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锦鲤七阿哥是团宠 > 第16章 第十六章

第16章 第十六章

    乾清宫里气氛沉重。

    沉重的源头来自端坐在御案之后的皇帝,经过五日的调查关于承乾宫熏香炉一案眉目也大体出现。

    只是让康熙难以置信的是三份由不同人呈递上来的折子,里面所写的调查内容和结果,竟是大相迥异!?他直视摆在面前的三份折子,眉眼里积蓄着一触即发的怒火。

    第一组前往调查的是内务府。

    顺着背主的宫女竹茹往下挖,他们一路寻觅到一名老嬷嬷身上,遗憾的是这名嬷嬷已然暴死家中,只从邻居口中得到只言片语,听闻此前还有一户满洲大姓人家的管事上门来寻过她。

    至于这户满洲大姓人家……

    即便内务府遮遮掩掩不敢多写,矛头依然指向孝昭皇后,钮祜禄贵妃之亲弟法喀,据悉其管事曾多次出入这名嬷嬷府邸。

    意思是指贵妃?

    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毕竟钮祜禄贵妃只在佟佳氏之下,只要皇贵妃去世,整个后宫便会成为她的一言堂。

    可是钮祜禄氏真的会吗?

    钮祜禄贵妃出身名门,性格傲慢自矜,满宫里也就有宜妃还能和她说上两句话。这么个将自己的出身视为最大荣耀的人会对皇贵妃出手?康熙摇摇头。

    他伸手细细翻看下一本折子。

    第二组前往调查的乃是佟皇贵妃之父佟国维,与内务府一般他们同样寻到这名嬷嬷身上,也问出与某家满洲大户有关。

    只是不同于内务府所指的是钮钴禄氏,佟佳氏查访之后发现仁孝皇后的叔叔,头等侍卫领班柯尔坤家的管事,频频出入于此地。

    当然佟国维也不是傻的,怀疑赫舍里氏不就是怀疑太子吗?深知太子在皇帝心中地位的佟国维态度慎重,直接点出自己的怀疑并申明求皇上彻查。

    第三组则是康熙的亲信所查。

    前面也是大同小异,而后者则又与前两者完全不同。

    据侍卫所说这名嬷嬷来往者众多,除去近期来往的赫舍里氏和钮祜禄氏,远一些还有连那拉氏和瓜尔佳氏,甚至于佟佳氏也有旁支与其颇为暧昧。

    缘由是这名嬷嬷手上的一份孕方。

    侍卫罗列出一份客户名单,名单囊括了大半后宫宫妃所在的娘家不说,就连剩下几家王府宗室后院也有她的客户。

    光是人际关系就可以铺成一张大网。

    康熙细细看着这张名单,凌乱的氏族和名字被乱七八糟的联络在一起,难怪负责调查的侍卫都坦言,恐怕也只有这名暴毙而亡的嬷嬷才知道她到底与何人私下勾结。

    康熙按了按眉心。

    甚至他都开始有些怀疑,这名嬷嬷恰好此刻暴毙而亡,是不是幕后凶手为了转移视线?要知道法喀之妻也是赫舍里氏,也有可能由她出面。

    赫舍里氏、钮祜禄氏还有佟佳氏。

    好家伙!一口气竟是将三大族全部囊括在内。

    康熙眉心紧紧锁住。

    法不责众,康熙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大肆出手。只是望着上面密密麻麻或是熟悉或是陌生的名字氏族,想着那隐隐存在的幕后黑手,康熙心中的恼怒却是越来越重,被列在名单上所有人都被他重重记上一笔。

    等等……?

    康熙眯了眯眼睛,他敏锐察觉到两份名单隐隐透出的微妙诡异感。康熙细细查看半响,随后指尖在德妃名字上轻轻敲了一下。

    乌雅氏与这名嬷嬷也有过联系。

    而在往承乾宫放探子一事上,明明惠妃、宜妃、荣妃乃至于储秀宫的赫舍里妃都榜上有名,偏偏德妃……没有?

    四阿哥可是从乌雅氏肚子里出来的。

    养在承乾宫她就这么放心?连一个人都不塞?别说其他人能塞,偏偏德妃出淤泥而不染,就连一个人也塞不进去!

    更何况康熙也知道在佟皇贵妃怀孕时宫里的一些流言蜚语——好吧,是关于四阿哥身世的真事。其中说没有德妃的手脚他可不信,流言蜚语能传,这塞人照顾儿子便不会了?

    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德妃便是幕后凶手。

    二是德妃对四阿哥毫无母子亲情。

    前者暂且不说,后者若是没有为何要传流言蜚语?若是有又回到第一个问题。

    康熙越想越不对劲。

    他眸色微沉,下令斥责被抓到探子的宫妃以外,更是使人再次盯住德妃。

    后宫里乱做一团。

    康熙如同睡醒的雄狮,骤然大张的獠牙让宫妃们心惊胆战,狂风骤雨席卷各宫,被逮住尾巴的惠妃、宜妃、荣妃和赫舍里妃被罚禁闭思过不说,东西六宫的宫人更是被严格审查,直接带走下狱的便有数十人。

    比如宜妃便是又惊又怕。

    惊的是自己动手藏的钉子竟是被拔得一干二净,怕的是……自己定好的产婆里居然有一人是别人的钉子。她吓得冷汗直冒,肚子隐隐抽痛,心里的惶恐无限:“倒是本宫糊涂,本宫糊涂……”

    郭贵人使人喊御医的同时也搂着她安慰:“妹妹也是自保,定然……定然能够得到皇上谅解的。”

    惊喜的有慌乱的更多。

    整个后宫掀起的惊涛骇浪岂止是一句话可以描述的。

    康熙狠狠出了口恶气。

    他视线一转,心思也重新回到等候批阅的奏折上。批阅大半个时辰的折子以后,他伸了个懒腰,抬眸看了看西洋钟:“太子人呢?怎么这个点还没来乾清宫?”

