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8章(小师弟)

第8章(小师弟)

姬透记得,曾经她和小师弟说过这样的话。

那是他们第一次下山历练之时。

因是两个最小的弟子初次离开宗门下山历练,不仅师尊不放心,两个师兄师姐也不放心,从他们出发前的半个月伊始,就为他们操碎了心。

师尊给他们塞了好几种保命的法器,甚至还有渡劫修士封印的一道法门金符;

大师兄给他们塞了无数灵石,让他们有困难用灵石开路;

二师姐给他们塞了几十种灵丹,从解毒到蕴养元神的都有,将压箱底的老本都掏出来。

在师尊师兄师姐们的关怀及忧虑中,姬透和小师弟初次下山历练,可谓是武装到牙齿,除非遇到什么天灾险境,估计都能平平安安地回来罢。

不过他们的态度也影响到姬透。

姬透从小就是个少年老成的性子,说得好听点沉稳可靠、乖巧听话,是长辈眼里听话懂事的弟子;说得难听点,就是个木头美人,过于端肃板正,没什么情趣可言。

——这是差点成为姬透未婚夫的某位男修的点评,不过最后他也被打得很惨就是。

姬透习惯照顾小师弟。

当年小师弟被师尊带回宗门时,模样实在太惨太惨,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小师弟的身体一直不好,据说若非师尊将他带回来细心将养,用无数天材地宝堆砌喂养,只怕他活不到成年就会夭折。后来师弟顺利地长大,他的身体比小时候好许多,姬透仍是习惯性地照顾看起来病弱娇贵的小师弟。

她对小师弟说:“师尊他们的忧虑是正确的,小师弟你还小,不知宗门外人心险恶,一着不慎就会被杀人夺宝,辱人辱祖宗十八代,祸及宗门,我们得小心慎重些,努力护住师尊师祖他们的名誉。”

明明她也是第一次下山,却说得头头是道,那煞有其事的模样,宛若小孩佯装大人,十分可笑。

她心里越是紧张,越是喜欢板着张脸,格外严肃。

如同教导门内弟子的那些老教习,脸一摆,十分能唬人。

小师弟一袭白衣,腰间束着和她一样的红绫腰带。

这是观云宗的弟子的打扮,观云宗弟子不论男女皆喜白衣,以红绫束腰,行走间红绫坠着的金珠摆动,发出清泠泠的声响。

白衣将小师弟衬得俊美非凡、恍似仙人,苍白的面容上,两丸黑曜石般的眼睛格外吸引人,连那霜冷孤寒的面容都是如此的出尘脱俗,教人不敢心生妄念。

“小师姐说得是。”

小师弟那张教人不敢心生妄念的脸庞露出温软的笑容,看她的眼神格外亲昵信赖。

姬透看着这样单纯不谙世事的小师弟,也是十分忧虑。

“不过你放心,如果遇到危险,我来断后,你趁机逃走,赶紧回宗门找师尊他们救命,以自己为重……”

明明还没有发生的事,她却已在未雨绸缪,安排得井井有条。

小师弟漆墨的眸子似有星光闪动,低声道:“万一我赶不及……”

“没关系。”姬透大方地安慰小师弟,“大不了就是一死,我辈修仙之人,岂能怕死,堕了修士本心?”

少年人尚不识死亡之怖,可以轻易地说出这等可笑之极的话,却也未尝不是年少特有的美好信念与不谙世事的天真。

难能可贵。

小师弟似乎有些无法接受她说的结果,认认真真地说道:“小师姐,如果你死了,我会复活你的。”

姬透当时没有在意,只觉得他是少年心性,想一出是一出。

“哪有那么容易复活?要是人死后那么容易复活,就不会有寿元耗尽的修士想要夺舍他人的躯壳以延续生命。”

**

姬透没想到,经年之后,自己真的不幸陨落。

而她的小师弟,也一如当年所言,不知用何种方法,将她复活。

姬透已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知晓自己得以复活,不是夺舍他人,身体还是自己的。

她的身体如今变成一具傀儡,被人炼成了傀儡之躯。

或者说,一具颇为特殊的半傀儡之躯,一半人一半傀儡。

她有自我意识,知前尘往事,甚至体内还有丹田灵气可供她驱使。

单从肉身、气息来看,如果不是直接探查她的身体,估计无人能勘破她身体的秘密,以为她仍是一个正常人。

一个刚迈入修行,炼气初期的修士。

甚至连骨龄都不大。

姬透死前是金丹修士,骨龄确实不大,也不过四十出头,因是以符入道,算是符修中的天才。

这一朝身死,死后复生,容貌倒退回十几岁不说,连修为都降到炼气初期。

不过幸好只是看起来修为倒退,她的身体仍是金丹修士的强度,这也是她能扛着那具笨重的石棺砸死堕妖的原因。

除此之外,身体的各项机能更加优越。

例如,五感更出众、肉身更强大,连敏捷性、力量都有所增长,若是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其实是个体修。

