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24章(三章合一)

第24章(三章合一)

天边露出鱼肚白, 晨曦的光洒在沙漠上。

随着天色亮起,气温攀升, 笼罩在沙漠上的冰霜迅速地融化, 不过半炷香时间,沙漠变得炎热无比,热浪蒸腾。

姬透和燕同归一前一后走出洞窟。

一阵风吹来, 熟悉的热沙扑面, 轻轻拂来,脸颊像被炒熟的跳豆乒乒乓乓地拍打, 一阵刺痛感袭来。

燕同归赶紧取出一件斗篷披在身上,将斗蓬的兜帽拉下, 遮住那扑来的沙砾。

他看了一眼前方的黄沙, 视线落到姬透挂在腰间那枚婴儿拳头般大的银色镂空小笼子。

小巧精致的笼子里团着一个黑团子,它缩在那里, 只能隐约可见头顶上长得像白菜叶子似的东西, 白菜梆子般的身体下约莫有四条盘起来的、肉乎乎的触须,像八爪鱼般的触手,类似它的手脚。

经过昨晚的观察, 他发现这小怪物黑团子的触手可不仅四条,还可以从身体里分裂出更多, 且这触手能无限拉长又收缩, 十分神奇。

它好像还会变幻外形。

例如昨晚那像鬼爪子一样的黑手,就是它的一条触手所变化出来的, 十分有迷惑作用。

至少在不知道它的真面目前, 这黑手确实很容易给人留下阴影, 让人不敢轻易与它对上,未战先怯。

燕同归又仔细瞧了瞧, 有些分不清这小怪物的正脸和后背。

它全身黑漆漆的,唯一的色泽是暗红色的眼睛和嘴巴,当它闭上眼睛、闭紧嘴巴时,整只完全就是一个白菜模样的黑团子,哪里能分得清正反。

突然,笼子里的小怪物扭头看过来,发出呼呼的声音。

它龇牙咧嘴,露出尖利的牙,几条触手啪啪啪地拍打着笼子,小笼子在姬透腰间晃动不休,像一颗精巧的镂空铃铛饰物,还挺好看的。

很多修士喜欢将这种装妖宠的精致小笼子挂在腰间,既能装妖宠又能当装饰物。

燕同归现在一点也不怕这东西,特别是看它龇起的嘴中缺了几颗门牙时,不禁哈哈大笑。

“你这小怪物,是个豁口的。”

发现自己被嘲笑了,小怪物越发的生气,同时身体像河豚般膨胀起来,小笼子剧烈地晃动。

姬透伸手弹了弹小笼子,淡淡地说了一声“别闹”,笼子顿时安静如鸡。

燕同归见状,觉得这小怪物一定是欺软怕硬的,它被姬透掐过爪子、崩过牙,知道她不好惹,在她面前不敢造次。

“走吧。”姬透说道。

燕同归收回目光,应了一声,和她一起离开沙山。

黄沙漫漫,一望无垠。

两人御剑朝太阳升起的方向飞去,一路上除了黄沙外,并不见其他生灵。

沙漠的白天反倒是宁静祥和的,似乎沙漠里的所有生物都是夜行兽,只在夜间活动,是以白天的沙漠除了要防着沙尘瀑,倒是没什么危险。

姬透的目光望着前方,脸上的神色平静中又透着些许肃然,不熟悉她的人,会以为她此时正在想什么严肃之事。

燕同归瞥见,不敢吭声,以免打扰到她。

姬透确实在想事情。

她不知道小师弟到底是不是在金沙碧海,珍宝阁得到的消息中的那人是不是他,如果他在金沙碧海,他会在哪里?

还有,小师弟为何要来金沙碧海?

姬透也曾尝试推算小师弟的意图,如果小师弟也在青澜界,他会做什么?

然而很多事,似乎在她被复活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例如她实在不明白,为何小师弟复活她,却不等她苏醒,而是消失不见,他到底去做什么?

