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花滑之我不可能是那种炮灰花瓶! > 第160章 第 160 章

第160章 第 160 章

滑联明晃晃地把脸送上门等着被打, 华国冰协反而犹豫了起来。

也不怪华国冰协疑惑,主要是这种直截了当的送人头操作,他们是头一次见, 总感觉滑联是不是还憋着什么坏水。

华国老祖宗可留着一句话呢,兵不厌诈。

陆维栋就挺踌躇的, “滑联这得有多失心疯才能拿出来这么牵强的说法, 简直就是漏洞百出。”

这应对, 不是他吐槽, 就是他自己一口气喝完两斤大酒, 都干不出来这么滑稽的事。

是的, 滑稽。

泼脏水都泼不到他们身上那种, 根本就经不起细看。

陆维栋说的也没错。

事实上, 在这则公告发出没多久之后, 明察秋毫的冰迷们就指出了滑联行文里的种种漏洞。

“啊这, 卢卡斯是拿到过好几次重要国际赛事的季军, 但这跟他在新赛季没有拿到好成绩有关系吗?华国冰协用的新系统明明白白, 小分表也是可供下载查阅的, 至少目前没有一位技术向的冰迷跳出来说卢卡斯得到的分数有不合理。”

“虽然但是,凌怎么就没有拿到超高分数的实力了?他的赛季首秀就做到了clean, 第二次出场显然还进行了优化和调整, 拿不到超高分数才很奇怪好不好!”

“好家伙, 说华国冰协捧上神坛?人为缔造神话?干扰花滑未来发展?这难道不是滑联自己干的坏事,这也能倒打一耙栽到华国冰协身上?”

这样认真反驳的网友真的不少,个个都有理有据。

除此之外, 此时此刻的滑联评论区里, 嘲讽的段子也挺多。

热评第一就是华国网友的抖机灵。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对滑联抱有期待,如果我不幻想他们可能还会认错,我就不会点开这条公告。如果我不点开这条公告,我的眼睛就不会被辣到,我也不会好险被滑联的厚脸皮所惊到。如果我没有被滑联的厚脸皮所惊到,我也就不会被气笑到要在评论区留言求走过路过的朋友点个赞……大家点赞一次,滑联的门票就少卖一张!”

一大段套娃式的文字,是华国网友才懂的幽默,但不妨碍很多国外冰迷通过翻译程序看懂了最后一句。

咳,这就是来自神秘东方的玄学力量吗。

他们哈哈大笑着给这条热评点了个赞,然后在楼层里辛辣吐槽,“这么多赞,滑联好像还没有卖出去这么多票来着。”

抖机灵的网友也是真的机灵,住在评论区跟网友们一起嘻嘻哈哈,“没事,这次卖不出去下一次比赛接着来,反正滑联说不定就要倒了,没准以后都卖不出去一张票。”

