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轮回列车重启[无限] > 第47章 悬棺峡谷19合一】

第47章 悬棺峡谷19合一】

    待伍下久等人踩着长·铁·钉或者木头爬上去后, 赵教授便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悬棺,俯身研究起来,不一会儿便痴迷于其中。

    这个位置不算高也不算矮, 周围做好防护措施,对于赵教授来说就不太危险了。

    伍下久看了眼,便与小方和V先生两人踩着悬棺等继续往上爬。

    ——崖壁上还有不少·凸·起的石头、散落的碎石子,爬的时候就要注意一些。

    两人此时距离伍下久都不算很远。

    伍下久一边爬, 一边低声对他们说着在羊皮地图上被重点符号标记的悬棺所在。

    那些个悬棺的位置都并不低, 按照地图上面的比例放大后,相距也并不太近。

    于是过后不久, 小方和V先生两人便开始分别往不同的方向攀爬,逐渐远离伍下久所在的地方。

    显然,伍下久的体力都没有他们两人续航时间长,做不到一直徒手攀爬, 还不带喘气的。

    V先生就暂且不说了。

    但小方这个少年的身体素质竟然也如此之好,看起来不仅丝毫不累, 向上攀爬的动作也显得非常熟练, 完全不比V先生逊色一筹。

    伍下久望着小方的方向看了两眼后,就将目光落在鲁成等人那里。

    他恰巧与阿右对视上。

    阿右的手正放在腰间,隐晦地对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伍下久往那个方向爬, 继续之前未完的交流。

    伍下久敛下眉眼, 虽然并未做出回应, 但向上攀爬的方向却是阿右指向的那里。

    阿右的速度明显很快, 身手矫健,长腿一迈, 身体便瞬间拔高一截, 人家爬崖壁是全身都在用力, 阿右上来则完全像是蹬跳一样,轻松不已。

    伍下久忍不住看了好几眼,对阿右的体力,慕了。

    不一会儿的时间,阿右就已经来到了伍下久的身边。

    此刻,伍下久正停靠在一个悬棺上休息,见阿右不费力气地便上来了,道:“刚才我们在河岸边说话,难道鲁成他们后来没有询问你我们在聊些什么事情吗?”

    “现在你并不避讳的过来,就不怕鲁成他们怀疑?”

    阿右攀登过来的方向明显。

    鲁成、老侯和三麻三人又不是瞎子,自然能够发现,就在方才还瞥了两眼。

    阿右闻言轻笑道:“确实有询问,但我随便找个借口应付过去了,毕竟不管我回答什么,他们都会怀疑,不会信任。”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还要避讳,明目张胆一点,或许事情对我来说才会更加有利。”

    伍下久不置可否,只道:“我们来偂族确实是找人,你们来这里也的确是找东西,但这东西应该不是你所需要的,是鲁成吧。”

    “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癌症吗?你们要找的东西是为给他治病用的?”

    一连发问,虽然都是疑问的语气,但伍下久的表情却是肯定的。

    他看向阿右,仔细地观察着他的神情,等待他的回答。

    阿右面色不变,道:“难道鲁成已经满脸病容了么,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伍下久:“他没有满脸病容,但他不像生病的样子吗?”

    “有眼睛的人或许都可以看出来,他一直在咳嗽,并且焦躁急切,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

    “钱·权·命,他来到偂族找东西,不是为财就是为命,但若为财,可急不成这个样子,你说呢。”

    阿右定定地看了伍下久几秒,蓦然笑了笑,道:“我说,你说得对,全对。”

    “鲁成的确患有癌症,以现在的医疗技术还治不好他,他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如果找不到有效的治疗办法,他就会死去。”

    “但是鲁成这种人不甘心、也不想死,后来,他偶然得知偂族里有一个东西兴许可以治疗他的疾病,便来了。”

    “而我手里恰好有那东西的消息。”

    “所以,他一定要带上我才能找到偂族、找到那东西治病,你看,我迫不得已才来的,我是受害者。”

    阿右两脚踩在托起悬棺的木·棍上面,身体则靠着崖壁,姿态放松。

    说到最后,他还向伍下久无奈地摊了摊双手。

    伍下久静静地看着他,等他说完才道:“那东西对于偂族人来说必定很重要,你们想要得到,不容易。”

    阿右:“你说得对,你想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吗?”

    伍下久:“你想交换什么?”

    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一定要有的话,那就是馊了。

    同理,阿右也不可能毫无任何条件的告诉他。

    阿右道:“我就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说话不费力气。”

    “偂族山谷内的那条河流在夜晚显然已经变得很危险了。”

    “白天,偂族人又禁止靠近一步,不仅仅是我们这些外族人,就连偂族人自己也是如此,族长更是时刻派人盯着那里。”

    “告诉我,你们第一次晚上出去,在那条河流的尽头看到了什么?那河水是否会流向山谷外面?”