很多疑惑纷沓涌来,姬透想了很多种可能,仍是想不透,心知唯有见到小师弟才能解惑。

**

两人进入金沙碧海的前几天,沙漠都很正常。

白天时他们在沙漠上空御剑飞行,四处寻人,夜晚则躲进沙山的洞窟里歇息,养精蓄锐。

金沙碧海非常大,他们在沙漠飞行几天,竟然都没有遇到其他人,也不知道是因为进来的人少,还是他们飞行的方向比较偏僻。

直到第五天,一成不变的沙漠终于有了变化。

当时的沙漠还是很正常的,头顶是金灿灿的烈日,沙子被曝晒得能烫熟生肉,沙砾宛若炒熟的豆子,拍打在脸上生疼得厉害。

白天沙漠的地表温度极高,热得连修士都受不住。

偶尔一阵风吹来,不仅没有带来凉意,反而送来一阵阵火烧般的灼热。

姬透突然感觉到腰间挂着的精巧小笼子剧烈地晃动起来。

她低头看过去,见笼子里的小怪物用几根触手啪啪啪地拍打着笼子,笼子晃动不休,在她阻止时,笼子里的小怪物顿了下,然后继续疯狂地拍打笼子。

“它怎么了?”燕同归不明所以,“不会是饿了吧?”

这几天,小怪物被关在笼子里,很多时候都趴在那里装死,很少会搭理人。

他们第一次接触这种古怪的生物,也不知道它需不需要吃东西,加上他们身上也没什么好吃的,穷逼都是直接嗑辟谷丹,蕴含丰富灵力的食材更是没有的,连他们都舍不得吃,更逞论是喂一只送上门的小怪物。

燕同归也考虑过,这小怪物是不是要吃灵器,自己那把被它咬了一半的短匕,当时它可是咯吱咯吱地就吃下去,证明它还能吃灵器。

那更不可能喂了,穷逼哪里有那么多灵石买灵器喂小怪物?自己都不够用。

姬透见它越来越疯狂地拍打笼子,微微眯起眼睛。

突然,她看向前方依然没什么变化的沙漠,从储物袋里取出一艘小帆船。

这小帆船是用金沙碧海边缘处生长的一种灵木——沙金灵木所造,据说只有这种灵木造出来的船,才能在金沙碧海的海面行驶,保护修士不至于落水。

见她取出小帆船,燕同归反应过来,“前辈,海水要起了?”

姬透道:“我也不知道,提前准备总没错。”

这话刚落,便见下方的沙漠突然出现一滴水印。

一滴、两滴、三滴……

两人脑袋同时想起那句“积水成海”时,那漫天黄沙已迅速地铺上一层水。

在顷刻之间,沙漠消失,整个世界变成茫茫海域,灵剑失去某种平衡,两人连同灵剑从半空中摔下来,摔到下方的小帆船里。

涌汹的海浪一阵一阵地拍击小帆船,海水飞溅,水珠溅落到脸庞,清凉的水珠与先前热沙扑面截然不同。

被溅了一脸的水珠时,燕同归终于有种真实感。

“这突然间,海水就来了?”他惊奇地说。

海水来得悄无声息,并不给修士反应之机,这样的翻转变化,若是修士反应不及,只怕还未来得及放出船,就会落水。

小帆船在海面上飘荡,顺着海浪起伏。

望着茫茫海域,燕同归的目光转向姬透腰间的小笼子,“前辈,刚才它拍打笼子,是不是因为沙漠即将要变成大海?”