快活的气息充斥着整个评论区,跟滑联原先所想的争执吵架完全不一样,更别提什么因为引发网友们热烈的对立而将这条博文送上热搜。

滑联当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蠢。

格罗弗主持的漫长会议连午饭时间都耽误掉,想出来的实际策略其实是,向流失掉的其他运动员求和。

他们已经把凌燃和华国冰协彻底推到了对立面,自然不打算再争取对方,反而是自以为吸取了华国冰协的策略,打算使用同样釜底抽薪的方式,将其他运动员争取回来。

凌和他的节目的确是这片冰面上独一无二的风景,也得到了很多观众们的喜爱和支持。

但花滑到底是一项竞技体育运动,如果华国冰协所举办的比赛只剩凌一人参加,相信比赛的精彩程度一定大打折扣。

而他们只需要矮下身段向其他运动员求和,答应了既往不咎绝对不会记仇,再将他们所希望的公平对待许诺给他们,相信那些运动员一定会动心。

毕竟他们才是花滑运动的主宰者,话语权也掌握在他们手里,滑联的比赛才是有正经评级的,滑联大奖赛才是真正的国际a级赛事。

滑联以己度人,当真以为华国冰协一定在分数上动了什么手脚,而这些运动员们亲眼看过自己的低分和凌的超高分,一定会心生不满,觉得自己被欺骗了。

有这几样条件加持,滑联才会构思了这样一份公告。

长长的大几千字,前面的都是滑联试图迷惑华国冰协的烟雾弹,真正想说的其实就是艾特卢卡斯的那一段。

至于他们为什么想不到卢卡斯看了反而会生气,只能说,傲慢的滑联本质上就是看人下碟。

他们肯给凌燃开出下届奥运会冠军的条件,那是因为他们表面上对凌燃轻视打压,其实在心里很清楚凌燃到底有多大的能量,才肯下大本钱割肉求和。

至于卢卡斯等运动员,滑联嘴上不说,打心眼里却觉得,自己能宽宏大度接受他们继续回来比赛,甚至肯捏着鼻子暂缓已经启动的新周期造星计划,就是做出了很大的妥协和让步。

有华国冰协给出的分数做对比,他们就不信了,已经拿到很低分数的卢卡斯等人会不动心。

回来就能有高分拿,滑联自以为自己已经把这样的条件摆得很清楚了,现在就是安安心心地等着这些运动员主动回来联系自己。

至于评论区的嘲讽评论,格罗弗大度地挥手表示自己毫不在意,虽然他扭头就气得摔了手机,咬牙又切齿。

“等运动员都回来之后……”

等运动员都回来,等他们重新掌握花滑话语权之后,他捏死华国冰协和那个东方少年容易得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

凌不是很爱滑冰吗,那他们就要让他再也滑不上任何国际大赛的冰面,看他滑给谁看!

至于华国冰协会不会澄清,就不在格罗弗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他们不澄清也行,澄清更好。

一旦澄清,就一定会把凌燃和卢卡斯的小分表放到一起做对比,这样强行对比打脸的奇耻大辱,一定会将卢卡斯推得越来越远,直到将他推回滑联的怀抱。

格罗弗的心里恶意滋生,自以为自己的计策一定会奏效。

他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华国冰协已经在起草新的公告。

还是楚常存最终拍的板。

他的理由很简单,既然敌人都把弱点送上门了,不打一打对方的七寸,好像是有点亏了。

楚主席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滑联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国际上的形势又一片大好,这么天时地利人和,斩草除根、除恶务尽说不定也是个好办法。”

斩草除根这四个字听得陆副主席眼皮子一跳,但想想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就觉得好像也不是不能想。

毕竟敌人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不堪一击。

他很快就把吩咐交待下去。

尤其是楚常存特别吩咐的部分。

等到那边的公告已经开始攥写,就拨通了陆觉荣的电话。

陆觉荣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马上就从办公室往训练馆赶。

先找的凌燃,然后又去隔壁把卢卡斯也叫了过来。

等人都齐了,见卢卡斯的教练也在,才清了清嗓子,有那么一点点为难。

凌燃见状,跟卢卡斯对了下眼色,彼此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卢卡斯摸摸后脑勺一头雾水。

凌燃则是刚刚从冰上被喊下来的,强行打断的旋律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额头上的汗水和周身的热气也还没有消下去。

最爱的训练骤然被打断,少年的神色难免就有点严肃,乌黑的眸子敛起,唇畔的笑影也消失不见。

陆觉荣原本还在留意卢卡斯的脸色,余光一瞥,差点被凌燃难得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之后才又咳咳两声,“打扰你们的训练是有事要跟你们说。”

他把华国冰协的打算说了,对凌燃还是很放心的,注意力都在卢卡斯和他的教练身上。

果然就看见卢卡斯的教练诺曼神色不太好,语气也变得生硬,“但这样的事情对卢卡斯来说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卢卡斯挪了一步挡到自家暴脾气教练面前免得他跟人起冲突,一时也没有说话。

