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锦鲤七阿哥是团宠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康熙一边往外走, 一边还真的升起一些疑问。明明到庄子上是来体察民情,到田地里尝试尝试,谁想到的到一进庄子胤祐就没了踪影, 非但把胤禛拉走不说还带走纳兰性德。

    至于曹寅是怎么搭进去的?

    哦,好像是前两天自己疑惑他们天天不见踪影影, 因此派出去看看的。

    哪里知道仿佛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打从此后连带着曹寅也直接消失了个无影无踪。康熙越想越是好奇, 随口询问梁九功:“胤禛和胤祐这几天是在哪里, 做什么?”

    梁九功回答的很快:“皇上, 四阿哥和七阿哥这几天都在马厩。”

    “……马厩!?”康熙愣了愣。紧接着他眉心紧紧锁在一起,声音严肃:“他们不会是缠着容若和子清要骑马吧?”只是容若和子清都不是胆大妄为之徒……?

    梁九功的答案也证实康熙的想法。

    他恭声回答:“回禀皇上, 四阿哥和七阿哥并不是为了骑马而去。说是在马厩,倒不如说是在停放马车的院落里捣鼓,奴才听说还寻了几名木匠来着。”

    “……木匠?”

    康熙越听越是糊涂, 心里的疑问也是越来越大。他迈开长腿,抬步朝着马厩的方向走去,今日还非得搞清楚他们几人在那边做什么。

    马厩位于庄子西南角。

    这里远离正院, 旁边连着的是若大的跑马场, 在过去一直处于半废弃的状态。毕竟皇上千载难逢才会到庄子上落脚, 而跑到庄子上又跑到到处可见的跑马场做什么?概率简直是微乎其微。

    被派遣到这里的仆役或是有门路却不求上进的, 要不就是求上进却没有门路的, 反正总归是随意清扫两下就可以聚在一起说话聊天赌钱喝酒的闲人。

    像是这一回,虽然皇上带着皇子们驾到, 但是仆役们也没觉得会到这里来。

    偏偏四阿哥和七阿哥来了。

    两位小阿哥一大一小,皆是稚嫩年幼。略大一些的四阿哥一派老沉稳重, 指挥马厩上下仆役的架势堪称是有模有样, 只能说让人觉得不愧是皇子, 这通体的气派哟!

    还有年纪小一些的七阿哥。

    比起四阿哥来,这位小阿哥就要来的天真活泼多了,就是有一点不太好。七阿哥是个好奇宝宝,他无时无刻都有无数个问题要询问,总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没了,被他折腾两三天以后,仆役们都学会了——看到七阿哥,跑就得了!

    所有仆役们都想不通——就这个岁数的时候,咱们不是留着鼻涕撵鸡赶狗,天天玩耍惹事的时候吗?为什么两位皇子就能有这么多新奇的想法?最后一切都归咎于这两位是皇子,因此自然是与众不同的。

    更让仆役们好奇的是两位皇子做的事。尤其等得知那两位帮忙的皆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以后,他们也是越发好奇和疑惑。

    好好的怎么就和马车较上劲了呢?

    忙完手上活计的仆役们躲在阴凉处,抬头看向马厩旁的院子。里面聚集了不少人,皆是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看上去非常忙碌的模样。

    院子中央则是被五马分尸的马车。

    其中一名仆役啧啧称奇,怎么都想不通:“真是奇怪,马车这玩意从古至今不都这样子吗?”

    “就是说啊。”

    “要我说估摸着阿哥们闲的没事干,拆马车玩耍吧?”

    仆役们摇头晃脑的直叹气。

    要问问谁知道马车的起源,这些人也是说不上来。反正打从他们爷爷的爷爷,又或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又或是……反正几百年前就这样子的。

    画像上的,壁画上的,书籍里的马车不都是两轮、一辕、一衡、两轭、一个长方形的舆和十八到二十根的辐条所组成的吗?顶多是战车、货车和载人用的轩辎盖车之类的区别,。

    仆役们对七阿哥等人的研究半点没有任何的期待——要有改变早就改了,还能轮到现在吗?他们摇摇头,一个个指天发誓:“要是真能改进马车,我一人一天能种两块地!”

    “那我一人一天种四块地!”

    “我一人一天能种六块地!”

    仆役们嘻嘻哈哈笑着。

    胤祐耳朵尖,随风已经听见他们的闲言碎语,至于纳兰性德和曹寅更是习武之人,面色上带着点点怒意。

    唯独四阿哥胤禛什么都没发现。

    只是他没有察觉仆役的闲言碎语,却发觉三人的态度不对。胤禛看看噘着嘴的胤祐,再看看身后冒起一团火的纳兰性德和曹寅,面露迷茫:“你们……这是怎么了?”

