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锦鲤七阿哥是团宠 > 第186章 跑路。

第186章 跑路。

    胤祐将信将疑。

    奶嬷嬷笃定的话语让他升起一丝好奇, 就自己这样都属于是受欢迎的,那不受欢迎的得是什么模样?

    不过现在胤祐没心思继续往下想了。

    小公主不但用力啃,而且两只小胖手也凶残的向前进攻, 活泼得完全不像是一两个月的孩子。

    眼见七阿哥狼狈不堪, 两位奶嬷嬷赶紧上前帮忙。她们手忙脚乱的将小公主塞回襁褓里,又转身交给奶娘。

    奶娘有一找杀手锏。

    她躲在屏风后, 靠着喂奶这项绝招终于安抚住小公主。

    心有余悸的胤祐谨慎的盯着自家小侄子。

    小皇子抽抽噎噎的, 他哭得不像小公主那般撕心裂肺,而是委委屈屈的, 更不像小公主那样假哭,豆大的泪珠子吧嗒吧嗒往下掉。

    你可是小皇子哎!

    胤祐一脸严肃的盯着小侄子,觉得对小侄子的教育应该从小开始?

    小皇子打了个哭嗝。

    小小的身躯一抖一抖的, 活像是还未长全羽毛的小鸡崽。

    胤祐伸手戳戳小皇子的脸颊。

    他没忍住叹了口气:“就你这样子, 以后可怎么办哦?”

    不是胤祐自夸。

    就他们兄弟这种关系, 说一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都是正常。身为嫡长子的小侄子, 要是不努力支棱起来的话——

    胤祐心里很严肃的思考各种现实问题, 只是他的手还是很老实的选择抱起小皇子。

    软乎乎的肉团子哼哼唧唧,又很快在胤祐温柔的拍打下止住哭泣。他似乎察觉到胤祐的无害,很快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慢慢合上, 甚至舒舒服服的在胤祐怀里换了个姿势, 然后呼呼大睡起来。

    胤祐拍打的手缓缓停下。

    刚刚停下小皇子再次不安的挪动起来, 他微微张开双眼,发出可怜巴巴的哼唧声。

    胤祐不得不再次开始。

    然后小皇子又一次闭上眼睛, 甜甜睡去。

    胤祐这回多拍了一会。

    确定小皇子睡着以后他才再次停下动作。问题是胤祐刚刚停止动作, 小皇子又开始哼唧了。

    胤祐:……?

    他表情疑惑, 慎重观察自家小侄子。要说刚刚胤祐还觉得自家小侄子似乎太过柔弱了, 可是现在他居然有了另一种感受, 难道自家的小侄子是个迷你小戏精?

    胤祐盯着呼呼大睡的小侄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没等他继续琢磨,久别重逢,在里面浓情蜜意一番的胤礽和太子妃携手而出。

    恰好奶娘也抱着孩子从屏风后转了出来。

    胤礽和太子妃谈完了感情,也终于有心情看看自家的儿女。

    比起胤祐怀里安静可爱的小皇子,当然是在奶娘怀里精神十足,在襁褓里也不安分的小公主显然更吸引胤礽的注意力。

    他立马示意奶娘抱过来。

    胤礽颠了颠胖嘟嘟的孩子,面露满意的同时还将她高高举起:“咱们弘煜真胖乎!真强壮!日后定然会成为大清的巴图鲁!”

    太子妃咳嗽一声。

    她一脸无奈:“七弟怀里的才是弘煜。”

    太子胤礽的表情猛地一僵。

    没等他仔细观察一番,下一秒愤怒的小公主使出了绝招。

    淅淅沥沥的水低落在胤礽的头顶。

    胤礽面色大变,来不及整理儿子是女儿,女儿是儿子的问题,他赶紧将小公主塞进奶嬷嬷的手里,慌慌张张的往里间走去。

    胤祐:…………

    他压低声音:“这就是小侄女讨厌人的……模样?”

    奶嬷嬷抬眸看了看太子殿下的背影。

    她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倒是太子妃一个没忍住,噗的笑出了声:“咳咳……这孩子,脾气稍微稍微大了点,真的,就一点。”

    太子胤礽脚下一滑。

    紧接着他走路速度快了不少的同时,也多多少少露出了点可怜的味道。

    这一点,大体就是为人母的滤镜吧?

    胤祐望着太子二哥离去的背影目露怜悯,很快他收回目光,将小侄子弘冕放回到摇篮里以后询问太子妃:“二嫂,小侄子叫弘煜,小侄女呢?”

    “曦宁。”

    “煜,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曦,日色,日光也,宁,野无遗贤,万邦咸宁,两个都是极好的名字。”胤祐稍稍想一想便笑了起来。

    既要耀眼如阳光,又望平静祥和。

    与其说是汗阿玛给两个孩子取名,倒不如说这些都是汗阿玛对未来的期待呢。

    胤祐满意的同时还有点苦恼。

    他搔搔头:“就是小侄女开始学字的时候会有点烦恼。”

    太子妃稍稍一想就知道七阿哥说的是什么。

    她乐得眉眼弯弯,落落大方得很:“这些事,苦恼的应该是汗阿玛吧?”

    胤祐乐得笑出了声。

    更衣洗漱好的胤礽不满意:“怎么就是汗阿玛教育孩子?日后他们的启蒙定然要我来做的。”

    想得美呢!

