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轮回列车重启[无限] > 第42章 悬棺峡谷14

第42章 悬棺峡谷14

    冲突平息, 撒卬看了两眼他们后,没说什么,转身回自己屋子了。

    三麻不禁低声骂道:“艹,这完全就是在监视咱们, 连出去都不让了, 凭什么!”

    小余走过来回他道:“只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先忍着吧, 等我们找到那东西后, 离开之前我一定帮你收拾他一顿。”

    现在他们束手束脚。

    要是换做往常看谁不顺眼不顺心的话, 他们早就上前动手收拾人了,哪里还能让这个偂族人给找气受。

    三麻不着痕迹地瞥了眼荼利,冷笑一声道:“不用你帮忙,这种我一个人就能揍死他。”

    恰巧这时,鲁成和老侯走了过来。

    昨天晚上是小余和三麻偷偷溜出去, 想先找一找那东西的线索, 可是临到天亮前回去, 他们两人却一无所获。

    这也是为什么鲁成今天早上出来一脸烦躁不耐的原因。

    “老大。”

    见鲁成走到身前, 三麻急忙站起低声道:“老大,怎么办啊, 现在我们白天完全被这些偂族人看着,想去哪里都不成。”

    “要是想去找到那个东西, 只能晚上……”

    “可是晚上又黑灯瞎火的, 昨晚我和小余在外面转悠没多久差点迷路。”

    实在是晚上太黑了, 偂族人居住的房屋又都差不多的样子。

    他们往山谷内侧的山体崖壁方向走, 想找一条能够通往上面悬棺的栈道之类的路, 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并且, 山谷内的山路还难走得很, 再回来时,差点找不见荼利的房子在哪儿了。

    幸亏后来照着外面的一些参照物找到了。

    鲁成一脸烦躁,眉头紧锁,印出深深的纹路。

    他烟瘾又犯了,此时极度想要抽一根烟来缓解一下情绪,可是手伸进口袋里面,掏出来的却是一包空空的烟盒。

    其中的烟早就被他给抽没了。

    见状,鲁成眉间的阴晦无疑又深了几分。

    他立时便将空烟盒给扔在了地上,然后用脚使劲地碾压几遍,压扁,随即嗓音沙哑道:“能怎么办,着急也没有用,何况那东西就在偂族又跑不了。”

    “我就不信咱们几个找不到丝毫的线索。”

    “今天晚上,我也一起出去,老侯你留下来,警醒着一点。”

    老侯闻言点点头,又问道:“老大,那右哥呢?”

    鲁成眉目深沉,眼神一闪,声音几乎微不可闻道:“你们都给我记住,他不算自己人。”

    “如果不是他父亲手中正好有我需要的东西,你以为我会让他加入进来?”

    “这小子心思深沉得很,手段和武力都不俗,甚至我们几个加起来都比不过他,他若是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鲁成说到这里眯了眯眼睛,遮挡住其中快要溢出来的凶恶与狠毒,眉间的悍戾一闪而过。

    他对着老侯、小余和三麻三人动作隐·晦·地做出了一个手势。

    ——那是“见机做·掉”的意思,显然,鲁成怀有杀死阿右的想法。

    老侯三人见此,表情未变。

    他们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正抱着胳膊靠在树下闭目休息的阿右,然后极轻微地点了点头。

    鲁成也看了一眼阿右,问道:“你们昨天晚上有没有见他出来过?”

    他问的人是小余和三麻,两人皆摇了摇头,道没有。

    三麻问:“老大,难道昨晚你有听见另外一间屋子里传来哪些响动吗?”