    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胤禛心底刚刚浮起这个念头,就听见身后一声爆喝:“大胆奴才!竟是背地里说些闲言碎语,该当何罪?”

    几人齐齐回转身去看。

    呵斥出声的是梁九功,他脸色黑沉如锅底,目光犀利盯着几名仆役,全然不敢去看皇上的表情。

    仆役们浑身一僵。

    等回转身看到那一抹杏黄色长袍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已经吓得浑身战战,双膝抖动。除去哭丧着脸啪叽跪在地上拼命磕头以外,这些仆役连求饶都不敢。

    梁九功偷偷看皇上一眼。

    皇上身上溢散而出的冷气让他毛骨悚然,梁九功打了个哆嗦,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大声斥道:“来人!立马把这几个混账东西拖下去!”

    见状胤祐赶紧跳起来。

    他哒哒哒的窜出院门,直直朝着梁九功奔去:“梁公公,住手住手!”

    梁九功吓了一跳。

    他以为七阿哥没听到他们的碎嘴,连忙弯下腰,堆着笑脸细细解释:“小主子,奴才这是在教训这群碎嘴的奴才,为小主子出气呢。”

    胤祐点点头。

    他踮起脚尖,伸手拍拍梁九功的肩膀:“本阿哥知道梁公公的好意,不过——”

    胤祐圆溜溜的眼睛注视着几名仆役,他轻轻哼一声,随即伸手指向一人:“做出改进你就一个人一天耕两块地?”

    那人冷汗直冒,呐呐应是。

    胤祐手指又指向另外一人:“你是耕四块地?”

    这人眼睛乱飘,比较都快冒汗了。眼看着七阿哥的手指没有挪开的打算,他哭丧着脸点点头:“是,是,都是奴才的错,奴才再也不敢了!求七阿哥饶奴才一回吧!”

    胤祐没搭理他。

    他的手指又指向另外一人:“还有你……”

    这人哪里不知道他们的话语竟是全被七阿哥听见,用力磕了几个头:“奴才有罪,奴才说……说能耕六块地。”

    康熙一脸好奇的看着胤祐。

    只见他哼唧一声,随即胤祐双手叉腰:“本阿哥就和你们赌了!要是咱们改进了方子,你们就必须去耕地,要是本阿哥输了唔……本阿哥四个一起去耕地!一人耕一块的那种。”

    走过来的纳兰性德脚下一滑。

    后面跟着的曹寅咬住了舌头,倒抽了口凉气。

    唯独胤禛面色不改。

    他小小的圆脸依然是端正肃穆,伸手将呱呱呱的胤祐揪住,拉着他给康熙请安。

    你可就闭嘴吧。

    就你这三头身的大小,还去耕地?只怕牛先把你给拉飞了。上辈子耕地无数次的胤禛暗暗摇头,并且慈爱的摸摸胤祐:“乖。”

    胤祐一点都不乖。

    他完全没有打算闭嘴,并且期待的看向康熙:“汗阿玛来当主持人?公证人?嗯……那叫什么人?”

    康熙:…………

    他无奈的叹气:“当裁判?”

    胤祐眼前一亮,随后重重点头:“没错,汗阿玛,儿臣要您来当裁判。”

    胤禛终于忍不住了。

    他瞪着胤祐:“就你想怎么耕地?怕不是连耙子都拿不起来。”

    胤祐想了想。

    他微微抬头,圆滚滚黑溜溜的双眼盯着纳兰性德和曹寅。两人心底齐齐升起不祥的预感,下一秒就见七阿哥嚷嚷:“要是输了咱们四个一起耕四块地,怎么样?”

    纳兰性德和曹寅嘴角抽搐。

    那言下之意不就是让他们干活吗?还未等两人回答,一脸严肃的胤祐接着说道:“还是纳兰师傅和曹师傅都觉得咱们做不到,嗯?”

    做……不到?

    纳兰性德和曹寅表情一正。

    是男人就不能说做不到!

    想起刚才听到的闲言碎语,两人的脸色也逐渐凝重。紧接着胤祐义愤填膺,语音抑扬顿挫:“更何况咱们定然能想出办法,要耕地的只会是眼前这些人!”

    瞧着七阿哥信心满满的模样,纳兰性德和曹寅的心底也无端端升起一丝雄心壮志。再说了不就是四亩田地吗?他们相视一眼,齐齐生出一个念头:做就做。

    立在一旁的胤禛陷入沉默。

    他总觉得自己被小群体排除在外,莫名觉得很是心累。思绪刚刚浮起,只见胤祐便转身拉住自己的手晃了晃:“四哥,你也得一起呀!”

