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锦鲤七阿哥是团宠 > 第189章 畅春园。

第189章 畅春园。

    面对两双天真无邪的眼睛, 直接说自己不想跑?胤禛也说不出口,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肯定心虚的。

    当然胤禛很快又一次振作起来。

    他理直气壮的回答:“四叔不是你们七叔那样的人,这回不会逃跑的。”

    “这回?”

    “那就是下回会跑咯?”

    弘煜和曦宁你一句我一句,他们才不是这么好骗的人呢, 两人立刻发现四叔话语里的问题, 哼唧一声说了出来。

    胤禛无奈:“下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这就不是实话了, 他如今没有打算抛下责任的想法, 当然不代表以后没有。有责任心的胤禛觉得等太子登基, 局势稳定, 整个朝堂走向截然不同的未来以后, 再跑就没问题了。

    咳咳,那还得好些年吧?

    胤禛收回心思,挨个揉揉小侄女和小侄子的脑袋:“说吧?你们到底想不想去?不想去的话四叔也不强求哦?”

    弘煜和曦宁这下急了。

    尚且年幼的他们立刻放下怀疑,高高兴兴的点头:“我们当然愿意!”

    话音落下, 曦宁又有点犹豫。

    她蒲扇着长长的睫毛,好奇的看着胤禛:“四叔打算怎么办?阿玛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松口的。”

    胤禛微微一笑:“四叔自有办法。”

    第一部分要解决的不是太子二哥的意见,而是皇玛嬷、额娘和成母妃。

    想要解决也非常容易。

    当胤禛表现出心烦意乱,食不下咽,睡不安眠以后, 皇太后、佟皇贵妃和成妃登时焦急起来,将苏培盛喊来好好询问一二。

    计划通。

    剩下就看苏培盛的了。

    苏培盛:…………

    早已得到主子示意的他心里暗暗叫苦, 面上还是老老实实按着自家主子吩咐,他面露担忧,摆出一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模样。

    越是这样越引人好奇。

    比如皇太后第一个忍不住, 她急得团团转, 难掩担忧:“还在遮遮掩掩什么?赶紧说说四阿哥这是怎么了?”

    佟皇贵妃和成妃也是如此。

    苏培盛擦了擦额头冷汗, 他满脸惶恐,结结巴巴的回答:“回禀皇太后……主子,主子似乎还记挂着海外的日子,总是念叨着回海船上去……还说海船的日子要轻松舒服,耳根子清净。”

    皇太后登时急了:“胡说!”

    她想想胤禛一去三年多才回来,脸色都不好看:“好好的呆在外面做什么?京城里哪里不清净……了嗯……”

    皇太后想想最近的日子,微微有那么一点点心虚。佟皇贵妃和成妃也是如此,她们面面相觑,禁不住都想到前头热情十足给胤禛安排婚事的事情上。

    成妃纠结一瞬:“许是婚事……”

    她叹了口气:“或是咱们相差了?胤禛从海外归来还没好好松快松快,不是瞧瞧那堆画像,就是忙于各种事务,只怕是被闹得心烦。”

    皇太后和佟皇贵妃也是沉默不语。

    佟皇贵妃低叹一声:“总不见得不成婚吧?”

    皇太后皱了皱眉:“不可能。”

    她侧首询问苏培盛:“哀家记得弘煜和曦宁两个最近都和四阿哥在一起?”

    苏培盛微微一愣,随即点头应是。

    他还补充一二:“主子很是喜欢两位小主子,还念叨着要是有这样的孩子就心满意足了。”

    成妃眼前一亮:“或许可以——”

    佟皇贵妃也是面露惊喜,接上了成妃的话语:“让弘煜和曦宁和胤禛多多相处一段时间?知道孩子的好,胤禛指不定就乐意成亲了。”

    皇太后也恍然大悟。

    希望孙儿早日成家是一回事,可是孙儿自己高兴才是最重要的。她重重点头:“你们说的没错,要是和小七一般……”

    想到跑路的胤祐,佟皇贵妃和成妃心有戚戚然的同时也是颇为紧张。万一胤禛也和胤祐一样跑路,那她们可是哭都来不及了。

    皇太后想了又想,觉得这个主意俨然是最实际最合适不过的了:“胤禛不喜欢呆在紫禁城里也可以,咱们就到畅春园里走走,休息上一段时间。”

    胤禛得到满意的答案。

    坐在一旁的弘煜和曦宁哇的一声惊呼,望着四叔的眼睛都在闪闪发光——四叔太厉害了!

    胤禛笑了笑。

    这才是第一步,第二步则是最难的。

    如何让太子二哥和太子妃同意?

    二嫂处很简单,只是太子二哥那……吧?正当胤禛纠结的时候,走进毓庆宫的他恰好得到了一个消息。

    胤礽眉眼间带着一丝震惊和一丝惊喜。

    他抚摸着手里的信件,精神抖擞的处理着奏折。胤禛只是看了一眼,便微微睁大眼睛,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汗阿玛,谢谢您的助攻!

