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话痨小姐 > 卢晴&姚路安(暧昧)

卢晴&姚路安(暧昧)

    “我试了试, 还行。”卢晴与人调/情不太熟练,明明带着一点暧昧的事,到她这里就像在讨论一件正经事。

    “那么, 带来。有多少带多少。”姚路安回她:“你精准的掌握了男人的恶趣味。距离成为渣女,还有一步之遥。”

    “这算夸奖?”

    “算你长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

    卢晴过了很久才回他, 又发了另外一件。是让卢米江湖救急,借了她一张图。

    “这样怎么样?”

    “可撕。”姚路安回她。

    “所以,男人只有聊到这个话题才话多?”卢晴直接问他。

    “不然呢?男人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知道了。”

    卢晴店里来了客人, 把手机放到办公桌里去接待。她的花店算是做的不错, 因为她的花好、她审美也好, 才开业不长时间口碑就做了起来, 周围的学生常常在她这里订花。有一些直接给她发消息, 让她做好到时来取。也有人亲自来店里挑选花。

    卢晴最喜欢读书的男生来挑花。她一眼就能看出哪些男生很受女生欢迎、哪些是花花公子、哪些很喜欢即将收到花的人。每每遇到这样的买主,她总会很认真。

    男孩们让卢晴代写卡片,有的卡片很动人,让她恍惚回到少年时代,也曾在一些节日收到鲜花。那时抱着花走在校园里,像一幅经年的画,很禁琢磨。

    送走这一波客人已经到晚上, 卢晴拿出手机,果然,姚路安静默。

    倒也不失落, 一来二去知道了姚路安是什么样的人, 就不会有太多期待。跟店员交代一下, 就收拾好东西出门。

    今天又有相亲。

    卢晴现如今对相亲已经十分坦然了。

    很多时候一个人无聊, 出去见见人也挺好。

    今天这个相亲对象长的有点像姚路安,但是比他看起来温柔。卢晴觉得今天的运气真不错, 至少对面的人看起来顺眼。

    想到姚路安,就有那么一点心不在焉。

    他那样有进攻性的男人,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漂泊,也会偶尔跟女人出来坐坐喝个咖啡吗?姚路安那么懂拿捏女人,是经历过很多历练吗?

    又觉得自己思考这个问题挺傻。

    姚路安怎么可能没有女人?

    这顿饭吃的久了点,男人要送她回家。卢晴想起姚路安吓唬她,就果断拒绝:“不用啦,我还要回店里。”

    就这么走了。

    到家里才反应过来,她竟然真的被姚路安那天的反应吓住了。所以她根本没有做渣女的资本。像姚路安说的那样,她脑子不好使,又体弱,真碰到坏人什么都不是,一秒钟就被人放倒了。

    感谢姚路安。

    下一天姚路安付款的时候,卢晴点了收款。然后对他说:“这日付的租金是不是不太对?”

    “怎么不对呢?”

    “每天少几块钱,每年也是不少的钱呢!”卢晴第一天就想问,姚路安看起来不是抠门的人,怎么要在这房租上跟她斤斤计较:“你没租过房,不太了解行情。季度比年付贵、月付比季付贵、日付当然最贵。”

    那头的姚路安大笑出声。

    卢晴锱铢必较的德行太可爱,让他心情大好。继续问她:“那我付多少合适呢?”

    “至少360吧?”

    “我付你1000,你把我东西搬回酒店。不租了。”

    “这就有点流氓了。”

    姚路安的好心情写在脸上了。

    助理在旁边看着他笑,松了一口气。前几天他们跟丢了素材,姚路安发了滔天大火,接连几天张嘴就训人。今天终于是笑了。于是小心翼翼问他:“失足少妇…讲笑话了?”