    天悬峡谷内经常有风吹过,站在崖壁上面就要小心万分,稍有不注意,可能就会被风吹的身形晃悠。

    伍下久和阿右待在的位置不低。

    往上看,却距崖壁顶端还有一大段距离,昂头仰望才能够看见,往下看,下方又是一段令人心惊胆战的高度,陶彬和酱油两人都略微变得渺小起来。

    河水不停地拍打着崖壁一侧,激起·白色的浪花。

    伍下久看着阿右说:“先交换前一个内容,我告诉你在这崖壁上有什么线索,你告诉我,昨天晚上出去到底看到了什么。”

    “可以。”

    伍下久:“既然是你提出来的要求,自然是你先说。”

    阿右没有意见。

    他道:“偂族人在做一些祭祀前的准备,他们要祭河神,并且要赶在旱期结束前完成祭祀。”

    “不然汛期一到,天悬峡谷内的水便会涌入山谷,将他们全部淹没。”

    “这种祭祀准备,每年都是如此。”

    “而现在距离旱期结束,还有十天,十天一到,天悬大峡谷内就会发生一种很奇特的景象。”

    “在这一天之中,河水先会骤然退去,河床·裸·露,河里面的一切生物会暂时痛苦求生,但马上,不会经过多长时间,汛期就会来临。”

    “如果没有提前完成祭祀河神的准备,大水汹涌而至,将会席卷一切,其中就包括偂族人生活的山谷。”

    “或者说,那里就是被淹没的终点。”

    十天……

    伍下久不免沉思,十天正好是他们在车下世界的最后一天了。

    再者,祭祀河神,河神又是什么?真的存在吗?

    偂族人曾经身强体壮、力大无穷,每每战无不胜的原因是否与这个河神有关系?

    伍下久不由得蹙眉问道:“既然不完成祭祀的准备,汛期来临就会淹没山谷的话,偂族人为什么还要世代生活在这里?”

    “他们有什么必须要在这里的理由吗?”

    虽是问话,但其实伍下久的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的有了一些想法。

    ——偂族人留在这里的理由很有可能和那怪病有关,他不禁想到那个身上已经开始长有鱼鳞的偂族人。

    果然,阿右说:“自然是有的,每个偂族人都生有怪病,而他们依靠存活的东西就是鲁成想要找的。”

    “昨天晚上,除了祭祀准备以外,我还看到了他们拉着两个笼框去到河边,随即将笼框远远的扔进了河里,偂族人半点都不敢靠近。”

    “之后没什么要紧事了,我就回来了。”

    “哦对了,我猜想偂族人要祭祀河神的条件是拿生人祭祀。”

    “而祭祀即将来临,他们应该会向我们下手,记得让你的同伴最近小心一点,否则,稍不留神就会送命。”

    阿右食指与中指并拢,在脖子前面横着划了下。

    他说完后,伍下久点点头,道:“我们在偂族族长的房子里发现了一整张羊皮地图,上面……”

    伍下久讲了下,随后指着头顶的方向道:“往崖壁这里继续爬,上数第六个悬棺就是那些被重点标记的悬棺之一。”

    “那么,第二个交换就算完成了。”

    “第二个?”

    伍下久:“第一个交换,是我们彼此双方来到偂族的目的。”

    “第三个交换,告诉我,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又藏在哪里,我不信你不知道。”

    伍下久稍稍靠近低声说:“我猜你知道,但就是没有告诉鲁成。”

    阿右这个人,有时候藏着不少坏心眼。

    他虽然没有说明,但伍下久直觉——阿右是知道那东西藏在哪里的。

    阿右闻言,果然并没有否认,只是挑了挑眉梢,道:“可我全部说出来的话,不就吃亏了么。”

    伍下久:“那山谷河水尽头的景象更为重要,我相信你会知晓该如何选择才是明智的,我们交换是双赢,何来吃亏一说。”

    阿右:“你很会说服别人。”

    “因为我说的在理。”

    阿右轻笑起来,换了个姿势继续靠着崖壁,风吹起他额前的发丝,尾端略微撩过戴着黑色眼罩的左眼。

    他道:“确实,那我告诉你,偂族人每个都有怪病,从生下来就有,与其说是怪病,不如说是诅咒更为确切。”

    “这诅咒会令他们通常都活不过四十岁,甚至会提前痛苦的死去。”

