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7章(正常本能消失)

第7章(正常本能消失)

留仙城位于云泽山脉一带,是距离妖窟最近的一座人修所建的边陲城市。

因云泽山脉与妖窟所在的平原接邻之故,妖兽众多,灵草遍布,吸引不少修士前来此地历炼。

夕阳西下,霞光如炽。

已是傍晚时分,进入留仙城的的修士不少,有远道而来的修士,也有历炼归来的小队,或者是一些路过的旅人。

天空中,筑基期的修士御剑而来,炼气期的修士尚无法御剑,皆是乘坐一些用以辅助的飞行法器。

飞行法器的种类多种多样,远远看去,修士所御使的飞行法器,几乎可以齐集一本飞行法器有关的册子。

不过也有一些穷得买不起修行法器的炼气期修士,只能劳动双腿疾跑,或者往双腿贴个疾行符之类的,虽然比不上御剑或飞行法器,却也能加快速度,不至于耽误了行程。

众修士抵达留仙城时,皆自觉地跃下飞剑或者飞行法器。

留仙城内禁止御器飞行,修士们若是想进城,必须在城门前停下,并排队交纳一块灵石,方允许进城。

就在修士们自觉排队进城时,有人眼尖地看到,从妖窟所在的方向,有什么东西飞过来了。

“那是什么?”

“好像是飞行法器?”

…………

随着那飞行法器渐渐靠近,众人终于看清楚它的模样,面露惊愕之色。

这飞行法器,看起来像是一块丈许见方的布,上面坐着两人,一男一女。

男修脸色惨白,一副重伤未愈的模样;少女倒没受伤,她的神态安然恬静,一双清澈的眼睛缓缓地看过来,一副少年老成的稳重模样,看着就是个又乖又省心的。

修士们忍不住看看他们,又瞅瞅他们座下的符舟。

原因无他,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古怪的飞行法器,加之飞行法器上面坐着的两人容貌十分出众,纵使是在颜值普遍较高的修仙界,也极少有人能及。

他们沐浴在夕阳光辉之中,仿佛发光一般,吸引众人的注意。

“咦,那不是燕同归吗?”

有人认出燕同归。

原因无他,以燕家在青澜界的地位,燕家子皆名声极显,而燕同归这燕家子,更是以绝无仅有的特殊运道令人津津乐道。

只要听说过燕同归的人,都知晓他天生是个没有财运的。

一旦他的财运(宝物)超过一个范围,便会霉运连连,不仅自己倒霉,还会拖累身边的人,久而久之,世人都视他为瘟神,不愿与他为伍。

甚至连一些劫道者,据说也不屑于劫掠燕同归,因这人储物袋里连件能看的法宝都留不住。

其他听说过燕同归却没有见过他的修士纷纷看过来。

“原来他就是燕同归,这容貌也实在是……”

“很好看,是吧?”

“哼,男人长成这般模样有甚用?他的运道不行,财运被殂,天生就是个穷酸的,连法器都没法多携带一件,在修行一途可走不远。”

…………

符舟在城门前停下。

姬透先跃下符舟,然后是拖着受伤的身体跳下来的燕同归。

双脚着地时,燕同归仿佛不堪负重地踉跄了几步,勉强站稳,看得周围的人皆是一副了然之色。

看来这家伙应该经历很险峻的事,虽然侥幸地活下来,却受了重伤。

虽说修士受伤是家常便饭,可很少会像燕同归那般,每次都会拖着重伤的身体回来,没受伤才是怪事。

因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燕同归身上,以至于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姬透。

就算注意到她的人,也因她目前只是炼气初期的修为,没有过多在意。

站稳后,燕同归伸手,符舟倏然消失,重新变成一块符布,落到他手里。

众人哗然出声。

这竟然是一张符箓?

符箓也能被绘制成飞行法器?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不禁大受震撼,纷纷涌过来询问。

“燕道友,这是什么符?为何能变成灵舟的模样?”

燕同归先是看了姬透一眼,答道:“此乃御行符,灵力驱动时,可以化为符舟飞行,是四阶符箓……”

符箓的等级从一阶到九阶,每阶分天地玄黄四品,其中以天品为贵,地品次之,黄品最末。九阶之上还有仙符、神符,不过那些都是仙人才能制作出来的东西,修仙界目前还没有符修能绘制出仙符,神符更无可能。

因姬透所绘制的这四张符箓,都是四阶灵符。

燕同归不禁猜测,姬透可能是四阶符师,而且还有实力极强的四阶符师,出手必是天品符箓。

“不知这御行符出自哪位符师之手?”有人问道。

他们自然也看到那媒介是一块布,能用布作符纸绘制出一张四阶符箓,可见符师的实力颇高,其他符箓应该也不在话下。

燕同归没有说,只是虚弱地笑了笑。

见状,众人便明白,这人不愿意透露那位符师的信息。

有人识趣地转移话题,好奇地问:“燕道友,你这是从妖窟那边回来?怎地伤成这般?”