姬透点头,“有可能。”

除了这个解释外,她暂时想不到其他。

如此可见,这只小怪物应该也不是没用的,至少它能提前感知金沙碧海的环境变化。

姬透将腰间的笼子解下,托到手里,打量笼子里的小怪物。

只见这几天都是恹恹地趴在笼子里的黑团子变得精神起来,黑色的触手卷住笼子,试图将触手从笼子的缝隙里伸出去,嘴里发出呼呼的声音。

“看来它很喜欢海水。”燕同归笃定地说。

姬透看了看,将笼子托在手中,手伸出小帆船外,海水溅起,有不少水珠溅入笼子里,落到那黑团子身上。

她咦了一声,发现那小怪物的身体有了变化。

“哎,它的皮肤变成蓝色的了。”燕同归惊讶地说。

小怪物身上沾到海水的地方,黑色退去,露出些许蓝色,那蓝色如同这海水的色泽。

仿佛海水是染色剂,将它黑色的皮肤染成蓝色。

两人都有些神奇,不过也没太意外。

大概是已经见识过这黑团子将触手幻化为鬼手的一幕,约莫明白,它拥有变化形态的能力,变幻一下表皮色泽也没什么。更何况生活金沙碧海里的生灵,需要适应沙漠和海洋不断交错变化的环境,总会有些特殊的生存本事。

感觉到海水,那只小怪物兴奋地用触手拍打着笼子,恨不得破笼而出。

不用明说,两人都能看出它对海水的喜爱甚于沙漠,而且海水还能让它的皮肤发生变化,仿佛在向着海洋生物转化。

可惜姬透残忍地无视它的兴奋,将笼子提回来,握在手里。

小怪物瞬间就恹了。

姬透打量它,突然说:“如果你听话,也不是不能让你去泡泡海水。”

恹在那里的小怪物瞬间抬起头,一双暗红色的眼睛灼灼地盯着她。

见状,两人再次确认这只小怪物的灵智颇高,能听得懂修士的话,肯定不是那种低等的生物。

正如妖兽的等级越高,灵智就越高,就算没有化形,也能听得懂修士说什么。

小怪物用触手缠住笼子,朝姬透靠近,等着她谈条件。

姬透说:“暂时还没想到要你做什么,等需要时,我再找你。”

小怪物虽然仍是有些恹,但到底有了希望,不再像过去几天那样,趴在笼子里自闭。

它的精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振作起来,连那些触手也不是有气无力地软在那儿,而是这边挥挥,那边动动,颇有一种张牙舞爪、群魔乱舞的感觉。

燕同归看得兴味不已。

“没想到金沙碧海里还有这种古古怪怪的生物,就是不知道它是什么。”

姬透不在意地说:“不管是什么,有用就行。”

燕同归点头,暗忖现在已经证明这小怪物不仅有用,而且非常有用,它能提前得知金沙碧海的环境的变化,让他们不至于在海水到来时手忙脚乱。

两人说话间,突然发现前方的海浪之中,驶来一条大船。和他们的小帆船比,那算是一条大船,能容纳近百名修士,不是大船是什么?

船上的修士不少,约莫有六七十来人,还有两名金丹修士坐镇。大半的修士都在用船桨用力地划船,只有小部分人站在船的各处警惕。

“燕道友,姬姑娘!”

远远的,一道雄浑的声音伴着海潮声飘来,充满惊喜。

两人定睛看过去,正好看到船上一边拿船桨和同伴一起划船、一边朝他们挥手的侯天爵。

燕同归也朝他挥手打招呼,他也拿出船桨,奋力地划船,驱使小帆船朝他们靠近。

船上的修士看到这条小帆船,眼神有些轻蔑,只有穷逼才会去买这种连转个身都困难的小船,万一遇到大风大浪,或者海中妖兽,岂不是很快就解体?

因侯天爵与小帆船上的人认识,大船上的修士倒也没有阻止小帆船接近。

小帆船靠近一段距离后,燕同归和侯天爵便隔空说话。

侯天爵问:“燕道友,你们找到人了吗?”