    “而治疗这种怪病、或者说是延缓诅咒的办法,就是定时服用一颗圣丹,这是他们偂族人的叫法。”

    “而就是这颗圣丹可以使得他们延长寿命,这怪病我想你应该并不陌生。”

    伍下久点头,道:“身体逐渐长出鱼鳞、呼吸不畅、继而变成怪物一般,最后窒息而亡。”

    “没错。”阿右说:“圣丹是由一些极为特殊的材料所制成,其中一种,就是偂族这里特有的落茛花。”

    竟然是那花。

    伍下久不免睁了睁眼睛。

    阿右继续道:“我的确知道圣丹藏在哪里。”

    “你知道,山谷外面和山谷内侧悬棺的区别吗?是不是怎么找都找不到通往崖壁上面的道路。”

    “不管是天悬峡谷这里还是山谷内,这崖壁之上都没有路。”

    “但山谷外面的悬棺是历史战争的遗留,山谷内的悬棺却不过是掩人耳目。”

    阿右稍微往前倾身,声音仿佛随着风飘入伍下久的耳朵里。

    他看着伍下久蹙眉沉思,轻声说道:“山谷内的悬棺有通向山腹里的通道,那山里有人为开凿出来的石室等,圣丹就放在其中一间石室里。”

    “不过,一些身上开始长满鱼鳞、已经无法再出现于人前的偂族人也在其中,还有专门的人看守着。”

    “等那些偂族人完全丧失理智、变成似人非人、似鱼非鱼的怪物后,他们就会被处理掉,处理的办法你也知道。”

    “在此之前,这些身上已有多数鱼鳞的偂族人会变得非常有攻击性,嗜血、狂躁,除非用铁链拴上。”

    “等他们到最后呼吸不畅,体质衰弱时才会解开、带走扔掉。”

    伍下久闻言看向阿右,说:“你进去过?”

    不然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阿右没有否认,只道该伍下久讲出那河流尽头的景象了。

    伍下久没有隐瞒,告诉了阿右。

    “峡湾深潭……”阿右抱着胳膊思索,过了一会儿,道:“你是说从这条水路也可以通向那里?”

    “嗯。”

    阿右:“那有没有可能,从山腹里开凿的石室通道也可以通往峡湾?”

    “我没有去过,不能确定。”伍下久道。

    但很有可能。

    知晓了这么多消息,伍下久心里有了些大致想法。

    他们在这里交流的时间也不算短了,抬起头看,小方和V先生两人已经攀爬到很高的一段距离上面。

    小方率先找到伍下久所说的重点悬棺位置,V先生也快要爬到另外一个位置上。

    伍下久再往崖壁的侧边看去。

    ——鲁成、老侯和三麻的速度也丝毫不逊色他们,甚至因为经验丰富的缘故,竟有点后期赶超的趋势。

    在这一片,被重点符号标记的悬棺位置很多,但其余普通的悬棺数量更多,就是不知道鲁成三人有没有那个运气碰见了。

    想罢,伍下久看了阿右一眼,两人在这里歇够了,开始向上攀登。

    这时候稍作留意,伍下久才发现崖壁上面放置的悬棺材质各有不同,有些是木棺,有些却是铁棺材、石棺等。

    但从外表看去,这些悬棺的表面都被涂抹了一层特殊的漆料,使得颜色变为深沉、类似。

    若从远处看或者不注意观察,是会很容易忽略过去的。

    另外的侧边,老侯收回看向伍下久和阿右方向的视线,道:“老大,你说右哥和他都在聊些什么?怎么会聊那么长时间……右哥真的是在套他话吗?”

    鲁成闻言冷笑:“你相信他刚才说的话?什么帮我,从进入偂族到现在都几天了,他做过哪些事情。”

    “我看他不仅不想帮我,还打算找后路。”

    至于后路是什么,显而易见。

    三麻道:“老大你放心,如果他敢背叛出卖你,我第一个拿他开刀,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三人一边说话,一边往上爬。

    老侯嘲笑了一声:“你也得打得过他啊,别到时候他先拿你开刀。”

    三麻:“侯哥,你打不过他,可不代表我也打不过。”

    “诶,你……”

    见三麻提起他在最开始挑衅阿右时却被揍的话题,老侯急了,觉得没面子。

    然而他也正攀着崖壁,一不留神,脚下没注意就顿时滑了下,身体向侧边歪去。

    “侯哥!”三麻离他最近,见状急忙拉了一把。

    但老侯还是重重摔在了一个悬棺上面。

    “砰”的一声,他恰巧趴在了这个悬棺的棺盖上,悬棺是木质,因为存在的时间很长、岁月悠久失修的缘故,木材已经变得非常脆弱。

    老侯这一趴,胳膊肘正好撞破了一道缝隙,木条裂开后又掉落进棺材里。

    老侯的目光则是从这个出现了一道缝隙的棺材盖上看入进其中,瞬间“啊——”的一声惊叫起来。

    这一声可是响亮,立刻便引得其他人循声看过来,以为出了什么事情。

    鲁成皱眉问道:“怎么了?”