    鲁成道隐隐约约有听见。

    但他不确定弄出动静的人到底是不是阿右,或许是与阿右同住一间屋子的旁人。

    他们四人在屋子外的这一边角落。

    伍下久等乘客几人则在房屋外面的另外一边,与V先生隔着栅栏谈话。

    彼此之间泾渭分明,相距甚远,声音传递不到对方那里。

    互相隔着一段距离,各有各的心思。

    此刻,他们差不多都已经心知肚明,对方其实是抱着另有目的的念头才想要来寻找偂族,不过都暂未明说而已。

    伍下久等人和V先生这边,双方小声地交流了一下昨天晚上各自获得的信息。

    伍下久和小方两人出来后,碰巧瞧见陶彬也从房屋里走出。

    他们跟在陶彬的后面,发现了偂族人居住的山谷内,有一条通往天悬峡谷外的水路。

    这条水路的尽头则是一处河水聚集而形成的深潭,名叫困龙湾。

    ——峡湾深潭、铁链悬棺、还有在峡湾的崖壁上面大片盛开的落茛花……

    当然,还有在这之前,他们偶然见到的两个偂族人半夜前往这条河流里扔下一个笼框,而笼框里装着一个窒息而死的似人非人、似鱼非鱼的怪物。

    这东西被装进麻袋,再塞进笼框里顺着河流漂向峡湾深潭。

    最后,那深潭里面不知道有什么东西。

    当笼框漂至潭水中间的位置时,突然便好似被什么拽着一样,很快就下沉消失不见,只有一圈一圈的余波慢慢的向周围扩散。

    他们当即未敢多做停留,赶紧划船离开了。

    撒卬的房屋里,除了他自己住的屋子以外,同荼利的房子一样,也只有两间房。

    三名女生自然是住一间房间,剩下阿毛、安兴、陶彬和赵教授四人住一间,V先生则是一人住在了撒卬的屋子里。

    V先生与撒卬同住一屋。

    昨天晚上只有他一人行动,所以并未察觉到陶彬竟然也悄悄离开了。

    不过,他怕撒卬偶然间醒来会看到他不见踪影。

    因此没过多久后,V先生便提前尽早回来了。

    等他躺在床上睡觉时,后半夜确实有隐约听见门外传来些许动静和声音,那也许就是陶彬回来时不小心弄出的响动。

    V先生略微蹙眉问道:“陶彬为什么要半夜出去?”

    伍下久说:“他算是半个偂族人,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失踪两年的母亲……”

    伍下久简单地讲了一下陶彬的身份背景,以及陶彬和赵教授要来寻找偂族的原因。

    V先生听完,了然地点点头。

    小方问道:“你昨天晚上有发现什么吗?”

    V先生道:“我昨晚的经历实在没有你们来的惊心动魄,但我偷偷潜入了偂族族长赛哈的房子,的确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偂族人应该是有自己的图腾,我在赛哈的房子里见到了一面钉在墙壁上的破旧旗帜,上面有着龙形的图案。”

    “只不过这龙形很奇怪,尾巴居然缺少了半截,显得颇为怪异。”

    而旗帜虽然破旧,但仍然能够看出保存良好,只不过是因为岁月悠久的缘故,所以显得旧了。

    “另外,我还翻看了一下赛哈用来放置各种杂物的房间,发现了一幅地图。”

    “地图?”伍下久疑惑问道:“哪里的地图?是什么样的?”

    V先生:“悬棺地图,那是一整张由羊皮制成的地图,上面绘制着天悬大峡谷的两面崖壁上的悬棺位置。”

    “那些密密麻麻的悬棺几乎都在羊皮地图上被标记了出来。”

    “我不知道那到底准不准确,但在地图上面,有些悬棺还被划了表示‘重点’的符号。”

    “而当这些被画重点符号的悬棺连成线,在地图上面竟然显出一条龙的形状。”

    “我还记得那条龙的龙首朝着的方向,再结合你们所说的峡湾深潭——能够确定,那龙首所向就是峡湾处。”

    伍下久听完不免沉思道:“看来偂族人与龙相关的联系似乎很紧密……”

    这里处处都能够发现与“龙”这个字眼有关的东西。

    ——一线天夹缝外面崖壁上雕刻的龙形图案、偂族人的图腾、峡湾也命名为困龙湾、还有那幅地图……

    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们没有发现的。

    V先生道:“那羊皮地图不小,就算卷起来也会占用很大的一部分地方,完全没有办法偷偷的拿回来研究。”

    “恐怕,地图一旦从房间里消失不见,就会很快的被赛哈察觉。”

    “因此我只能尽量的记住一些被标记了重点符号的悬棺位置。”