“没呢,不知侯道友可曾见到一位身穿白衣、腰束红绫的公子?他是一名剑修,长得很好看……”

燕同归将姬透曾经形容她师弟的话复述一遍。

侯天爵遗憾道:“我们进入金沙碧海的这些天,并未遇到过这样的公子。”

虽然溢美之词不多,光是几句形容,就知道他们要找的人是何等风华,如若见过一定不会忘记。

他很好心地说:“你们放心,如果我们见到的话,定会帮你们留意的。”

“多谢!”燕同归感激地说。

姬透也朝侯天爵致谢,是个热心肠的,这样的人在修仙界虽然不是没有,但也不多,可能有些人觉得他们傻,但这样的人很适合成为朋友。

她能看出来,侯天爵确实出自好意,虽是萍水相逢,因与燕同归性格投契,才会顺便帮这个忙。

大船上的人听到侯天爵的话,不禁看了眼小帆船上的两人。

他们见过很多进入金沙碧海寻宝的修士,还是第一次遇到特地进来寻人的,以金沙碧海的危险性,他们依然选择进来,可见要寻找的人极为重要。

听侯天爵热心肠地说要帮忙留意,他们倒也不奇怪,因为侯天爵就是这种性格,只要合得来的朋友,都会仗义相助,天南地北都是他的朋友。

一大一小的两条船在海浪中起伏。

海水时不时掀起一道道巨浪,巨浪在半空中堆叠,船擦着巨浪而去。

明明海面无风,海水却涌动不休,仿佛海里有只庞然大物在兴风作浪。

用沙金灵木所造的船都是普通的船只,尚未达到灵器级别,修士亦无法用灵力来驱使船只行驶,只能人工划船,这对于已经习惯使用法宝的修士而言,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当然,很多修士并不太想体验这种凡人才会干的体力活。

大船上的侯天爵朝他们喊:“燕道友,这海水不知何时能退去,你们若是不嫌弃,可以和我们一道走,我们想去前方寻找宝罗砂。”

宝罗砂只有在金沙碧海变成海洋时才会出现。

而且出现的方式颇为古怪,修士想要找到它,必须要逆着海浪而去,方有可能找到。

对于特地进入金沙碧海寻找宝罗砂的修士而言,当然是希望海洋一直出现,方便他们寻宝,不至于浪费时间。

他们进来好几天,总算等到沙漠变成海洋。纵使海洋的危险比沙漠时还要大,依然挡不住修士们的热情。

姬透和燕同归此次进金沙碧海,确实是为寻人而来,不过在寻人之余,如果遇到宝罗砂,也不介意弄些回去。

没办法,还是太穷了。

作为观云宗的小师妹,姬透这辈子就从来没有这么穷过,只是青澜界不是观云宗的地盘,疼爱她的师尊师兄师姐们都不在,她只能自力更生,自己赚灵石养家糊口。

大船上的修士也没在意小帆船上的两人。

不说那条小帆船比不过他们的大船,就他们两个修士,一个筑基中期,一个炼气初期,等宝罗砂出现,也抢不过大船上的这么多人。

看在侯天爵的面子上,他们没说什么。

两条船逆着海浪不断前行。

燕同归努力地划着桨,划得手都酸了。

他正想着歇息会儿,就见姬透取出两张符,朝前一抛,两张符变成两个符人,它们拿起船桨,嘿咻嘿咻地划动起来。

小帆船逆着海浪疾飞而去。

燕同归惊喜不已,笑着说:“原来您还会画符人,挺方便的。”

大船上正在用桨划船的修士纷纷看过来,看到小帆船上那两个划船的符人时,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看姬透的目光收起几分轻视。

原来这位是符师。

虽然修为低,不过符术精湛的符师比只会打打杀杀的修士有用多了,关键时候符箓就是救命之物。

“姬姑娘,原来你还是符师啊。”侯天爵笑着说。

姬透并不是个热情的人,与人交往时颇为冷淡,极少会主动。不过她不热情并不代表她会拒绝别人善意的热情,也会还以善意。

她微微颔首,因刚才侯天爵主动说帮她留意小师弟的消息,她难得开口:“侯道友需要符人吗?我这里还有。”

侯天爵又惊喜又不好意思,“那、那就谢谢姬姑娘。”

