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轮回列车重启[无限] > 第14章 佛陀古寨14

第14章 佛陀古寨14

    伍下久往墙壁那边走去,身后,米泰和阿苗在小声嘀咕。

    米泰将蜡烛固定在地面上,看着阿苗从包裹里拿出东西来,不禁嗓音轻微地问道:“诶,你怎么还把这个已经都碎成两半的石雕佛像给拿来了?”

    阿苗:“我怕留在小楼里被黄芽他们发现……更何况万一还有用呢,留着总没错。”

    这个佛像可是救了她和李千千的命。

    “但是,既然都碎掉了,应该就没用了吧。”米泰嘟囔道。

    此刻,伍下久已经走至墙壁跟前、站定仰首。

    他将煤油灯内微弱的火苗光亮抬起、凑近满墙的壁画,由上而下、细细观看。

    这壁画一幅一幅的接连着,长宽几近沾满大殿里的所有墙壁。

    而壁画上面大致画的都是些佛教故事,人物有慈眉善目的菩萨、面容狰狞凶狠的恶鬼修罗、众生百态的普通人等。

    色彩丰富、落笔大气,赭石、朱砂、石青等颜色的深浅明暗变化分明且细致。

    整体相互映衬,古朴厚重又浓丽典雅。

    伍下久慢慢沿壁画绕着大殿行走。

    可看着看着,伍下久却倏地神情惊讶地睁了睁眼睛,随即不由得靠的更近一些。

    ——只因,他突然发现在面前的几幅壁画中,有几处描绘的色彩用法明显格格不入。

    那和殿外在柱子上面书写梵文《楞严经》的颜色一样,都是金红色。

    当然,大抵材质也是相同的……

    伍下久的眼神闪了闪。

    这颜色在壁画上面显得分外突兀和不协调,看着明显是后期才另外画上去的,似乎也是要描绘出一个故事。

    第一幅壁画里画着高僧、乌龟和恶鬼……很是熟悉。

    伍下久讶然地挑起眉梢,继续往下看去,接下来的壁画之中果然也藏着“金红色的线条”——高僧、乌龟、寺庙、恶鬼和人。

    从开始到结尾、从美好到丑陋。

    他逐渐看得入迷,不知不觉间便走到了最后一幅壁画面前。

    “原来如此……”

    伍下久喃喃自语道:“原来……这就是‘高僧的故事’么。”

    他一边小声低语,一边忍不住去触碰壁画,就在指尖触摸到冰冷·粗·糙的壁画上时,手环发热,面板弹出——

    【恭喜乘客完成探索“高僧的故事”(已探索100%),奖励生存时长:五天。】

    【恭喜乘客发现“万古寺壁画的秘密”,获得相关信息——佛龟泊善(已探索45%),获得相关信息——龟藏六(已探索25%)】

    紧接着,面板刷新——

    【乘客姓名:伍下久】

    【代号:观主】

    【车票:尚未获得车票】

    【道具:尚未获得道具】

    【生命时长:192:01:32(状态:冻结)】

    ……

    原来“高僧的故事”被记载成壁画的形式。

    伍下久转身·欲告诉米泰等人这件事情,却在回头的那一刹那蓦然瞧见不远处金身佛像后面藏着的人影。

    那人影只小心露出一半的身体,大部分隐藏在阴暗处。

    虽然瞧不清楚面容,但伍下久却能够明显感觉到那人影正在偷偷地看着他。

    见他没有预料的回头,那人影显然一惊,随即下一秒便转身要跑。

    伍下久迅速喊道:“别跑!李竹!”

    这一句话说完,那人影顿时身形僵住,停在原地。

    米泰阿苗李千千三人则是猝不及防地被吓到。

    他们本来已经昏昏欲睡,因为伍下久突然的一句高喊,差点要从地上跳起来。

    尤其是在看清楚大殿内不知何时竟多出一人后,米泰当即被吓得“啊”了一声。

    阿苗则快速拿起碎成两半的佛像防身,还不忘分给李千千一个。

    伍下久忙上前几步道:“泊苦大师临终前在大殿壁画上面留下了自己的故事,其中就有他在这寨子里·收·养·的·孤·儿。”

    “那个孤儿就是你,李竹,我之前在树干上看到寺庙里的人影也是你,对不对?”

    米泰三人听得云里雾里,一脸迷惑。

    伍下久一边说着,一边手持煤油灯逐渐靠近。

    离得近了,他才看清楚那人影浑身包裹在一件黑色的长袍里,身形瘦弱而又伛偻。

    因为背对着他们的缘故,只能看到他·弯的厉害的脊背。

    听完伍下久的话,那人影才慢慢转身。

    在昏黄的火苗映照下,四人终于看清楚他的面容。

    ——苍老,皮肤惨白且布满皱纹,因瘦弱而双颊凹陷,突显出颧骨,但双眼有神,眼里仿佛映着一簇火苗。

    他开口,似是已经许久没有与人交谈说话过,嗓音无比嘶哑难听:“你、你看懂了那壁画?”