    胤禛叹气:“……是是是。”

    康熙心底升起一丝兴味,他爽快的点点头:“朕允了。要是你们输了,你们四人就耕地四块,要是他们输了就按各自说的话去办。”

    仆役们难掩面上的喜色。

    正当他们以为自己逃出一劫的时候,牵着七阿哥往院子里走的康熙轻描淡写的吩咐:“梁九功,给他们各自记上三十大板,等赌约结束再行惩治。”

    仆役们的脸色又一次灰败。

    这吊在半空中的惩罚,那简直就是折磨,几人宁可现在直接惩罚,也不愿意再熬着。

    康熙带着胤祐往里走。

    刚走进院子他就看到了被拆开的马车尸首,里面还有几名木匠,他们全神贯注的看着图纸,竟是连康熙到来都没有发现。

    等到梁九功提示一行人才赶紧跪下请安。康熙只看了一眼木匠在制作的东西,就没忍住挑挑眉:“容若,子清,你们这是在给胤祐做玩具?”

    胤祐不乐意了:“这些才不是玩具。”

    “那这些木头马车是怎么回事?”

    “这些是试验品啦试验品!”

    “实验品?”

    “对!”胤祐歪着小脑袋询问康熙:“汗阿玛您说马车为什么只能两轮、一辕、一衡、两轭、一个长方形的舆和十八到二十根的辐条?”

    “为什么……?”

    康熙面露尴尬:“这是老祖宗留下的……”

    “那老祖宗们又是向谁学的?”

    “唔……”康熙也答不上来。应该说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去改良马车的吧?两轮的马车很实用也很方便,只是胤祐这么提起时康熙心里又觉得有些奇怪。他话题一转,反问胤祐:“那胤祐是怎么想的?”

    胤祐觉得汗阿玛真的很笨。

    他连连摇头:“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要比较嘛!”

    胤祐挥舞着双手:“既然可以从一轮变成两轮,那为什么不能有四轮、两辕、两衡甚至有多节的车舆部分呢?”

    康熙微微一怔。

    纳兰性德恭声补充:“奴才两人觉得七阿哥所说也颇有道理,为了节约时间,因此使木匠临时制作出比例一致的小型马车进行测试,想要看看更改以后会不会有所区别。”

    原来还可以这样办?

    康熙茅塞顿开,思绪打开以后他也面露期待。

    千百年来马车的确没有发生大的改变,规格这种东西更没有定论可言,所有人都在一个框架之内,从没有想过或许有另外的方法和模式会更有效率更快捷。

    听到纳兰性德和曹寅还为此罗列出各种对比的样本,康熙心里的好奇也是越来越浓厚,他非常期待这场测试后的结果,也不知道会不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胤禛也很期待。

    只可惜他跟着弘历时也只是远远看到异国人的马车,没有仔细观察过,并不确定到底是在哪里经过改良。胤禛只好在讨论之中尽可能将自己的想法也加入进去,期待能有开花结果的那一刻会尽快到来。

    马车的结构并不难。

    木匠们的制作速度也很快,不多时各种尺寸款式的木质马车都出现在面前。胤祐给它们全部都拴上一根绳子,牵在一起慢慢走。

    康熙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胤祐牵着的时候,这些小马车越发像是玩具了。看着牵着玩具马车,模样看着非常可爱的胤祐,康熙忽然觉得这些迷你马车或许可以当玩具出售。

    胤祐不知道康熙所想。

    在他的眼里自己现在可是正在非常严肃且认真的研究呢!

    纳兰性德和曹寅一脸严肃的盯着胤祐的动作,胤祐迈开短腿,他一会儿慢吞吞的走、一会儿快步走、一会儿小跑一会儿飞奔、一会儿慢慢转弯一会加速转弯等等等等。

    没过一盏茶功夫胤祐就累得直喘气。他的小脸红通通的,汗珠如雨一般从额头淌下,胤祐啪叽坐倒在地,彻底没了力气:“下面……轮到,四哥你了呼……”

    胤禛淡定颔首。

    随后他喊道:“苏培盛,你上吧。”

    胤祐的双眼睁得溜圆。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四哥,气得鼓起脸颊:“四哥!你怎么能自己不亲自上?我都亲自上了!”

    胤禛故作震惊。

    他眼底含着一汪笑意:“抱歉抱歉,看你急急忙忙上前亲自拉马车,四哥还以为你只是想玩木头马车呢!”

    胤祐:…………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明明就是故意的QAQ

    自己居然在所有人跟前,像是一头小牛犊般嘿咻嘿咻拉马车?光是想想,胤祐就羞得想要钻进地里,以至于没有发现自己将话语说出口。

    胤禛摇摇头,他随口安慰:“没有,你拉马车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小牛犊,小牛犊力气比你大多了。”

    胤祐:……???

    虽然但是,四哥你真的是在安慰我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