有符人帮忙划船当然再好不过,能让他们腾出手做其他。

姬透很大方地将一叠符人送给他。

“这太多了。”侯天爵更加不好意思了。

姬透道:“没关系,我是符师,想要随时可以画。”

符人的等级并不高,就是十分难画,需要消耗的灵力和精神不少,而且符人不能战斗,一般只是符师画来给自己干杂活的,用途不大,久而久之,符师也不太爱画符人,市面上能卖的符人并不多。

连大船上的修士看姬透的眼神都透着善意,同时也有些羡慕。

丹符器阵方面学得好的人,总是比较受欢迎的。

侯天爵将一半的符人替代修士划船,很多修士都能腾出空来休息。

就在这时,坐镇在大船上的一名金丹修士突然发出示警声:“小心,海里有什么东西靠近。”

众人神色一紧,神识迅速地外放,很快就看到那汹涌的海浪之中,出现巨大的黑影,黑影朝船所在的方向移动而来,仿佛海里藏着一个恐怖的大家伙。

轰隆一声,有什么东西破水而出,朝着船上的人袭去。

修士迅速地祭出武器对抗,将朝他们袭过来的东西打回去。

大船上的两名金丹修士第一时间竖起一个灵力屏障,以免大船受到攻击陨毁。

小帆船也受到袭击,不过姬透在第一时间就甩出一叠符,数张六阶防御符旋转,形成一个屏障笼罩着小帆船,挡住所有的攻击。

他们定睛看过去,发现袭击他们的是一种背生双翼的鱼。

这鱼约莫五尺长,它的脑袋硕大无比,有一口锋利的牙,在阳光下泛着寒芒。它们背上有一对鱼鳍般的漂亮翅膀,能帮助它们从水里飞出来。

不过那一口可怕的钢牙,使这鱼看起来一点也不漂亮。

“是食人鱼。”金丹修士声音发紧,“你们小心,它们的牙十分锋利,连法衣都能咬破,喜食血肉……”

听闻金丹修士的提醒,船上的修士越发紧张,不敢让这些食人鱼近身。

他们提着武器,只要有食人鱼靠近船,就直接杀掉或打飞出去。

虽有两位金丹修士联手撑起一个灵力屏障,可食人鱼连续攻击,这灵力屏障也支撑不了多久。

食人鱼的数量太多,密密麻麻地出现,在海洋中形成巨大的黑影,仿佛一只庞然大物靠近。

虽然来的不是什么巨兽,但这么多的食人鱼也不好对付。

船上的修士精神高度集中,他们知道这种会飞的食人鱼是金沙碧海的海域里最常出现的海兽之一,一旦出现,就是成群结队而来,连法衣都能咬破,且数量庞大,稍不慎就会被它们拖死。

源源不断的食人鱼从海里飞出来,一大一小的两条船几乎被它们包围。

大船上的修士因有两位金丹修士坐镇,食人鱼暂时突破不了灵力屏障,暂时不用担心,有些修士还有余瑕去查看那条小帆船的情况,觉得它应该很快就会被食人鱼群击毁。

这一看,他们愣了下。

小帆船确实质量不比大船好,但小帆船上有一名符师,一名法修。

这段日子,姬透画的符不少,其中六阶的防御符更是多得能拿来砸人,她也不吝啬这些符,一组又一组的符丢出来,堆出好几个防御屏障,并不比金丹修士撑起的灵力屏障差。

姬透负责防御,燕同归这法修就负责攻击。

只见他双手飞快地捏诀,灵光闪烁,围在小帆船外的食人鱼被数道凌厉的风刃刮飞,纷纷掉在海里。

法修擅长远攻,不用与食人鱼近距离接触,杀伤力不错。

小帆船不仅没有被食人鱼击毁,反倒平平安安地在海面上行驶,将从海中涌出来的食人鱼当成海浪,轻盈地朝前疾飞。

甚至有食人鱼托着小帆船飞到半空中。

大船上的修士:“……”

