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12章(天漏命格)

第12章(天漏命格)

姬透没有被五十万灵石冲昏头。

作为观云宗的小师妹,上面有厉害的师尊师兄师姐们顶着,她从来不缺修炼资源,灵石更是没有缺过。

区区五十万灵石,在以前不过是给她丢出去听个声响儿。

可惜情势比人强,现在的她身无分文,不说区区五十万,连一万灵石她都拿不出手。

为了找到小师弟,她必须努力地赚灵石。

没想到有一天,连五十万灵石都能让她如此心动,姬透觉得如果师尊他们知晓,一定会十分心酸,继而又将一堆宝物往她储物袋里塞。

然而这里没有她的师尊师兄师姐们,姬透只能自己扛起赚灵石的重任。

五十万灵石如果能到手,珍宝阁那边不知道那边能不能加快速度,找到小师弟的行踪。

姬透冷静地问:“这是你们燕氏一族的弟子试炼,我一个外人掺和进去不好吧?”

“前辈不必担心。”燕同归解释道,“燕氏一族每隔三年举办一次试炼,如无甚意外情况,所有金丹期以下的弟子都必须参加试炼,否则会视为放弃,将要受到族规惩罚。”

这是燕氏一族能在青澜界占据一席之地的原因,燕氏一族非常重视家族弟子的培养。

因为是金丹期以下弟子的试炼,是以试炼的规则还算轻松。

其中就有一项,弟子可以带领跟随者进去,数量不得超过三人,跟随者的实力亦不能超过金丹期。让弟子带跟随者的原因,也是为了保护燕氏弟子,以免在试炼中不幸陨落。

姬透有些明白,“你是想让我以跟随者的身份与你进入试炼地?”

燕同归点头,有些不好意思,“以前的试炼,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就算我抢到前三名,得到奖励也留不住……”

“为什么留不住?”姬透有些疑惑。

燕同归叹息一声,“前辈应该已经看出来,我很穷。”

姬透耿直地点头,丝毫不给他面子。

何止穷,简直就是她生平所见过的最穷的穷逼修士,散修都没他穷,连掏块进城的灵石都掏得十分艰难,让人能感觉到他的肉痛和不舍。

“其实我会这么穷,也是因为我天生的命格,留不住财运。”

接着燕同归将自己那倒霉催的破财运同她说了说。

燕同归自出生伊始,就有破财运的命格。

或者也可以称为天漏命格,天欲漏之,必不会予之。

但凡他身上的灵石或者宝物,只要超过一定的度,就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失去,如果他强行要留下为自己所用,那么他必会迎来各种各样的危机,甚至可能会丢掉性命。

直到他身上的财物缩减到一定量,那些要命的危机才会消失。

这样的命格,也让他从小在燕家不受待见。

燕氏弟子在结丹之前,每隔三年要参与一次家族试炼,获得试炼前三名的会有丰厚的奖励。

但燕同归从来没有得到过奖励。

不是他得不到头名,而是获得头名后,都会以各种方式丢掉属于他的奖励。

久而久之,他就更不受人待见,连家族都担心会被他这种诡异的命格影响。

不过,又因燕同归是一位天生的法修,他在学习术法上颇有天赋,特别是燕家的一些秘术,轻而易举就能领悟,甚至举一反三,导致燕家长辈对他真是又爱又惧。

燕家舍不得这样的法修天才,又惧怕他的命格会给家族、族人带来影响。

“天漏命格?”姬透满脸诧异地打量他,没想到这种传说中的命格,竟然会出现在一个灵级大陆的修士身上。

燕同归惊讶道:“您也知晓天漏命格?”

青澜界很少有人懂命格一事,当年还是燕氏托关系找到一位大能者,推算出燕同归身负天漏命格。

姬透道:“曾经听人偶然提过,不过并未特地关注。”

燕同归脸上露出失望之色。

他还以为这位前辈来历神秘,说不定见多识广,有什么办法帮他解决天漏命格呢。就算没办法解决,或许有什么见地可以克制住这种要命的命格。

谁愿意一辈子当个留不住财的穷修士呢?