说实话,华国冰协的请求卢卡斯能理解也能接受,就是心里多少也有点不是滋味。

这算什么事呢,不,事是好事,但总感觉要牺牲一点他的面子。

虽然华国冰协打算编写在公告里的都是事实,还特意来询问征求他的意见也给足了尊重,但他卢卡斯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在全世界冰迷面前把他和凌燃的小分表详细分析报告分别写出来,还要公之于众,这不就是公开处刑吗。

还是最最可怕的扒脸皮酷刑。

卢卡斯苦着脸,难得支支吾吾,“这……也不是不行……就是……唔,真的非得这样?我觉得只放出来凌的是不是就足够了?”

都怪滑联,非要把自己拉出来做什么,如果他们艾特的是西里尔或者安德烈,华国冰协不就不用惦记自己了吗!

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卢卡斯在心里疯狂吐槽,在心里狠狠地又给滑联记上一笔。

他的不愿意明晃晃写在脸上,陆觉荣也觉得有点难办。

凌燃在旁边听着,其实也觉得这样好像不太人道。

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和被公之于众到观众们面前论证自己技不如人,这绝对是两码事。

少年脑海中的旋律已经播放完毕,就腾出心神来思考华国冰协的应对策略。

陆觉荣见卢卡斯果然不同意,觉得难办至于,反而松了一口气,“不愿意就不愿意,卢卡斯,我们也只是来问问你的意见,大不了再想想别的办法。”

反正办法是冰协想,也不是他想,作为教练,陆觉荣当然是天然就跟运动员们的关系更亲近些。

卢卡斯虽然不是他们华国的运动员,但说破了天也才二十出头,在他眼里都还是个孩子呢。

孩子的脸面是要顾的,还要把次序摆到前面。

“那我就跟冰协那头说,让他们取消这个方案。”陆觉荣信心满满道。

卢卡斯听了,琢磨了会,却又摇摇头,“我并不是不愿意。”

他在心里对比着滑联和华国冰协,果断将天平倾向了后者,“陆教练,写就写,就当我为这波舆论战斗做贡献了!”

卢卡斯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

诺曼教练狠狠被噎了一下,嗓门都高了,“卢卡斯!你想想清楚!这样的对比报告出来,你的商业价值会受到影响的!”

没有代言商会愿意退而求其次,冰迷们也不会喜欢技不如人的运动员!

卢卡斯虎着脸,心里门儿清,“可这事也是滑联先打得头,他们都指名道姓了,我们总不能一声不吭吧?”

他可不想当滑联手里的枪。

这句话一下就问住诺曼教练了。

他卡了两声,嗓音软化,“但这样的方法对你的职业生涯一定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华国冰协现在如日中天,每一则公告都会被冰迷们搬运讨论,虽说卢卡斯技不如人是事实,但被摆到台面上议论总也不是那么回事。

很多观众们一定会把他的缺陷牢牢记在心里,以后提起卢卡斯说不定就是那个某某跳跃总出现某某问题的卢卡斯。

诺曼忧心忡忡,倒是卢卡斯缓了一小会,自己就已经想开了。

“教练,我的节目和技术存在问题是事实,很多东西改都改不掉,观众们的心里也早就都清楚。各大冰雪论坛里,讨论我的技术缺陷的帖子还少吗?只不过是由官方出面分析一遍而已,我还经得住。再说了,我的缺点当然有,但我的优点就没有吗?”

卢卡斯自信得很,笑得也洒脱,“分析报告一出来,缺点会被人看见,优点也是一样,我又不是凌那个天才小怪兽,有优点有缺点不是很正常吗?”

