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锦鲤七阿哥是团宠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胤禩眼圈红通通的。

    他也不过是个幼童罢了, 又从有记忆起就被锁在那出不去的世界里,再是因那些影像而早熟些,这一切也早已超过他能承受的极限。

    胤禩的心一直吊在半空中。

    能和额娘说话, 能和兄长接触,都宛若是一场梦境,让他欢喜又让他惶恐。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无望,而是获得希望之后再彻底绝望。胤祐的保证让胤禩鼻尖一酸, 无数后怕、恐惧和无助的情绪瞬间涌上前来, 胤禩抓住胤祐的衣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比起在额娘面前的控制。

    这一回胤禩的哭泣声嘶力竭,像是要把一直以来受到的委屈尽数哭个干干净净。

    值夜的宫人被惊动了。

    辗转反侧, 一直担忧胤禩的卫庶妃也被惊动了。她披着长袍匆匆而出,听见里面声响的时候竖起手指嘘了一声。

    “小主……”

    “就让两个孩子好好说说话吧。”卫庶妃柔声道。她不知道七阿哥是处于什么位置,却也知道或许哭出来才是对胤禩最好的事情。

    再说就给孩子一点面子吧。

    乌泱泱的一群人涌进去,嚎啕大哭的胤禩岂不是面子里子都丢个干干净净?卫庶妃伫立在屋外, 静静倾听着屋内的声音。

    直到胤禩的哭声逐渐变轻,然后变成几乎听不清的奶嗝声, 卫庶妃才长长舒了口气, 蹑手蹑脚的又重新回屋里。

    屋子里的胤禩闹了个大红脸。

    他试图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小脑袋,免得让七哥看到自己满是泪痕的脸蛋。胤祐伸手戳戳被团:“刚才七哥都看到了,胤禩满是鼻涕和眼泪——”

    “没有, 胤禩没有哭嗝!”

    “……”胤祐觉得要和胤禩说明下说谎话的下场, 他咳嗽一声绘声绘色说起:“胤禩知道为什么兔子的尾巴特别短?”

    “……为什么?”

    “因为兔子说谎话, 所以尾巴被嗷呜咬断, 然后就变短了!”胤祐振振有词,张牙舞爪摆出大老虎的架势。他自信满满, 却不知道看起来其实算是只装模作样的小猫崽。

    胤禩所在的被团抖了抖。

    紧接着他给出一个答案:“……胤禩, 没有尾巴。”

    胤祐:……

    你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胤祐双手抱胸, 决定要再说一个故事。不过还没等他再次开口,胤祐就看到胤禩像是小乌龟一般,犹犹豫豫的伸出小脑袋。他的脸颊上浮着两朵红晕,声音软软的:“我哭了,是秘密。”

    犹豫一下。

    胤禩又补充:“是,第二个秘密。”

    胤祐笑得眉眼弯弯:“那我是锦鲤的事情也是秘密哦!”

    胤禩重重点头。

    两人滚在一起,头碰头凑在一起呱呱呱的说着话。胤祐自得的说着自己身为锦鲤的威风,顺带好奇询问胤禩为何会在里面。

    胤禩摇摇头。

    他也记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有记忆起自己就困守在里面。想到看得那些影像,胤禩打了个寒颤,小小声的嘀咕起来:“里面有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人……然后还有七哥!但是里面的七哥沉默寡言,根本不和我说话,总是独自一人。”

    胤禩叭叭叭说个没完。

    观看影像这么久,他还和人说过。此刻一说起来,胤禩说话断断续续的毛病也被治好了,他叭叭叭个没完没了。

    比如里面的太子。

    刚开始器宇轩昂,才华横溢,结果后头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性格古怪还爱用鞭子抽人,最后被汗阿玛呱唧关了禁闭。

    胤祐眼皮跳了跳。

    胤禩继续往下——又比如里面的大哥。

    刚开始也是英武帅气,威风凛凛,结果后头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直爽大方之人变成阴险狡诈之徒,甚至还镇魇太子直接被汗阿玛也呱唧关了禁闭。

    胤祐嘴角抽了抽。

    胤禩紧接着又说起四阿哥,这位四阿哥前期还是比较受胤禩怜惜的。毕竟他爹不疼娘不爱,养母佟皇贵妃去世以后就成了宫里的小可怜……

    胤祐眼睛睁大到极致。

    他猛地惊呼一声,又迅速捂住嘴:“等等,养母?”

    胤禩点点头。

    他认真回忆,确定自己没说错:“这位四阿哥胤禛,他的生母是德妃来着。”

    胤祐的下巴咣当,直接张到最大。要不是隐隐的疼痛提醒了他,指不定胤祐的下巴会直接脱臼。

    他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

    四哥的生母是德妃,德妃,德妃不是六哥的生母吗?那等于四哥和六哥是亲兄弟!

    四哥知道吗?六哥知道吗?

    胤祐深深思考两者之间的关系和态度以后,觉得应该是不知道的……吧?而且德妃被关在永和宫,也没听说四哥想去探望来着?

    胤禩还在叭叭叭个没完。

    要说前面对四阿哥充满怜惜,后头想想和自己同名同姓的主角悲惨的结局,他对这四阿哥也多出一抹怨气,话题一转开始说起四阿哥的坏话:“四阿哥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冷酷无情,心如铁石,翻脸比翻书还快……”

    胤祐打断了胤禩的话语。

    他一脸骄傲和认真:“胤禩,梦境都是相反的。事实上四哥不但不是那样的人,而且他贴心温柔,端正良善,通情达理,待人诚挚……”

    身为四哥吹,胤祐满脸骄傲。

    至于胤禩,此刻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看向胤祐的眸底都带上了三分嫌弃。

    胤禩噘着嘴。

    他不服气:“和我同名的却是悲惨无比,四哥在梦里还当上皇帝了呢。”

    胤祐面无表情。

    就算他年纪小也知道——太子等于下一任的皇帝。

    太子被圈禁。

    大哥被圈禁。

    四哥当皇帝……?