    干他们这行的,风里来雨里去,没一把子体力是不行的。尤其是姚路安,有时还要搞“极限”摄影,那命是别在裤腰带上的。所以姚路安不太长情。卢晴算是姚路安聊的久的。

    助理知道的不多,但姚路安也没跟他说过换人,那就还是“失足少妇”了。

    “失足少妇”这会儿正跟姚路安算账呢!

    姚路安才不会痛快给她钱,下一天转钱的时候转349,卢晴发来一个?

    姚路安回她:“你昨天跟我说行情,我做功课了。你那房子,一年10万到顶了。”

    “……价钱是之前谈好的。”

    “只是你报价而已。”

    姚路安逗卢晴逗出乐趣来了,卢晴这人脾气像块棉花,偶尔急头白脸还挺好玩。

    “你差那几块钱?”卢晴问他。

    “你差那几块钱?”姚路安回她。

    “姚路安!”

    卢晴不识逗,急了。

    倒不是钱的事,是姚路安的态度,太傲慢了。好像她只是小鸡,随便他拿着捏着。这个狗男人怎么这么坏!

    “熟到你可以直呼我大名的地步了?”姚路安深谙火上浇油之道,顺道给卢晴打了语音。

    卢晴接起来的时候没说话,也不知怎么了,想弄死姚路安。离婚的时候没想弄死前夫,现在想弄死姚路安。卢晴说不清是自己变了还是姚路安太过气人。

    姚路安却在电话那头笑:“怎么了?拆迁富小姐因为几块钱走心了?”

    “你是因为几块钱走心了还是跟我走心了?”姚路安嘴欠,专挑气人的说:“你跟我走心得有点走心的态度,房租你可以不要了,我会感激你。”

    “十几万呢!又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又不是没脑子,我干嘛不要?”

    “现在倒是精明了。当初怎么没脑子?”

    姚路安一句话把卢晴说没电了。

    长辈们有时会说:“咱们卢晴这脾气呢,像卢家人也不像卢家人。”

    助理见姚路安拿着手机不抬头,觉得他这次有点不一样,凑过来问他:“跟失足少妇沉浸了?”

    “美的你!”

    “我凭什么便宜你这个渣男啊?”

    姚路安也不否认,起身走了。

    “你听我说。”卢晴顿了顿:“你一无所有,毕业以后吃我爸妈的住我爸妈的,是我,我们家人,从不嫌弃你。你说的对,你就是上门女婿倒插门。”

    “年付,15万,少一分不行。十分钟之内你给我转账,不转我明天就把你东西折腾回酒店去。”卢晴把帐号发给姚路安,难得她这么有脾气。

    “你说她像卢家人吧,也对,通透,宽容,厚道;可咱卢家没出过这么软的。”

    真是傻逼。

    顺手给卢晴转了一千,还有一句:“补差价。”

    姚路安看到强硬起来的卢晴,心情更好了。也顺道想了一下卢晴说这句话的语气,想象不出来。

    在发送键按了很久,还是点了叉。

    “别,看照片没意思,我要亲自验!”卢晴又虚张声势了,又不是就姚路安能胡说八道,她也可以。

    “你穿上那件睡衣给我看看。”姚路安又犯混蛋了:“敢不敢啊?先让我验验货,看看你值不值得我费心啊。”

    卢晴被他气的哭笑不得:“你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话。”

    “你给我等着。”

    “你快睡我,睡完我也拍拍屁股走人,让你见识渣女是怎么速成的。”卢晴跟他拌嘴。她很奇怪自己跟姚路安什么都能说,在他面前也会霸道任性。才见那么几次面、打过那么几个电话、聊过寥寥无几几次天,他在她心里就变成了一个相对亲密的人。

    卢晴终于说了自己想说的话,那种痛快是淋漓尽致的,她从未体会过的。

    卢晴没回复姚路安,给她前夫打了一个电话。

    就这么一个卢晴,被姚路安逼的有了态度。

    卢晴觉得心里堵的那面墙轰的一声倒了,天光乍破,万物晴朗起来。

    “卢晴。”

    姚路安看到消息捧腹大笑,这样的卢晴何止是有点意思啊,简直是太有意思了。

    刚离婚的时候无意间听奶奶跟卢国富抹眼泪:“怎么就让人欺负成这样了?”