    老侯撑着胳膊爬起,顺势坐在悬棺上面,结结巴巴说:“没、没怎么,就是被棺材里面的尸体给突然吓到了。”

    他指着那缝隙道:“老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悬棺里面的尸体应该是在生前就被人给活活塞进去,然后将棺材封死运到这里来的。”

    “这人在棺材里被硬生生的饿死、闷死了,所以,临死前的样子就此定格,很是恐怖……”

    他刚才可是正好与尸体的眼睛对视了。

    诶?!

    不对,这个悬棺到底存在多久了?为什么里面的尸体还会保存得如此完好?

    老侯说了出来。

    鲁成摸了摸身边的悬棺,道:“应该是漆料的作用,这崖壁之上的所有悬棺几乎都被涂抹了这种特殊的漆料,够下血本的。”

    “这些悬棺绝对不简单,给我看看那几个人都爬去了哪里,我们也爬上去相同的高度。”

    “好,老大。”老侯和三麻应道。

    伍下久收回看向鲁成他们那里的眼神,心道老侯应该是被棺材里面的死人给吓到了。

    相距太远,他也听不到那些人的谈话,便没太在意。

    终于,伍下久和阿右两人爬到了一处重点标记的悬棺位置。

    甫一靠近,他便察觉到有些不对。

    因为这个悬棺给人的感觉很大很重,棺材是木质的,可瞧起来却显得有些怪异。

    伍下久不禁皱了皱眉,身体紧贴着崖壁靠近,一脚踩在托起悬棺的木头上——经历长久的风吹雨淋,木头在崖壁上面略有松动,发出“咯吱”一声。

    伍下久找到一个地方系好绳子,随即迈步到悬棺的一面,俯身敲了敲,非常沉闷的声响顿时发出。

    阿右则是落在悬棺的另外一面,伸手在悬棺上面摸了摸,紧接着扬起一边眉梢,道:“这是个外壳。”

    “外壳?什么意思?”伍下久问道。

    阿右解释说:“意思就是,在原本的棺材外面又包上一层用来伪装的材质,这个悬棺并不是用木头制成的,里面其实另有玄机。”

    阿右说着便从腰腹后面抽出一把匕·首来。

    随即,他寻找到这个悬棺的缝隙连接处,开撬。

    不一会儿,伍下久就听到外面的木材发出“咯吱”的声音,眼见棺盖被撬起一片用来伪装的木条,露出里面真实的样子。

    “金?这难道是金棺?”伍下久睁了睁眼睛,有些惊讶道。

    “看样子,是的。”阿右道。

    木条下面赫然是灿金的色泽,保存还算完好,一点都没有任何损坏,且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是金子无疑。

    那么,这整个悬棺都是用金子做成的?

    如果这一个悬棺是由金子制作而成,那其他被重点符号标记的悬棺呢?

    是否也都是金棺?

    这么想来……怕是整个偂族曾经因征战而得来的宝物,或许都被熔铸成金、制成悬棺。

    然后明目张胆的将其“藏”在了天悬峡谷的崖壁之上,其中更有数千个悬棺作陪,不知情的人,谁又能够分辨出来由金子制成的悬棺被放在哪个位置。

    就算得到那个羊皮地图,恐怕想找也得费些时间,想将这些金子拿下来就更加是不可能了。

    因此,偂族人将宝物都制成棺材,竟成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伍下久此时不由得心生感慨。

    有钱就放着看着,不用,每年每月每天都捕鱼耕地生活,世世代代如此坚持下来,偂族人……还真是视金钱如粪土的榜样。

    但是,就算找到了偂族的宝藏又如何,这些钱财之类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可没有丝毫的用处。

    钱在命面前,一点都不重要。

    更不用说,这些金子他们还带不走。

    这条线索算是废了。

    伍下久心道,真是枉费他爬这么高、这么久了……

    他不禁抬起头看向小方的方向。

    小方应该是已经查看完悬棺,正坐在上面晃着腿,见伍下久望来,他眯起碧绿色的眼睛笑了笑,伸出左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比了一个搓手指要钱的姿势。

    随后,他又一手指了指身下的悬棺。

    伍下久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

    显然,V先生那边也是同样的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