侯天爵眨了眨眼睛,转头和妹妹说:“怪不得他们胆敢两人进入金沙碧海寻人,果然深藏不漏。”

侯天莹点点头,目光古怪地看她哥一眼。

“看我作甚?”侯天爵憨憨地笑问。

妹妹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大哥你挺神奇的,找的朋友来历不凡。”

侯天爵将之当成妹妹的赞美,嘿嘿地笑了一声。

小帆船像一条乘着翅膀的鸟,在海面上、鱼背上飞行而去,无拘无束。

与之相反,大船的情况就不怎么好。

虽然有两名金丹修士撑起灵力屏障,但那食人鱼数量实在太多了,甚至还有食人鱼狡猾地张大嘴去咬灵力屏障。

“它、它们好像也吃灵力……”有修士惊骇地说。

正好这边,有食人鱼咬破了灵力屏障,撕开了一条口。

那些食人鱼就像闻到血腥的鲨鱼,蜂拥而入,站在那入口前的修士顿时遭了殃。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有修士不慎被食人鱼咬住手臂。

食人鱼那锋利的牙齿咬破修士身上的法衣,生生地撕扯下一块皮肉,整条手臂血淋淋的。

这一幕让船上的人惊了下,接着又有一名修士被一群蜂拥而来的食人鱼围住,修士的惨叫声和食人鱼咀嚼的声音响起,让人头皮发麻。

周围的同伴赶紧去救,好不容易将那些食人鱼杀死,发现被食人鱼围攻的修士身上大半的血肉都被咬没了,能看到里面白森森的骨头。

那修士气息奄奄,虽然没死,但受这样的重伤也难再战斗。

他的同伴赶紧将他送回船舱里,其他人继续战斗。

两名金丹修士神色微变,他们赶紧修补被食人鱼咬开的缺口。

只是食人鱼数量太多,它们的口牙太锋利,很快其他地方又出现缺口,又有食人鱼涌进来,攻击附近的修士。

食人鱼源源不断地从海里飞出,前扑后继地飞来,仿佛海洋都变成食人鱼的世界。

大船上出现伤亡。

有修士被食人鱼噬咬而死,也有修士不慎被食人鱼撞下船,更有食人鱼咬破灵力防御屏障后,纷纷撞击大船,导致大船在海面摇晃不休,船上的修士又要防着食人鱼攻击,又要稳住自己,不禁手忙脚乱。

金沙碧海有一个奇异的特征,当沙漠成海时,修士不能在海面上空御器飞行,唯有沙金灵木所造的船才能在海面上行驶。

是以修士无法离开船,只能守在船上,和那些食人鱼战斗时,不免束手束脚。

海面已经变成食人鱼的世界,密密麻麻的食人鱼将这一片海域填满。

小帆船就行驶在食人鱼的背上,时不时有灵光闪过,包围小帆船的食人鱼被杀伤力巨大的术法绞杀。

燕同归捏诀攻击,隔着那屏幕,都能看到食人鱼张开的嘴上两排锋利的银牙,格外瘆人,若是被咬中,只怕连脑袋都能被它咬掉。

除了攻击外,他也顺便控制小帆船。

小帆船小也有小的好处,十分轻盈灵活,方便操作,数次都能借机擦着海浪飞起,脱离食人鱼的包围。

“啊——”

又一道惨叫声响起,接着他们听到侯天爵惊恐的声音,“天莹!”

姬透慢条斯理地整理着符箓,扭头看过去,正好看到侯天莹被几条食人鱼追赶着从船上栽下。

侯天爵探身去拉她,因这一分心,好几条食人鱼朝他的后背咬过去,将他撞得一个趔趄。

他的后背被食人鱼咬得鲜血淋漓,但他顾不得太多,只想先救下自己的妹妹。

兄妹俩很快被食人鱼包围,挂在船上摇摇欲坠。

又有一群食人鱼朝兄妹俩撞上来,侯天莹终于被撞飞出去。

“天莹!”

