起先前的猜测。

应该有人比他们更早进入过地宫,并且将地宫里值钱的宝物都搜刮走,甚至用剑毁掉地宫石碑留下的信息。

对方是一个剑修。

这世间万般诸法,剑修是战斗力最强、最锋锐的战士,特别是修炼出剑意的剑修。

燕同归心里恍悟,一个修炼出剑意的剑修,如何会惧这地宫里的堕妖?这些堕妖只怕连给对方送人头都不够。

怪不得对方能在地宫来去自如,甚至搜刮走地宫的宝物。

燕同归只能暗叹倒霉。

原本以为是哪位大能留下来的遗府,不说传承,便是某些宝物,也足够他们受用。哪知道地宫早已经被人光顾过的,他们这批进来的人,不仅什么都没得到,反而丢了性命。

不过在修仙界,这种事情实在太多,能者居之,只能自叹倒霉,没有什么侥幸可言。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便是如此。

姬透伸手触摸石碑上的剑痕,感悟上面残留的些许剑意。

剑意伤人,然而因这残留的剑意太少,仿佛正要消散,杀伤力大减,只是轻轻地灼痛手指,并无大碍。

这是小师弟的剑意。

姬透心中明悟。

这剑意应该是小师弟特地留下的,一则是为了毁掉石碑的信息,二则是为了让她苏醒后知晓,他曾在这里。

至于他为何要特地毁掉地宫的信息,估计和这座地宫的来历有关,并不愿意让人知晓。

半晌,姬透收回手,朝燕同归道:“你去将这些尸体都烧了。”

燕同归听到这话,脸色不禁有些古怪,不过仍是听话地去忙碌,他将修士的尸体放到一旁,堕妖的尸体放到另一旁。

接着,他捏了个灵火诀,熊熊的灵火将修士的尸体焚烧。

烧完修士的尸体后,他又去烧堕妖的尸体。

堕妖的尸体很多,燕同归的灵力尚未恢复多少,加上这地宫的灵气稀薄,他只能休息一阵就烧一阵,非常消耗时间。

幸好姬透没有丝毫不耐,一直站在旁边等着他。

直到所有的尸体烧完,广场只剩下残留的血迹,姬透说:“走吧!”

燕同归跟在她身边,默默地凝望她走在黑暗地宫中的身影。

其实,她刚才是想去救人的吧……

虽然这个想法很荒谬。

燕同归终于意识到,这个从石棺中出现的诡异少女,好像并不是那种凶戾的妖邪之物,可能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真是如此吗?

**

似乎地宫里所有的堕妖都集中到广场,并且被姬透砸死了。

接下来,他们并没有遇到堕妖。

同理,也没有再遇到修士。

路上倒是偶尔看到一些修士残留的肢体,血腥一片,不用姬透吩咐,燕同归就乖觉地将它们焚烧尽殆,让它们尘归尘、土归土。

这是修士最好的归宿,化为尘埃,回归天地。

燕同归神色微黯,预感所有进入这地宫的修士,除了他以外,应该已经丧生堕妖之口。

他不禁看向走在前面的姬透,如果没有遇到她,与她同行,可能他也会是那些丧生堕妖之口的修士中的一员。

他这次的运气好像还不错,原本以为的绝境,竟然是生路。

两人走了会儿,来到一处死路。

“没有路了。”燕同归皱眉。

姬透看他,“你对这地宫的路不熟悉?”

燕同归汗然,如实道:“我们刚进地宫,就遇到堕妖,被堕妖撵了几天,没有仔细看路……”

这地宫就像一个迷宫,起初他们还会特地去记路,后来疲于逃命,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周围的路,是以连他们也不清楚这地宫有多大,哪条路是正确的。

姬透听后,沉吟片刻,便有了决定。

燕同归不知道她作了什么决定,直到他们来到一处紧闭的门前,就见她默默地从储物袋里取出那口眼熟的石棺。

轰隆的一声,紧闭的石门被石棺暴力砸开。

看到洞开的门,燕同归风中凌乱,再次被刷新认知。

“怎么?不行?”姬透扭头看他。

“没有!没有!”燕同归非常有求生欲,恭敬地说,“前辈误会在下,在下只是觉得,原来还可以这样开路。”

其实他就没见过有人会用棺材来开路的好吗?