    胤祐揉揉胤禩的小脑袋。

    他越发肯定胤禩的梦境是相反的:“胤禩的未来才不会那么悲惨,而是会快快乐乐的一辈子!太子哥哥会继承皇位,大哥会变成他的好助手,至于三哥四哥和其余兄弟都会做成自己的目标,对不对?”

    胤禩睁大眼睛。

    听起来好像真的有几分道理?他犹犹豫豫的点点头:“真的吗?”

    胤祐重重点头。

    胤禩若有所思,他继续念叨着其余梦境里发生的事情,同时这些日子的倦意逐渐涌上心头。胤禩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到最后他在被窝里蜷缩成一小团,甜甜的陷入睡梦之中。

    睡不着的倒是成了胤祐。

    说是这么说,胤祐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安的。

    要是胤禩梦到的是真的……

    胤祐在床上辗转反侧,对兄弟们凄惨的未来沉痛不已。等到第二天睡得精神饱满的胤禩刚起床,他一抬头就语胤祐来了个对视。

    胤祐眼底一片青黑。

    他幽怨的盯着胤禩,随即沉痛的表示:“八弟,梦见的那些事情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要是得知太子和大阿哥圈禁,四哥登基的事情,汗阿玛非得原地爆炸。

    胤禩乖乖点头。

    他很认真的回答:“我知道,这是我和七哥的秘密,对不对?”

    胤祐重重点头。

    回头他也不自觉开始观察四哥。

    后面跟了个胤禩萝卜头。

    再后头是胤祺和六阿哥胤祚,四人躲在宫墙后面偷偷摸摸看胤禛……

    再是无知无觉的人也发现了好吧?更何况这不是一天两天,而是足足十天了!

    被观察的胤禛面无表情。

    他手上用力,险些将狼毫直接扮断,至于同样发现这一幕胤禔很是酸溜溜,冷哼一声嘀咕着:“四弟,想不到你还真受欢迎,啧。”

    别以为我没听见啧!

    这种欢迎我可不需要!

    胤禛无能狂怒。

    一心一意想要贯彻低调的他就搞不懂了,明明上辈子他也是这样闷头读书,努力练习,在兄弟们之间只算得上是平平无奇,几位兄弟也不太注意自己。

    而如今这是怎么了?

    胤禛装作没有注意到四个弟弟,依然‘认真’书籍,抄写大字。

    胤禩也盯着胤禛。

    比起其他三兄弟都是好奇,他的视线更犀利甚至还带上了评估的意味。

    真的梦境是梦境吗?

    真的结果会是相反的吗?胤禩认真观察,心里仿佛有个小本本在努力记录。

    根据他这些天的观察,四哥也就普普通通的阿哥,学业比不上太子哥哥不说,勉强就和三哥打个平手……好吧,勉强要比三哥好上一点点(胤祉:我的面子不要的吗?)

    至于还没开始的骑射课。

    唔,看不出,但是胤禩在影像里见过关于那个自己对四阿哥的描述:骑射平平无奇甚至还有点弱鸡,这一点到时候再去确定就是了。

    总体来说也就普普通通一四哥。

    当然胤禩还有一些疑问没有得到解决,比如自己看到四哥胤禛的脸就莫名想挥出拳头,直接打到他两眼发黑,求饶不已……咳咳。

    光是想到那样的场景胤禩便嘿嘿直笑,傻乎乎的模样让胤祺和胤祚都是侧目不已。

    在去延禧宫探望八弟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宫里一直有说八阿哥是个傻子的传闻。如今看来,虽然似乎没有宫人们说的那么傻,但是恐怕也是有点傻的。

    胤祺和胤祚升起一丝怜悯。

    对待脑瓜子不好的胤禩咱们要温柔一点。尤其是胤祺他心事重重:“胤禩这么笨,要是去了尚书房读书跟不上怎么办?要不也和咱们一起去开蒙吧。”

    路过的太子胤礽嗤笑一声。

    他伸手摁住胤祺的小脑瓜:“就你还关心八弟的学业?来来来,把声律启蒙的第三篇背一遍。”

    胤祺当场裂开。

    胤祐见状不妙,心中立马升起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话语,他拉着胤禩,带着胤祚立马跑路。

    至于胤祺?

    被当场逮捕的他自然被三人毫不留情的抛弃了。哒哒哒跑出好远,听着背后胤祺痛不欲生的背书声,三人乐得笑出声。

    和六阿哥胤祚告别,胤祐牵着胤禩准备将他送回延禧宫。半路胤禩拉了拉胤祐,踮起脚尖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七哥,我才不要输给四哥。”

    “……?”

    “我看到四哥就想打他。”胤禩握紧了拳头,眼底冒着熊熊烈火:“我要和大哥好好学习,以后痛揍四哥。”

    胤祐:……

    他恨不得摁住胤禩的肩膀摇晃两下:错的是你梦里的四哥,而不是现实里的四哥哇!

    惨,四哥,惨!

    胤祐想为四哥鞠一把泪。

    最重要的是两人身后响起一阵脚步,紧接着是太监们略带惊恐的请安声:“奴才,奴才给四阿哥请安。”

    胤祐:……啊这。

    他僵着脸回转身,和四哥面面相觑。

    追上来想问问胤祐带着兄弟偷窥是为什么的胤禛:……???

    胤禛满脸疑问。

    他的脑海里缓缓浮出一句话: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