青年的这话说得理直气壮极了,甚至骄傲地挺了下胸脯。

而在他对面——

被称为天才小怪兽的凌燃:……

被自己徒弟的厚脸皮惊呆的诺曼:……

没想到事情还有转折的陆觉荣:……

还是凌燃先缓过来神,他眨了下眼,也有自己的见解,先是咳了一声吸引其他的注意,然后就直截了当道,“我倒是觉得,卢卡斯和诺曼教练的担忧并不是没有别的办法解决。”

话音刚落,其他几双眼睛就齐刷刷地扫射过来。

卢卡斯的眼一下就亮了,“凌,你有办法?”

如果可以的话,卢卡斯当然不想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狼狈好不好!

凌燃也不卖关子,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来,“诺曼教练担忧的是卢卡斯的节目和技术缺陷在冰迷们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从而影响到卢卡斯的名声和他身上的商业代言。”

少年的话一针见血,诺曼教练矜持地点点头,还嫌弃地瞥了自家徒弟一样,像是嫌弃自家徒弟没有别人家的聪明。

卢卡斯只当没看见,一味地催促凌燃,“凌,你觉得怎么做更好?”

陆觉荣也端正了脸色,经过了之前的会议,他对凌燃的印象早就从华国花滑紫微星变成了逻辑清晰、条理分明、脑子好使的华国花滑紫微星。

凌燃顿了顿,“我有一个想法,既然要写我和卢卡斯的分析报告,不如就从头开始写。不止是新赛季两场比赛,还有上个赛季的世锦赛,上上个赛季的世锦赛,四场比赛一起来写,数据充足,摆出来也有说服力。”

四场比赛一起写?

卢卡斯有点懵。

那不就是他和凌要对比四场比赛了吗?

自己岂不是要被对比到泥里。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卢卡斯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但陆觉荣和诺曼却很快就反应过来,诺曼的脸色立刻阴转晴,“这个办法可以!”

陆觉荣也笑着拍了拍凌燃的肩,“想法不错。”

一直没吭声的薛林远也对自家徒弟笑眯眯地竖起大拇指。

卢卡斯更懵了:???

还是诺曼一巴掌拍到自家这个傻徒弟的背上,“凌这是在帮你的大忙!”

他难得多了几分耐心给卢卡斯解释,“只对比新赛季两场比赛,大家难免就会把你和凌横向对比,但如果加上之前两场世锦赛,时间跨度拉长,冰迷们就会注意到你在这几个赛季一直在取得很大的进步。

有缺陷的运动员一直在不断地进步,虽然还没有赶上对手,但冰迷们也一定会多上不少喜爱和耐心。”

体育就是这样,有天赋的运动员固然会受到人们的喜爱,但一直努力不放弃的运动员也会得到大家的赞赏。

卢卡斯的天赋不如凌是事实,随着凌在花滑界的地位不断攀升,卢卡斯的实际地位不可避免地一降再降,诺曼也一直在为此而苦恼。

而现在凌燃给他出了新的主意,让卢卡斯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得到观众们的喜爱,诺曼就像是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突然就豁然开朗。

他自打带了卢卡斯这个不省心的徒弟之后,难得心平气和地走到凌燃面前,用最温情的怀抱向这个聪明的少年表达感谢。

同时发自内心道,“凌,我终于知道卢卡斯为什么这么喜欢和你一起了。”

聪明的孩子总是那么的讨人喜欢。

尤其是,他还很乐于助人。

不止是这一次出了这个主意。

诺曼早就听卢卡斯说过自己脱离俱乐部的初衷,就是凌燃在病房探望他时跟他探讨过3a的不同起跳方式,给卢卡斯带了很深的心灵触动。

更何况,作为一名成名已久,其实已经可以退役的老将,卢卡斯至今还活跃在花滑赛场,并且在不断进步,很难不让诺曼怀疑,他是受了凌燃的影响,在心里卯足了一口气只想不断地进步。