    伍下久点头:“看懂了,不然我也不会知晓泊苦大师的名讳,还有泊善、你……”

    在最后一幅壁画之中留有泊苦大师的绝笔,寥寥记载了几段梵文。

    而寨子里老人所说的高僧明显就是泊苦大师,还有,那条乌龟的尾巴……

    待知晓藏在万古寺里面的是人不是鬼后,米泰三人不禁略微放松下来。

    米泰瞥了一眼那老人的影子,对伍下久道:“观主,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壁画?什么泊苦大师……他、李竹又是什么人?”

    怎么会躲藏在万古寺里?

    米泰转头去看壁画,但他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

    伍下久看向那老人,道:“刚进入大殿后,我仔细观察过那座金身佛像,还有佛像面前的香火桌案。”

    “那桌案上面被打扫的很干净,竟然连一丝灰尘都没有,但这在封闭已久的古寺庙内显然并不合理。”

    “我想,肯定有人正躲在这个大殿的某处角落里。”

    “之后我故意不睡,打算借着看壁画的理由在殿内四处转一转,却没有想到,这些壁画里面竟然藏着一个故事、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一段往事……”

    “而你,是这段往事里的其中一人。”

    老人,也就是李竹缓慢地点头,神情悲伤:“你说的没错。”

    伍下久继续说道:“万古寺的柱子上面,大殿外面的门窗等处都被刻画上梵文《楞严经》。”

    “先前我看不出用来书写佛经的漆料是什么,直到我瞧见这座金身佛像和壁画……”

    “那漆料是将金身佛像上外层贴合的金箔给敲了下来,再将金箔磨成金粉,其中是不是还混合了……血液?”

    所以,漆料的颜色才是金红色的。

    李竹沉默不语。

    伍下久无声叹息后,道:“我猜想,那混合在金粉里面的血液必然是泊苦大师的。”

    “也只有他那般的得道高僧用自身血液凝成驱邪避祸的佛经、刻画在万古寺里,才可以防止恶鬼进入。”

    可以说,万古寺在一定意义上来讲就是这座古寨里的避难所。

    伍下久停下话语后,半晌,老人才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想。

    随后,李竹便道出那段往事,与伍下久在壁画上看到的一般无二。

    这个寨子以前很普通,直到一位高僧泊苦的到来,在寨子里建立起万古寺。

    随着香火鼎盛,人来人往,寨子也富裕起来。

    之后为感谢泊苦大师,寨子就改了名字,叫佛陀寨。

    当时,泊苦大师与年轻的黄才放认识。

    黄才放聪明、对佛法有独到的见解,经常来万古寺与泊苦大师交谈,久而久之,两人便成了忘年交,无话不谈。

    后来,泊苦大师出门一趟,带回一件东西。

    那东西是一个约有手掌大小的金色佛像,外表精致昂贵,里面却封印着恶鬼。

    泊苦大师将其带回来打算度化,便将恶鬼封在石棺之中,又在山上寨子的龟尾位置立了一个巨龟石像,石棺被镇压在巨龟石像的右前足下。

    这巨龟的形象就是照着养在泊苦大师身边的乌龟样子敲凿出来的。

    泊苦大师给乌龟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泊善。

    之后,为了超度恶鬼、保护寨民,泊苦大师还在寨子里雕刻佛像、赠送佛物等。

    听到这里,米泰不由得问道:“泊苦大师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后来那恶鬼逃出来害死了泊苦大师?”

    伍下久道:“嗯,也可以这样说吧。”

    “泊苦大师在壁画上留下的绝笔有写,直至圆寂前,他已经活了一百多岁,但外表却依旧如同五十岁左右。”

    李竹接道:“这件事情本来无人知晓,但黄才放却偶然得知……”

    米泰三人惊讶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紧接着,阿苗问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李竹道:“当时,黄才放与泊苦大师交好,见他拿回来一样看起来精贵无比的金佛就忍不住再三询问。”

    “泊苦大师便告诉他这是一件邪物,里面有恶鬼,千万不能碰触。”

    “金佛外面缠满了写有佛经佛文的布条,随后被封在石棺里,石棺则深埋在巨龟的右前足底下。”

    “这件事情做的很隐蔽,知道的人只有泊苦大师、黄才放和我。”

    但他和泊苦大师都万万没有想到,黄才放竟然忍不住金佛对其的诱·惑,偷偷的去了石像那里,打开石棺……

    “结果黄才放被恶鬼蛊·惑·引·诱,于是产生·邪·念,想要长寿长生,永远的活下去……”

    恶鬼如何蛊·惑的黄才放无人得知。

    但之后,黄才放便悄悄偷走了石棺里封存的金佛,开始不断的在寨子里害人。

    那时正值泊苦大师闭门礼佛,想找出彻底超度恶鬼的办法,已经很久不出寺庙、不闻外事了。

    所以,黄才放就趁机将害人后得到的财物等东西,全部都偷偷藏在了万古寺里。

    不等泊苦大师发觉,他又设计陷害,让寨民们误以为害人夺财的凶手是泊苦。

    泊苦十分信任黄才放。

    而一切发生的猝不及防。

    等泊苦大师知晓后已然为时已晚。

    他被黄才放偷袭重伤,行动不便,又被受到煽·动和蛊·惑的寨民们追着要驱赶出寨子。

    追击途中,泊善不幸被寨民们失手打死。

    而泊苦大师和当时还年轻的李竹则被寨民们围堵在万古寺里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