小帆船上的姬透先是甩出一把爆破符过去,符箓在海面爆炸,瞬间绞杀不少食人鱼。

她迅速打开腰间的小笼子,将里面的小怪物抓出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你将她拖过来!”

被她掐着菜叶子的小怪物晕晕乎乎的,下意识地按照她说的去做。

只见一条黑色的触手迅速地从小帆船那边咻的一声飞出去,它灵活地穿过周围密密麻麻的食人鱼,在侯天莹落海的瞬间卷住她的腰身。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甚至无人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直到侯天莹整个人飞起来,跌到小帆船里,姬透伸手扯住她的腰肢将她托住。

那边的侯天爵紧绷的身体一松,来不及多说什么,赶紧将咬住他的食人鱼砍死。

侯天莹懵了半响,听到头顶一道柔和却严肃的女声响起。

“你没事吧?”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到托着自己腰的美丽少女——她正俯首看着自己,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清楚地倒映着自己的面容,自己正被那位美丽的少女搂在怀里。

姬透这张脸的攻击性不强,但近距离接触时,仍是能让人感受到那清灵纯稚的美,震撼人心。

侯天莹终于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人救了。

“谢、谢谢。”她微微红着脸,挣扎着坐起。

小帆船确实小,多了一个侯天莹后,空间显得更窄小,燕同归只好朝船头那边移动。

姬透见她没事,继续观察海面的情况。

发现又有修士从船上栽落下来,她都让小怪物去救上来。

反正救一个也是救,救两个、三个、四个都是救,也没差啦。

黑色的触手在沾到海水时,迅速地变成与海水相近的海蓝色,仿佛与海水融为一体,并未引起那些食人鱼的注意,很顺利地将人拖到小帆船。

而且它还能无限伸长,似乎没有极限,这才是最有利的。

被救上小帆船的修士都有些懵逼。

原本在他们看来,小帆船没有大船安全,大船上还有金丹修士坐镇呢。然则因为有姬透的符箓筑成的保护屏障,小船又能在海浪上灵活地穿梭,避开围攻的食人鱼,比大船安全。

众人也没想到,被他们看不起的小帆船竟然是最安全的。

被救上小帆船的修士越来越多,小帆船快要挤不下去,船上的修士几乎都是挨挤着站在一起,连转个身都困难。

如果不是非常时期,这些修士估计都想将身边的人推开。

有修士被挤压得实在难受,又担心自己被挤下船,不禁问:“你们怎么不买大一点的船?”

“没办法,我们穷嘛。”燕同归理所当然地说,“能买条小船都不错了,其他的买不起。”

众人无言以对,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修士如此理直气壮地说自己穷的。

明明看起来也不像那些穷苦出身的散修啊。

有人也注意到姬透用来救人的东西,可收缩可伸长,将他们从海里捞起来,十分厉害。

原本以为是某种法器,例如法鞭一类的,哪知道是一个活生生的小动物,或者小妖兽?

“这是什么?”

“是八爪鱼类的海兽吗?”

此时被姬透抓在手里的小怪物黑团子已经变成和海水色泽相近的蓝团子,连那双眼睛都变成一种碧汪汪的水蓝色,哪里还有初见时那黑漆漆的黑白菜模样。

这般大的变化,若不是姬透他们亲眼所见,定然认不出来。

蓝团子那几根触手像皮筋似的,可长可短,可粗可细,每当救人时,都会拉伸得极长,将即将落水的修士卷住拖过来。

可谓是非常有用。

连燕同归都没想到,这个出场时以那般瘆人方式出现的小怪物,变化会这么大。

这群修士自然也看不出它是什么东西。

姬透道:“应该是吧,我也不清楚。”

“这东西哪来的?”有人随口问一声。

姬透:“自己送上门的。”