或许也可以说是标杆的力量。

凌就是现今花滑男单的标杆。

诺曼一眨眼就想了很多,对凌燃的好感嗖嗖嗖往上升。

凌燃却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出了个主意而已。

甚至可能还给撰写公告的工作人员增加了一倍的工作量。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抿唇笑了下,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陆觉荣敢打包票,他甚至从凌燃眼里看出了少年现在没有任何得意骄傲,只有点不太明显的想要赶紧散会,马上回去继续训练的隐隐不耐。

他笑着扶额,见卢卡斯和他的教练都被顺好了毛,高兴地表示自己能够接受凌燃的方案,就赶回去给陆维栋答复。

陆维栋答应得比他还爽快,基本上就是一口答应。

挂掉电话后,陆觉荣还觉得哪里不对,总感觉冰协那头答应得好像太快了,甚至有点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但这怎么可能。

他摇摇头没想太多。

事实上,陆维栋挂掉电话的时候,工作人员现场赶出来的报告大纲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桌案上,内容里赫然就是凌燃和卢卡斯的近三个赛季的六场比赛。

陆维栋看了一遍就拿着大纲去了楚常存的办公室,“老楚,你还真猜对了,凌燃还真就是这么提议的!不过他还是保守了点,只提议了四场比赛。”

楚常存毫不意外,甚至还笑了笑,“四场?估计是担心给我们增加过多的工作量吧。”毕竟一套节目分析下来,工作量可是一点都不少。

陆维栋就乐,他早就听说过冰迷里有人说凌燃是卷王,“卷王难得不卷了,那一定是因为没卷到他自己头上。”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这句话在凌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哦,还有待人真诚,要不然也不能处处为朋友着想。

他们华国的崽,讨人喜欢不是没有原因的!

陆维栋心里热乎着,脸上的笑就没有落下去。

楚常存接过报告看了看,喝了口热茶,“但这是凌燃对朋友的一片好心,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成全。卷就卷吧,多出两场比赛的事情,再安排两位工作人员帮忙,应该很快就能完成。”

陆维栋就笑着答应下来。

报告的事情已经敲定。

滑联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所谓毒计,不止早早就被华国冰协识破,还被拿来当成了一次考考自家孩子的小游戏。

所以在华国冰协终于更新官网后,格罗弗还兴致勃勃地点进去围观,打算目睹一下卢卡斯将要跟华国冰协决裂的现场。

然后,越看,脸色就越黑。

等到匆匆看完,忍不住再看一遍,确认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之后,格罗弗差点从椅子上滑下去。

勉强坐住后,也还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华国冰协他们怎么敢!

他们这是在把滑联的脸皮扒下来扔到地上踩!

格罗弗被气得脑子嗡嗡嗡直响。

但闻风赶来的网友们却好险被笑死在官网里。

“好家伙,让我数数,这是凌燃和卢卡斯近三个赛季的六次十二场比赛所有小分表的分析报告,从每一个跳跃旋转步法来分析滑联和华国冰协打分的合理性,连节目内容分都没有放过。所有华国冰协那边觉得不合理的地方都被他们用红色笔迹圈了出来,对照着技术手册里的详细规则来解释为什么不合理。”

“红笔,怎么有一种老师批改作业的感觉,哈哈哈,要我说,圈什么圈,直接给滑联画个叉得了!”

“哈哈哈,华国冰协赛高,也不跟滑联扯什么两套标准不两套标准,直接就把数据和分析甩到滑联脸上!”

“话说只有我注意到,原来凌燃和卢卡斯一直在进步着吗,他们每个赛季都在不断精进自己的水平,从凌燃种类越来越丰富的跳跃,到卢卡斯节目里越来越多的步法。啊,我听说他们私底下还是很好的朋友,这样一起进步的感觉真的好好啊!偏偏滑联那个妖怪还专门艾特卢卡斯给人家找不痛快,heitui!”