哪有人会用自己躺的棺材来做这种事的?

姬透将石棺收起,说道:“能用就行,何必拘泥于何种方式?”

她没有说的是,这口石棺真好用,不知道小师弟是从哪里弄来的,不失为一件趁手的武器。

小师弟让她躺在石棺里复活,除了这具石棺用于保护她的身体外,不会是特地给她当武器的吧?

至少目前看来,这口石棺作为武器,还挺好用的。

前符师·现在身无长物的姬透如是想。

有石棺开路,地宫的各个紧闭的石门对他们而言不再是阻碍。

就这么一路用石棺暴力开门,他们终于来到一扇巨大宏伟的石门前。

看到这扇石门,燕同归精神一振,惊喜地说:“前辈,这是地宫的出口,我们可以出去了!”

只是这惊喜在发现无法打开门时,不禁有些恹。

他们当初发现地宫时,地宫的大门是直接开启的,并未需要修士做什么,仿佛在欢迎修士进去。只是进去后,大门直接关上,给人一种只许进不许出的错觉。

后来发现,这并非是什么错觉。

这地宫确实成为这群修士的坟茔。

姬透研究会儿,决定还是用石棺开路吧。

燕同归看她默默地取出那口石棺,眼皮微微一跳,赶紧道:“前辈,不可。”

“怎么?”姬透扭头看他,“难道这扇门不能砸开?”

她研究了下,发现地宫的大门所用的材料极好,这口石棺也不知道能不能砸得开。

作为一名符师,姬透习惯遇事时用符箓解决,暴力破门什么的,那是大师兄、二师姐和小师弟擅长做的事,与她无关,她素来是个文明人。

可这不是刚复活,手中没有任何符箓,以及制符的工具,那只能学二师姐暴力破门。

想到二师姐他们,姬透心里颇不是滋味。

也不知道他们得知自己身死时,会如何悲痛欲绝?他们知不知晓小师弟甚至铤而走险,妄图将自己复活之事?

燕同归解释道:“前辈,邺火山附近多妖兽,若直接砸门而出,只怕这动静会引来妖兽,甚至某些妖修……”

人修和妖修历来不和,虽不到不死不休的程度,但彼此之间也没什么好脸色,妖修估计很乐于对人修落井下石。

邺火山距离妖窟太近,妖兽遍地走,他们单枪匹马的,万一被妖兽围困,可能跑不掉。

姬透明白他在担忧什么。

她想了想,朝燕同归道:“撕衣服。”

燕同归:“……啊?”

看他双手护胸,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姬透无言半晌,说道:“将你的衣摆撕几块布给我。”

燕同归这才意识到自己误会了,有些讪讪的。

不过他也没太尴尬,很豪爽地将自己的衣摆撕下来,按照她的要求,撕成几块大小一致的布。只是看到那脏兮兮的布块,他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些天,在地宫逃命,谁还在意衣服干不干净。

幸好,对修士而言,一个清洁术就可以解决,倒也无大碍。

燕同归连续用了几个清洁术,将那几块布清理得干干净净,然后恭敬地双手呈给姬透。

“你是法修?”姬透打量他,这清洁术用得挺利索的,而且还巧妙地简化几个步骤,使这术法十分利落。

会花心思去简化术法步骤的,一般都是法修居多。

燕同归笑着点头,一张雌雄莫辩的脸,因这笑容,幽暗的地宫都明亮起来。

不过这笑容很快又落下去,因为姬透说:“放血。”

“放、放血?”燕同归有些结巴,“要做什么?”

姬透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燕同归被她看得压力山大,只能委委屈屈地划破手指头放血。

随着血珠子涌出,还被她嫌弃血太少。

“多点。”

燕同归只好狠狠地咬牙,用风刃划破手腕,血水瞬间喷涌出来。

姬透:“……”她只是让他多流点血,没让他割腕啊。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