问到这里,众人也明白她不欲多说,不会不识趣地去多问,他们齐心合力地继续斩杀食人鱼。

如此过了三个多时辰,食人鱼可能也疲累了,终于退去。

海面的海浪依然汹涌不休,海里已经恢复平静。

小帆船载着一船的人,靠近那条在食人鱼的攻击下伤痕累累的大船。

被救到小帆船的修士重新回到大船。

他们谢过姬透的救命之恩,此时再也不敢小看那艘小帆船,不过这小帆船还是小了点,不方便休息。

一名金丹修士好心地邀请他们到大船上歇息,明显是看中姬透符师的身份。

燕同归和姬透都拒绝了。

小帆船挺好的,载两个人没问题,虽然休息不便,不过他们可以自由地做自己的事。

这次食人鱼袭击,大船上的修士死伤大半,剩下的大半人中,有一半是被姬透救下来的。

侯天爵兄妹俩的伤都是皮肉伤,吞服颗灵丹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两人特地过来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不必客气。”姬透淡淡地道,“不过是举手之劳。”

若不是有那只小怪物,她想救人也没办法。

侯天爵兄妹俩心下感激不已,知道救命之恩不是口头感谢就行,将之放在心上,日后再图报答。

接着又陆续有修士过来,都是来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如此慎重,一则确实是心存感激,二则也是姬透这位符师的身份。

他们也不是蠢的,知道姬透的修为应该不仅是炼气初期,否则无法随随便便将五六阶的符箓当大路货一般地砸出来,叠加一层又一层的防御。

等所有修士感激过后,侯天爵兄妹俩又寻过来。

“姬姑娘,您可知为何我们船上有两位金丹修士坐镇?”侯天爵突然问。

燕同归有些懵逼地看着他,暗忖金丹修士不是给他们保驾护航的吗?难不成还另有隐情?

侯天爵肯定他的猜测,还真是另有隐情。

他低声说:“听说半年前,金沙碧海深处出现宝罗砂的砂皇,很多人都是奔着它来的。”

宝罗砂也分品质等级,一般的宝罗砂是金色的,上品的宝罗砂则是红色,价格比金色要昂贵数十倍,而宝罗砂中,有一种极为罕见的极品砂皇,它通体金红色,宛若沙漠中升起的一轮金红朝阳,极其耀目。

燕同归惊呆了,“你们也是为宝罗砂皇而来的吗?”

“哪能啊。”侯天爵耸耸肩,“听说极西之地的很多门派家族都派弟子过来找它,有不少金丹修士,我们哪里能抢得过他们。”

“那你还和我们说?我们也抢不过啊。”燕同归很有自知之明。

至于姬透抢不抢得过,他觉得在她心里找小师弟比较重要,应该不会想去抢。

侯天爵笑道:“只是告诉你们这事,我觉得可能你们要找的人,是不是也去找宝罗砂皇。”

宝罗砂皇一旦现世,定会吸引金沙碧海中的修士前往,说不定姬透想找的人也会过去。

侯天爵兄妹俩虽不是为宝罗砂皇而来,不过也是借着东风来这里寻宝的,想多弄些宝罗砂回去,他们也不贪心,普通的金色宝罗砂就行。

姬透明白他的意思,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消息,我们会过去看看的。”

她不知道小师弟会不会去,不过修士对于宝物出世的态度都一样,不管有事没事都会去看看长见识,她决定还是去看看。

**

茫茫碧海上,一艘三层高的大船逆浪而去。

白衣剑修站在船头,迎风而立,白色的衣摆和红色的红绫迎风飞扬。

一名管事打扮的修士走过来,笑着问:“厉公子,距离宝罗砂皇所在之地还有一段距离,您可以回船舱歇息。”

白衣剑修头也不回,声音如寒泉,不带一丝温度,“不必。”

管事见状,倒是不好再劝,也不敢劝。

这位白衣剑修是他们少主的救命恩人,少主很热情地邀请他一起行动,听闻他要找宝罗砂皇,少主竟然不介意是竞争者,反而热心地想要帮人家。

管事想到他们少主那傻劲儿,就有些心塞。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