“哈哈哈哈,你们别光看分析报告啊,我知道比赛的分析报告指出了滑联裁判组很多的不合理和错误。但是,你们看华国冰协放出的裁判席视频真的好好笑啊,原来迟迟不出分是因为卡了bug哈哈哈,那个裁判老爷子笑死我了哈哈哈……”

“裁判席视频算什么,你们难道不觉得华国冰协最后的那几段话好眼熟吗!你们把主语换换,是不是滑联之前发的那个公告的最后几段!什么错误极端的做法,干扰花滑未来发展的罪恶行径,这不都是滑联污蔑华国冰协的话吗。华国冰协这是连改都不改,一键替换主语就直接甩回到滑联脸上的吧!”

“我屮艸芔茻,还真是,我的天,华国冰协好刚我好爱!就是这个上去就刚的味儿!”

这则严肃又不失幽默的公告很快就得到所有冰迷们的心。

他们把公告搬运到各个平台,冰雪论坛里,技术向的冰迷们兴奋得简直像是在过年。

从前哪有这种好事!

华国冰协可是一口气公布了六次十二场比赛里最顶尖的两位选手的所有小分表和对应的分析报告,其中的科普作用自不必说,他们绝对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虽然就是从中好像能嗅到某种熟悉的卷王味道罢了。

阿洛伊斯也是这么觉得,总感觉这种处理方式透着一股子熟悉的感觉。

但他很快就没有功夫多想。

因为格罗弗气得失了风度,直接就在自己个人认证的官方账号上揪住华国冰协公布的裁判席视频,愤怒指责。

“新型打分系统是对裁判们精神状态的摧残和不负责任,长时间的疲劳一定会影响他们的打分状态!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以后一定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失误!我敢拿我的人格保证,这样的打分系统一定……”

他似乎激动得语无伦次,后面的词句都发生了错乱,让人看都看不懂。

冰迷们琢磨了一会儿,纷纷善意提醒滑联也该把自己的这位长官送去医院好好检查修养一下,尤其是要重点照顾一下脑子部位。

然后就真的把格罗弗气得二进了宫。

但格罗弗所说的不无道理,大家也都听见了视频里那位裁判说自己精力不济。

想到马上要到来的自由滑比赛,冰迷们都有一点担忧。

“自由滑比短节目长了那么多,即使选手人数变少,总时长也没短到哪去,反而更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这些裁判年纪也都大了,能经得住吗?”

他们纠结着,其实也怕格罗弗说的成了真。

冰迷们不知道的是,华国冰协在短节目出了意外后就有了新的备案。

只不过现在才发了公告就发第二个,总感觉有点被滑联牵着鼻子走。

总不能滑联污蔑他们什么,他们就马上跳出来澄清吧,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

华国冰协这头难得有点头疼。

还是班锐主动请缨,用自己的认证账号发了一条动态表示华国冰协早有预备,请大家不必担心。

他也没有明说解决方案,但冰迷们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

大家很快从网上的舆论风波里抽出心神,开始期待起马上就要到来的比赛。

凌燃则是压根就没有被这场风波影响到。

他本来就不怎么上网,赛时基本上就跟外界彻底隔绝了。

少年埋头在训练馆里,很快就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他甚至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站到赛场上实验自己的想法。

短节目能有二十分的差距,时间更长,配置更高的自由滑呢?

凌燃对自己的节目和分数有着无比的期待。

冰迷们也差不多。

他们甚至在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前,就在各大平台打起了赌,赌凌燃能拿到比上一次比赛高出多少的分数,基本上都是二十分起步。

但不管赌多少,他们都相信凌燃一定能取得让所有人惊艳的分数。

破记录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冰迷们议论纷纷,相信有可能的还真不在少数。

抢到票的幸运儿在自由滑比赛当天,就准时地来到了比赛的赛场,没能到现场观看的观众也守在了屏幕前,激动地搓手,翘首以盼。

加油呀燃神!

冰迷们在心里呐喊着。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见奇迹在赛场上再一次地发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