    “卢晴。”

    “永远别做噩梦。”

    “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的钱就当扶贫了。”卢晴听到前夫呼吸重了,他生气了,卢晴笑了:“希望你花我的钱心安理得。”

    可这种自我规劝根本不管用,很多事成既定事实了,道理她也是现在才明白。

    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误会?居心不良就是居心不良、骗钱就是骗钱!骗感情就是骗感情!

    哭的时候说不出话,只能挂断语音。

    “我刚给你转了15万,你让我跟你说好听的话?我没弄死你纯粹是看你那张脸还不错,而你这个人我还没睡到。懂吗?”

    电话接通,前夫很意外。

    那天在卢晴家里,卢晴跟姚路安倾诉,从懵懵懂懂到奋不顾身办的那些傻事,一桩桩一件件都跟姚路安说了。没想到是给姚路安递了一把刀子,他现在用那把刀子扎她。

    姚路安呢,给她发一条消息:“挺好,你就精明到底。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值得你犯傻逼。”

    卢晴呢,哪怕自己吃了那么大亏离婚了,她仍旧对他说那或许是误会。

    想到急头白脸的卢晴,又笑了。

    “你就是个混蛋。”她给姚路安发消息:“但我竟然有点喜欢你这个混蛋。”

    卢晴又被姚路安弄哭了。

    “见过的混蛋还是太少。”姚路安继续气卢晴:“哭完了你跟我说说,哭这一次有什么收获?别白哭一次,记吃不记打,下次吃亏上当还有你,一点长进没有。”

    “行。别拍太露骨,我不喜欢。我单纯就是想看睡衣。”姚路安倒是要看看这个傻卢晴能虎到什么程度。当然,以她这几次犯的混蛋来说,就算真发给他裸/照他都不会稀奇。

    很多事,如果她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她不会吃那么大亏,也不会被人拿捏成那样。她心里其实一直在堵着,实在过不去的时候她会劝自己:“如果狗咬你,你还要咬回去吗?那你不就也变成狗了吗?”

    她哭的更厉害了。

    “等我睡完你拍拍屁股走人,让你再见识一次渣男。”

    “之前你说你感觉像我家的上门女婿,这种滋味让你不好受。”

    “你他妈别叫我名字,你配吗?”卢晴声音忽然大了:“你说你要尊严,尊严是自己挣的。我现在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你在我面前在我们家人面前,永远不会有尊严!”

    “卢晴!”

    卢晴说完挂断电话,把前夫的所有联系方式删除了。太爽了,这种感觉太爽了。

    “干嘛?”

    卢晴从前是多温柔的人啊!

    “行,我等着你。”姚路安回她:“你下次见我可别哭了。见一次哭一次,跟个哭包似的。”说完又加一句:“要真想哭,床上哭吧!”

    姚路安话说的狠,也仅限于此了。

    “下次直接跟我说,别发消息。显的你没胆。”姚路安回她。再过一会儿,卢晴收到了转账消息。

    “你可以去任何地方找尊严,但在我们这里,我们就当你是我们养的一条喂不熟的狗!”

    “照片我拍了,但我就不给你发!”

    那时每每跟他解释家里人对他像对自己的孩子,他觉得没尊严是他多想。卢国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我女婿可厉害了,学习厉害、工作也好,别看人家外地的,一点不差!

    “行,那我便宜你,我给你发。”

    卢晴坐在那掉眼泪,心里恨姚路安恨的要死。恨不能一口一口连筋带肉咬死他。看到他的转账,还不忘顺手点收款。

    卢晴回到家里,翻出睡衣,拍了一张照片。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_溜_儿_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免费看漫画,点我在线观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