姬透见过其他宗门的体修,知道那些体修的情况,和她现在极像。

突然,姬透低头,捏了个风刃诀,朝手臂划过去。

风刃堪堪在那皓白的手臂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没有将之划破。

她看了看,将手腕横到嘴前,两排洁白的牙齿用力一咬,这自我伤害之法,终于将手腕的皮肤咬破,露出一道伤痕。

姬透看到自己手腕的伤,伤口没有流血,仿佛时间被凝固了一般,而且这道伤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愈合。

如果有人看到,定会怀疑她的身体异于常人。

姬透当即明白,日后她不能在人前受伤,让人看到自己的身体的异常,否则她这具奇特的傀儡之体定会被世人所知晓,不知会引来什么麻烦。

这世间,从未有傀儡能自我诞生意识。

纵使那些高明的傀儡师炼制傀儡,不管是用昂贵稀有的材料,还是直接以死后的修士之体炼制成傀儡,从未听说过那些傀儡能自我诞生意识。

若真能如此,那些不幸陨落的修士岂不是可以以傀儡之体复活?

就算已经不是人,但能活着比什么都强吧。

姬透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自己这算是自我诞生意识的傀儡,还是小师弟将她的身体炼成傀儡后,将她溃散的神魂重新凝聚,让她得以以傀儡之躯复活?

小师弟不在这里,她的疑惑注定无解。

接着姬透又想起,小师弟虽然是剑修,但他从小好像对其他杂学颇感兴趣。

偏生那些杂学,都是修士认为的旁门左道,特别是作为一名天生剑骨的剑修,宗门上下一致认为,小师弟应该走剑修一途,修行其他之法都是浪费他的天赋。

可惜小师弟虽然看着乖巧,却颇为执拗,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就算不睡觉也要做到。

最后连师尊都没办法,只能让他练完每天的挥剑任务后,给他一个时辰让他去折腾。

观云宗的藏书阁里,有一层专门放杂书,小师弟从小就对那些杂书感兴趣,也不知道他曾经看过什么。

想到这里,姬透不禁叹息一声。

能死而复生,重新回到这个修仙世界,其实她是极为欣喜的。

身死之时,她也是极度不甘,怀念着这个人世,留恋她的师尊师兄师姐们,根本无法做到从容赴死。

可是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苏醒。

这里是一个叫青澜界的灵级大陆,不是她所熟悉的星级大陆,灵级与星级之间,不仅隔着遥远的距离,还相隔着遥远的空间。

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为何她会来到灵级大陆。

还有,她的小师弟呢?

姬透想起曾经意识有片刻的苏醒,虽然当时浑浑噩噩,仍是清楚地听到小师弟的声音。

“小师姐,我将你炼成傀儡好不好?”

正是这句话,让她明白自己会以傀儡之躯复活、会出现在青澜界的邺火山下的地宫,都和小师弟有关。

然而自从她苏醒到现在,一直没有见到小师弟。

小师弟是有事离开,还是出了什么事,以至于无法来找她?

姬透十分忧虑。

**

姬透一夜未眠。

翌日天亮,燕同归过来敲门,待姬透开门后,他笑道:“前辈,我要去将那些妖兽的翎羽卖掉,顺便买些东西,您要和我一同去吗?”

他的脸色仍是很苍白,显然伤势并未好转多少,不过精神倒是不错。

姬透正好想了解一下这个叫青澜界的地方,淡淡地应一声。

两人一起出门。

经过院子时,便见徐叔坐在那里,正在干活,旁边摆放着几个用竹篾编织好的精巧竹盒。

黄竹是一种生长速度极快的灵竹,修士喜欢用它来制作很多东西,建竹屋、制家具,或者做成精巧的灵竹编织品。

徐叔虽然只有一臂,并不影响他干活,编织的速度慢了一些,却更加讲究美观,每一个竹盒都格外精巧好看,宛若艺术品,很受女修的欢迎。

“徐叔,我们出去啦。”燕同归和徐叔说一声。

徐叔道:“你顺便将屋里那些竹盒送去珍宝阁,记得找曼管事,曼管事给的价格公道。”

燕同归应一声,去屋子里将那十几个竹盒收进储物袋里,和姬透一起出门。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