    虽然太子已搬到毓庆宫去住,但是每日晚膳还是和康熙一起用的多,用膳的同时顺带考核,以用来促进父子感情——起码康熙是这么觉得的。

    这个点没来还真有点稀奇。

    康熙略略思考片刻:“难不成还在给胤禛讲课?”

    明明太子也只有十岁,却非得拉着胤禛给他讲课,康熙想想都觉得好笑。吩咐宫人赶紧去看看,康熙提起狼毫再次开始工作。

    等他批阅完最后一本折子,小太监也回来了。他脸色还挺古怪:“回禀皇上,太子殿下带着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和七阿哥回了毓庆宫,奴才听毓庆宫管事刘太监说太子殿下正在读书呢!”

    康熙含笑点头:“太子读书认真,就像朕以前一样。”

    梁九功伺候皇上多年。

    此刻他也忍不住回想起皇上当年读书时的奋发努力,废寝忘食。梁九功唏嘘一声,他满脸感动微微弯下腰背:“太子殿下兄友弟恭,乃是国之盛事,民之喜事。”

    夸奖太子总是没错的。

    康熙面露欣慰之色,免不了又要在原地吹嘘太子半响。

    比起对于胤祚的宠爱,对于未来要继承大业的太子,康熙宠爱的同时更加严格。所幸的是太子也一直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康熙说起太子时面色也逐渐温和:“太子从小便让朕放心,一心向学勤勉努力,诸位谙达皆说其天赋绝佳,而如今又学会带弟弟……“

    康熙的声音越来越轻。

    同时他的表情也越来越古怪,康熙回想刚才小太监说的话语,总觉得里面是不是混杂了什么不对劲的人物。

    康熙抬眸看向那名小太监。

    他面色严肃,又重新问了一遍:“你再说一遍,太子是带着谁读书来着?”

    小太监又重复一遍:“回禀皇上,太子殿下带着大阿哥、三阿哥、四阿哥和七阿哥回毓庆宫读书了。”

    这还真不是朕听错了?

    康熙双眼微微大睁,眉眼间露出一抹惊愕之色:“胤禔也去了毓庆宫?”

    太子和胤禔素来不和。

    这事康熙自然知道,不过对比顺风顺水一路上有个对手岂不是更好?更何况考虑到前朝平衡,对此康熙对于两者的竞争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男孩子嘛,打打闹闹正常。

    可是今日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吗?平时斗鸡眼一般的两小子居然凑在一起读书?

    尤其是胤禔!

    他怎么会跑去毓庆宫,还是去读书?这小子没逃课已算得上忍耐力好了。

    康熙百思不得其解。

    除去这个问题还有另外个问题:胤祐这小子怎么会混在其中?他还没到读书的年纪吧?

    越想越是疑惑的康熙索性站起身:“走,去毓庆宫看一看。”

    毓庆宫里安安静静的。

    康熙走到门口脚步一顿,心底越发好奇起来。止住想要请安的宫人,康熙蹑手蹑脚的往里走去,立在窗户后往里打量。

    原本预料中吵架的场景并没有出现,不过里面的气氛也着实让人有些困惑。

    康熙细细打量片刻也没看清楚儿子们聚在一起做什么,他索性推门而入——嗯,儿子们聚精会神还是没有发现自己。

    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康熙立在后头好奇往里看,只见被四兄弟围在中间的是可怜巴巴的胤祐,他双手捧着书,磕磕巴巴的念着:“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

    字正腔圆,念得还不错。

    康熙满意颔首,又见胤礽深吸一口气沉声念道:“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

    康熙缓缓打出一个问题。

    胤礽这如临大敌的架势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念个《声律启蒙》吗?

    胤祐软软跟着读:“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虫——太子哥哥,宿鸟是什么鸟?鹦鹉吗?还是八哥?还是麻雀?”

    “这是睡着的鸟和鸣叫的虫子。”

    “睡着的鸟?鸟怎么睡觉的?为什么睡觉的鸟要和鸣叫的虫子放在一起?睡着的鸟也能抓虫子吗?毛毛虫怎么叫的呢?弟弟从来没听到毛毛虫叫哎?”胤祐的问题多如牛毛,嘴巴开开合合没个停歇。

    太子胤礽痛不欲生。

    他哆嗦着手端起凉茶,咕咚咕咚灌下一大碗——忍耐!忍耐!这是弟弟!不能打的那种!

    旁边的胤禔、胤祉和胤禛同时滚了滚喉咙,三人冷汗涔涔而下,唯恐胤祐疑问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一个个扭转身体就想回到自己的位置。

    看书也好,背书也好。

    反正不要陪着七弟读书就是好事!

    谁知道一转身明黄色的长袍落入三人的眼中,他们微微愣神紧接着便是惊喜。胤禔、胤祉和胤禛双眼闪闪发亮:“汗阿玛,您来了!”

    康熙:“……嗯啊。”

    倒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