特别是修士修行的过程中,需要无数的天材地宝堆积,修士修行的过程,也是天材地宝的消耗过程。偏偏他什么都没有,仿佛被命运注定不可多拿,只能靠自己努力地挣扎,是个人心态都会崩。

燕同归一直想解决自己的天漏命格,可惜迄今为止,没有丝毫头绪。

燕同归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勉强,便转移了话题。

他告诉姬透,若她愿意以跟随者的身份同他去参加燕氏一族的弟子试炼,等他取得第一名时,就将所有的奖励都给她作报酬。

“天漏之体注定让我得不到奖励,但若是给前辈的话,那就没什么关系。”

他轻松地说,正好最近姬透一直努力画符赚灵石,十分缺灵石,将奖励给她最好,也算是报答她的救命之恩。

“有前辈在,我也能顺利地度过试炼,当作是给前辈陪我走一趟的报酬。”

姬透自然愿意赚这笔灵石,不过……

“我并非真的炼气期,如此好吗?”她加入的话,那就是去欺负人的。

除非燕氏弟子中,也有带金丹期的修士混进去。

按燕同归的意思,燕氏弟子能带进去的追随者,不仅名额有限,连修为都是限制的,必须要在金丹期之下,而且三名追随者中只能有一个筑基期的追随者。

在非必要之时,追随者还不能擅自出手做什么,只起到一个保护者和随从的作用。

燕同归笑眯眯地说:“只要我们不说,谁知道您是什么修为呢?”

连徐叔都看不出她的修为,他非常自信,燕家那边定然也检查不出什么。

所以这是要隐瞒到底,到时候扮猪吃老虎。

燕氏就算怀疑,但到底是自家弟子,不会真的查个明白,必要之时,还是能唬弄过去的。

**

徐叔得知燕同归要带姬透一起去参加燕氏弟子的试炼时,平静的面容难得露出些许错愕之色。

“你要让她以跟随者的身份与你一起前去?”

“是啊!”燕同归愉快地说,“自从我十二岁伊始,已经参加过两次弟子试炼,明明每次我都是头名,偏偏因为那破财运,没能拿到奖励,这次我一定要拿到。”

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让他拿来报恩。

徐叔瞬间就明白他的打算,“你要将奖励送给姬姑娘?”

“不是送,算是聘请她帮忙的报酬。”燕同归纠正他,“听说今年主宅那边的嫡氏弟子会参与,竞争力大,我可没自信再获得第一,带上她的话,那第一名绝对会是我们!”

他自信地说。

徐叔没再说什么,只道:“你别连累你的朋友便行。”

“不会的,她厉害着呢。”

为了参加即将到来的燕氏一族的弟子试炼,燕同归很快就忙碌起来。

姬透没什么可忙碌的,提前画完给珍宝阁的下一批符箓后,剩下的符箓不用急着画,她在留仙城逛起来,收集青澜界的信息。

傍晚,姬透回来,见徐叔坐在院子里忙碌,脚步一转,走过去帮他削竹子。

徐叔看她一眼,道了一声谢谢,见她拿着竹篾研究,便告诉她如何编织竹盒,如何使力,能将竹盒编得又稳又快,样式又好看。

“只是一些小技巧,上不得大雅之堂。”徐叔淡淡地说,不是自嘲,而是一种看淡风云变幻的平和与从容。

姬透唔一声,认真地编织。

夕阳洒落在院子里,只有竹篾发出的些许动静。

当她编织好一个竹盒时,面上难得露出惊讶之色,忍不住看向徐叔。

起初她以为徐叔编织竹盒,是为了赚取灵石,直到亲自参与这份工作,才发现这其实也是一种修行,无声的灵力流转,伴随着竹子的清香,这片天地安谧又祥和,让人浮躁的心慢慢地变得平和、宽容。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的竹盒,有些明白燕同归明明是燕氏弟子,为何愿意窝在这个破旧的小院子里。

修士修行的方式千千万万,杀戮是一种修行、济世也是一种修行……

谁又能说,这种平凡的入世不是修行呢?

至于徐叔,光只是看他的外表,实在看不出他是一名修士。

但姬透的感知很敏锐,直觉他并非凡人,定然也是一名修士,至于修为,她无法看透,也不知道是用法宝遮掩,还是他的修为已经高深到自己看不出来。

两人默默地编织着竹盒,直到燕同归回来。

看到院子里的两人,他有些懵逼,“前辈,你们这是……”

“我在修行。”姬透一脸正色地说。

认识姬透的人都知道,观云宗的小师妹是个认真端肃的性子,最好不要和她开玩笑,但凡她说出口的话,都是有理有据。

当然,有时候也是过于耿直一些,会堵得人无话可说。

徐叔伸手悠悠地折断一根竹篾,神态安祥,仿佛没有听到。

燕同归走过来,也取过几根竹篾编织起来,竹篾在他的双手间灵活地穿梭。

他一边忙碌一边和姬透说话,“我们明儿辰时出发,可以乘坐珍宝阁的飞舟,正好珍宝阁有一艘飞舟前往燕云城,咱们搭个顺风车。”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