    胤祐和太子妃难得站在同一阵线上,也和他们想得一样,将太子调回京城以后康熙就将工作一摞一摞的往他身上堆。

    八旗的整顿告一段落,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医学堂里说有了重大发现,朕看不懂太子去看看吧?农田产出似乎有了新进展,太子也去看看吧?有朝臣表示江宁织造府扩大近百倍,利润惊人应当另立部门管辖,太子如何觉得?

    除去这些重要的事情以外,还有各种要处理的朝政事务,胤礽每天都是忙得头晕脑胀,眼花缭乱,愣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闲时间。

    到最后他都有点怀念在福州的日子。

    好歹那时候再忙,也偶尔会和七弟出海一趟,钓钓鱼打打牙祭,哪里会像现在愣是没点清闲时候?胤礽翻阅着奏折,他琢磨着要是能有什么机会出门就好。

    就在此刻他看到一份奏折。

    这是工部提交的铁路规划、设计和定站企划,除去已经兴建完成的军用京津铁路,运货专用的唐胥铁路,以及第一条为百姓往来建造的京张铁路,工部还拟定了十数条预计铁路。只是这些都还需要专人核查地形,研究风土人情和当地百姓反应,最后再进行安排的。

    这不是从天而降的机会吗?

    胤礽大喜过望:“汗阿玛,儿臣愿意前往——”

    话还没说完就被康熙打断:“不行。”

    胤礽一下子就泄了气,他苦着脸呐呐:“为什么啊——”

    康熙将奏折放入怀中。

    他冲着胤礽微微一笑:“那当然是因为朕打算亲自去走一走,所以你要负责在京城监国。”

    胤礽:…………???

    康熙自顾自往下说:“刚好这两年朕看你的表现很不错,一切交给你朕也放心。”

    合着最近把所以事情塞给儿臣就是为了这?

    胤礽幼小的心灵惨遭暴击,委屈的眼泪汪汪:“汗阿玛,儿臣不是您的宝贝了吗?”

    康熙冷酷:“不是。”

    他顿了顿:“现在朕最宝贝的是弘煜和曦宁。”

    胤礽再不济也不能和自己孩子争宠吧?

    惨遭暴击的胤礽呜咽一声,望着堆成小山的奏折欲哭无泪。

    这日子要如何过下去啊?

    弘煜和曦宁完全不知道阿玛的忧愁,他们快乐得就像是小兔子,一蹦一蹦的准备去寻觅今日玩耍的对象。

    比如蹲在墙角唉声叹气的七叔胤祐。

    弘煜和曦宁相视一眼,他们远远就切换成蹑手蹑脚的模样,偷偷摸摸朝着七叔前进。

    宫人们眼观鼻,鼻观心。

    他们全数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两位小主子的小动作。

    胤祐屏息凝神。

    他紧张的看着前方,唯恐在不远处的一行人会发现自己的存在。

    正当胤祐全神贯注的时候,他的左右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弘煜和曦宁快快乐乐的喊道:“七叔~”

    胤祐浑身一激灵。

    他当场被吓得原地起跳:“咿呀呀呀——!”

    然后下一秒胤祐捂住自己的嘴。

    他冷汗涔涔而下,尤其是看到弘煜和曦宁打算说话时更是惊慌。胤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抱着一个躲到墙角,乘着那一行人四下张望的时候撒开腿就跑。

    弘煜和曦宁咯咯笑着。

    等到七叔把他们放下以后,弘煜率先提出问题:“七叔,你是在躲什么人?”

    不等胤祐回答,曦宁高高举起手:“我知道!”她捂住嘴偷偷笑着:“我听乌库玛嬷说的,要给七叔讨媳妇啦!”

    胤祐心有余悸的擦擦冷汗。

    他冷哼一声:“四哥都没有成亲,何必先抓我?”

    弘煜:“因为四叔还在海外?”

    胤祐啧了一声,满脸哀怨:“果然上一回我就应该出去才对。”

    自己还是个宝宝呢,怎么就要成亲呢?

    虽然曾对爱情产生了一点点好奇心,但是完全没有踏足意思的胤祐哼唧一声:“锦鲤又不是终身一对儿的……”

    弘煜疑惑:“七叔说什么?”

    胤祐回过神来:“你看看你们三叔家里,三嫂子和小嫂子们天天和斗鸡眼一样,你们五叔又和五嫂子关系冷淡,偏心小嫂子……结婚很恐怖的!”

    胤祐掰着手指头叹气:“你们三叔家里吵得厉害的时候,你们三叔宁可睡衙门都不要回家,就连五哥都说:比起拆劝后院争执,我觉得还是在大理寺处理案件轻松简单得多。”

    “可是额娘还不错啊?还有大伯母……”

    “大嫂啊……”胤祐皱了皱眉,不想在两个尚且年幼的侄子侄女面前说婆媳关系这件事。

    二嫂倒是不错。

    可也就不错而已,再是得了双胞胎她也是太子妃,是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如今就忙忙碌碌没个停歇了。

    总之……胤祐觉得结婚就是地狱行!

    瑟瑟发抖的他抱着软乎乎的小侄子和小侄女取暖,同时苦恼要如何解决这个大难题。

    要不……跑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