    胤礽忙忙碌碌,谨慎小心的处理着奏折,对于每一份奏折的回复都是再三掂量,才给予细致的答复。

    这回的监国和过去的不同,前两次监国时朝中诸事都要发信送到汗阿玛跟前审阅,虽然部分自己写了意见和想法,但是未经过汗阿玛的肯定都是无法下发的。

    胤礽当时也有些沮丧。

    他的心里也偶有期待自己全权做主的日子,只是胤礽万万没想到会来得那么快。

    胤礽起初也是一如既往,整理完诸位大臣的折子,挑选出其中重要的那部分,批阅记下自己的想法,再行使侍卫千里奔袭送往汗阿玛的身边。

    意外的是——

    信是送去了,很快也收到了回信,破天荒的却没有收到汗阿玛的批阅。

    胤礽惊愕之余打开信件。

    上面一句诸事皆自行处理即可的话语,让他心头为之一颤。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胤礽身后冒出熊熊烈焰,全身心都沉浸到工作之中。当然他也没有忘记定时给汗阿玛去信,说说自己如何处理的,又有哪些地方觉得处理得不合适,大有一日一封信的节奏。

    远在路上的康熙也很喜欢太子的信件。

    他不但自己看,而且还要给胤祐看,同时嘴里还要抱怨两句:“瞧瞧你二哥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居然一点点事情还要朕给他出主意,净是会撒娇。”

    胤祐:…………

    看汗阿玛您那美滋滋的模样,分明很高兴好不好?

    最让人无语的还有另一件事。

    回头看看太子二哥寄给自己的信件,里面写着担忧自己频繁写信汗阿玛会不会嫌烦的话语,胤祐的白眼都要飞上天了。

    汗阿玛和太子二哥都是矫情怪!

    胤祐一边吐槽,一边摊开信纸,他大笔一挥,刷刷刷的写下六个大字:“还请再接再厉。”

    胤礽收到信件,心思大定。

    他勤勉努力的处理着诸多事务,每日的奏折都有如小山般高,不假他人之手的太子胤礽要从早上忙碌到夜间,才能勉强处理完,还要从中提取重要的事情到第二日商议,短短半个月时间胤礽都觉得自己成长了不少。

    同时他也在其中发现不少问题。

    一些官员递上来的奏折可能连着数日都在说同一个问题,更有甚者上个月说过的事情这个月又要拿出来说一遍……

    胤礽:…………?

    纯心给孤找事呢?

    小心眼的胤礽把他们的名字逐一记下,等回头看自己不在汗阿玛跟前狠狠告他们一状。

    另外有些就让胤礽有点儿叹息了。

    比如……胤礽面露复杂看向其中一本:“靖海侯施琅卒于任,其幼子施世范袭三等侯。”

    又比如:“内大臣阿尔迪病重。”

    又比如:“盛京工部侍郎傅德病故。”

    胤礽随意一翻,就可以看到几十本各种报病乞退的,已经去世的或者重病快要去世的奏折,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他细细整理名单。

    施琅七十五岁去世,阿尔迪六十九岁去世,傅德七十一岁去世……

    在去世以前他们通常孩子通宵达旦工作,不顾病体忙忙碌碌,一日为官,除去被贬被撤职以外竟是永无退下的日子。

    胤礽若有所思。

    他忽然想起七弟曾提到的医疗保障制度,竟是油然升起可以尝试一二的心思。如今国库充足,加上这些大臣为大清忙碌了一辈子,是否也应该让他们提前致仕,过一段修养身体,含饴弄孙的日子?

    胤礽把想法记录在一旁。

    待工作告一段落,再寻四弟几人来商议一番?想到这里胤礽脑海里也一闪而过一个念头。

    说起来,最近怎么没看到四弟?

    不过堆成小山的奏折很快吸引了他的主意,这个疑惑也迅速被胤礽丢到脑后。

    等好不容易空闲一些,回到毓庆宫的胤礽长舒了口气,由着太子妃给他按摩着肩膀。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胤礽疑惑的看看桌上的两副餐具:“弘煜和曦宁呢?”

    太子妃目露讶异。

    她迷惑的歪了歪头:“爷您不知道吗?前两天弘煜和曦宁就跟着四弟到畅春园去了。”

    太子胤礽:…………?

    他目瞪口呆,下意识反问:“孤怎么不知道?”

    太子妃比胤礽更茫然:“爷不知道吗?”

    她又补充了一句:“皇玛嬷、佟母妃和成母妃也一同去了,说是要住一段时间散散心来着?”

    说起这个,胤礽依稀有了点印象。

    好像……皇玛嬷是使人和自己说过这件事,他觉得去畅春园散散心也不错,加上工作繁忙就将此事交给太子妃处理了……

    胤礽:…………

    他憋屈的补充:“可是孤没说让四弟也去啊?而且,而且……”

    四弟怎么连自家儿女也一起拐跑了?

    胤礽气得七窍生烟,辗转反侧的他第二天就带着太子妃一起去了畅春园,倒要看看四弟带着弘煜和曦宁在做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