燕同归不欲多说,含糊地道:“遇到几只四阶妖兽,不慎伤着了。”

四阶妖兽的实力相当于筑基期,而且妖兽皮糙肉厚,若是打起来,修士也不一定能拼得过。

众人目露同情之色,怨不得伤成这般。

修士进城的速度很快,轮到他们时,燕同归从储物袋里努力地掏了掏,掏出两块灵石递给守城的修士。

姬透跟着燕同归进入留仙城。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城内的大街小巷都亮起萤石灯,灯光迤逦。

街上随处可见窗明几净的客栈酒楼,打尖喝酒的修士不少,客栈的价格也不算贵,寻常修士都住得起。

然而燕同归看都没看一眼,面无表情地走过,脚步迈得颇为坚定。

穷逼没资格住客栈——纵使它并不贵。

燕同归带着姬透左拐右拐,从明亮挺阔的大街拐进幽暗的巷子,来到巷子深处一户破旧的宅子前。

姬透不禁看他。

燕同归:“咳,我的灵石不多,没办法住客栈。”

姬透嗯了一声,她已经看出,这人就是个穷逼。

不过想到自己如今身无分文,唯一的储物袋还是他孝敬的,她也不好说什么。

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嘲笑谁。

燕同归觑着她,她的神色平静,依然是一副从容淡敛的模样,以他和她这几天的相处得知,她应该不介意自己不能让她去住客栈的事。

“这里是我朋友的住处,我每次来留仙城时,都会找他借住。”

燕同归边说边推开门。

门内是一个破败的院子,院子收拾得极为干净,只有零星几棵杂草在墙根疯狂生长。

院子里坐着一个独臂男人,他沉默地干活,将一根黄竹破开,削成一根根竹篾,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

“徐叔,我回来了。”燕同归笑着和他打招呼,语气轻快。

徐叔的面容沧桑,看着像凡间的五旬老者,身材倒是十分壮实。

他的动作一顿,说道:“你受伤了?”

“没事,只是小伤。”燕同归不在意地说,“徐叔,我带了朋友过来,她暂时借住在这里。”

徐叔看向姬透,朝她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没有说什么,起身回房。

燕同归带姬透来到一间厢房。

厢房的面积不大,收拾得颇为整齐,也没什么异味,被褥等都浆洗得十分干净。

“前辈,您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燕同归给她倒了一杯茶水。

修士在金丹期之前,无法辟谷,需要进食,他拿不准姬透是什么修为,也不知道她需不需要进食。

姬透将杯子握在手里,“不用。”

听罢,燕同归乐得不用忙碌,体贴地让她在这里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他说,他就住在隔壁厢房。

“前辈,那我先走了。”

姬透应一声,默默地看着他退出房间。

燕同归刚走到院子,就见徐叔拿了一个玉瓶过来。

玉瓶里有一颗元气丹,是用来治疗内伤的,正好适合现在的燕同归。

燕同归神色恹恹的,“徐叔,我没事,不用浪费灵丹,你留着自己用吧。”

“我用不着。”徐叔不由分说,强势地塞到他手里,低声问道,“那姑娘是什么来历?你怎地带着个小姑娘回来?”

燕同归一言难尽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徐叔与他对视片刻,说道:“你应该知晓自己的情况,别害了她。”

燕同归心下暗忖,那位前辈来历神秘,实力莫测,就算他这么倒霉催的,不仅没有连累到她,反倒这一路上,都仰仗着她几番相救。

只是就算是徐叔,关于姬透的来历也是不方便透露的,以免害了他。

“徐叔你放心,我省得的。”燕同归保证道。

徐叔也不是啰嗦的性格,知他有分寸,不再说什么,继续去做自己的活。

**

屋子里,姬透站在窗前,看向院子的方向。

她的五感十分灵敏,隔着老远的距离,将那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半晌,她低头看向手里握着的水杯,并没有一点喝的欲望。

不是辟谷带来的清心寡欲,而是身体真的没有一丝进食的本能,仿佛在苏醒后,她的身体所有的正常本能已经消失。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