    “但无奈时间有限,能力也有限,我记得并不多,现在再想,大概没有什么用处了……”

    说到最后,V先生神色苦恼地摇了摇头。

    伍下久道:“今晚我和你再去一趟偂族族长的房屋,找出那幅地图,我能够记下重点悬棺的位置。”

    “你的意思是,难道你可以记下地图上面所有的悬棺位置吗?全部?”V先生闻言,神情有些惊异,不禁再三确定地问道。

    伍下久肯定回答:“是,所有的,给我一点时间,我能够全部都印刻在脑子里面,分毫不差。”

    小方在旁边哇哦一声。

    V先生面容迟疑地打量一下伍下久,强调道:“你之前也看到过峡谷两面崖壁上的悬棺到底有多少,多到数都数不清的程度。”

    “可想而知,那绘制着悬棺位置的羊皮地图到底能有多大多长……”

    “别嫌我多嘴,毕竟深夜潜入偂族族长的房屋不算多么安全。”

    “如果你不能将全部画重点符号的悬棺位置都记下来,那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太多用处的,不值得再冒一遍这个险。”

    “等以后找机会,我们可以再想一想其他得到这幅地图的办法,比如复刻一张,虽然有些耗费时间,但比较保险。”

    “这幅地图非常重要,因为我猜想,那千年悬棺不朽的线索很有可能就在其中。”

    伍下久表情淡然道:“我也是如此猜想的,你放心,我确实能够记下所有,过目便不会忘记。”

    小方又忍不住“哇”了一声,凑近好奇地小声问道:“观主,难道你过目不忘吗?”

    伍下久虽然没有明确回答,但看他一眼。

    小方顿时对伍下久竖起大拇指,同时对V先生道:“那我也要去,带上我,关键时刻绝对不会掉链子。”

    V先生收起惊讶的神情,没有拒绝。

    随后三人定下时间。

    下午的时候,屋子外面又发生一起矛盾,起了冲突的两人分别是老侯和酱油。

    起因不过是酱油要从房子里出来,而老侯要走进去。

    不知道是谁没有看清楚前面,两人便撞在了一起,互相后退一步,差点跌倒。

    但随后,老侯便丝毫不客气的推搡了酱油一把,将其推了一个趔趄,嘴里还骂道:“靠,不长眼睛啊。”

    酱油有一瞬间的怒火上涌,但又立马憋了回去。

    老侯瞧见,认为酱油是怕了他,于是咧嘴极为轻蔑地一笑,道:“怂货。”

    撂下这一句话后,老侯便走了,所以并没有看见酱油眼眸底下霎时敛去的寒光,等他抬起头后,便又是一副平常时老诚低调的模样。

    没有人发现他的变化。

    在偂族居住地的第二天就这样平平无奇的过去了。

    ……

    等到了晚上,夜幕降临,依然是伍下久和小方两人。

    他们在荼利一阵一阵的震耳鼾声中凝神听着房间外面的动静——鲁成等四人的房间里又有人出去了。

    伍下久和小方对视一眼,等待一会儿后,随即也悄悄走出房间。

    两人在外面的栅栏旁与V先生会合。

    V先生低声道:“我刚才看见鲁成、小余和三麻他们三人从房子里走出,看来他们今晚也要在偂族寻找些什么。”

    最好暂时不要碰上,不然冲突避免不了。

    伍下久:“不知道他们五人来到偂族到底有什么目的,想必你也看出来了,他们的身手都不简单,我猜想他们很有可能是……”

    最后几个字消失于唇间,微不可闻。

    小方和V先生点点头,肯定了伍下久的猜想,他们确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伍下久道:“如果双方之间起了冲突,必要的时候,不要迟疑手软,他们这种人不会对我们心存良善的,毕竟都是刀尖·舔·血的人。”

    他们都已经身处车下世界了,再认不清楚状况,等待的结局只有死亡。

    小方和V先生表示明白。

    小方笑眯眯道:“人得狠一点,不狠活不长久。”

    之后,有V先生带路,三人很快便来到了偂族族长的房屋外面。

    V先生提醒道:“族长赛哈是一个人住,但他的三个儿子就住在隔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