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献上的美人 > 第10章(男三来了)

第10章(男三来了)

公府规矩多,讲究食不言,寝不语。

乍然响起一道娇娇小嗓音,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包括伺候主人家吃饭的十几个丫鬟。

苏邀月挂在陆枕的脖子上,跟男人亲亲热热说了一会子话,无非就是“一会儿不见想的紧”、“还以为公子不要我了”、“幸亏红杏姐姐带我过来”。

陆枕听到最后那句话,朝红杏所站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红杏知道自家公子脾气,从不生气,可若是生气……她一定就不能再待在公子身边了。

“这是谁家的娘子?”公府夫人吴氏开口了。

吴氏生得很年轻,看起来大概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不过她穿的衣裳都较为沉暗保守,想是为了用衣裳来压住这份年轻,显得威仪些许。

“是我救下来的一位可怜女子。”陆枕如此道。

吴氏也跟着笑,“君闻你向来心善,从小就喜欢捡小猫儿,小狗儿的回来。”说完,吴氏看向苏邀月,微微一笑,言语间将她比作小猫小狗。

君闻是陆枕的字,这位后妈如此叫是为了显示亲厚。

苏邀月欣然接受,“奴就是公子的小猫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吴氏贤惠和善之名在外,对陆枕一向是宽容的。她原本想捧杀这位世子,可……一直也没有成功。

没想到,出去一趟,这男人就开窍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女人一看就不正经,不是什么好东西。

吴氏更快乐了,看向苏邀月笑得越发真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没有呢。”苏邀月低头看向桌上的菜。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吴氏正想要丫鬟加一副碗筷,便被苏邀月一句“不饿”打断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吴氏将视线转向陆枕,“君闻,晚上过来替我抄经吧?我这眼睛呀,到了晚上就总看不清东西,人老了,不中用了。”三十多岁的女人喊自己老。

陆枕微笑颔首。

他很讨厌抄经。

挂在他身上的苏邀月突然皱眉道:“这位夫人,公子晚上要陪奴的。”

吴氏:……

四周站着的丫鬟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夫人平日里温和,但这小娘子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如果苏邀月没记错的话,这后妈应该是要跟陆枕说娶亲的事。

按照剧情,被找回去的真千金洛川会跟陆枕定亲。

不行,在没有拿到脱籍文书之前,不能让陆枕跟洛川定亲,不然这狗男人的心哪里还拉的回来。

就连现在她都是勉强吊着的。

“月儿,不得无礼。”陆枕开口了。

苏邀月赶紧委屈巴巴,“是奴的不对。”

“没事,没事,年纪小,不懂事。”吴氏假装大方,然后抬手让人送上来一道荤菜。

“你千里迢迢的回来,这人都瘦了,我哪里能让你跟着我一起吃素?这是……”

“兔,兔子……”坐在陆枕身边的小娘子突然嗓音颤抖,她拽着陆枕,满眼泪光,“啊,是,是兔子!公子,怎么能吃兔兔呢~”

“不是,这是鸡。”吴氏神色尴尬。

“是鸡呀。”小娘子捂着心口松了一口气,“夫人莫要怪罪,我属兔儿,最看不得别人吃兔儿了。”

吴氏:……

“公子吃鸡腿。”苏邀月替陆枕夹了一只鸡腿。

站在一旁替陆枕布菜的大丫鬟眉头一皱。

这大丫鬟名唤春香,是吴氏的人。陆枕孝顺,常来陪吴氏用饭。

春香伺候陆枕惯了,知道这位公子最不喜欢用别人的东西了。

这瘦马竟用自己的筷子给公子夹菜。

这事就连吴氏都没干过呢。

春香上前,就要撤了那只鸡腿,没想到苏邀月身子一扭,用筷子插着那鸡腿送到陆枕嘴边,“公子,你吃一口嘛,你都瘦成这样了,奴心疼的紧呢。”

鸡腿太大了,实在是夹不住,就只能插着了。

大丫鬟、吴氏:……

这瘦马委实太过放肆。

陆枕不喜欢吃鸡,他抬手,正欲按着苏邀月的手腕让她把鸡腿放回去,并要训斥她不懂礼数。

【马蛋,手都酸了,吃不吃啊?不吃她就自己吃了。】

陆枕动作一顿,微微上前咬了一口。

虽然只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但对于自律惯了的陆枕来说,可谓是破天荒的一个举止。

这……有损形象啊公子!

“嗯,很好吃,剩下的你自己吃吧。”男人斯文地咬了一口。

苏邀月举着鸡腿甜甜蜜蜜,“就知道公子心疼奴。”

【就这么咬一口?她还怎么吃?好嫌弃这狗男人的口水。算了,咬另外一边。】

宁国公就这么一位公子,吴氏虽是后来的继室,但也没为宁国公诞下一子半女。

当然,她才三十多岁,还有机会。

现在,她这个继子二十有二了,虽然平日里也有上门说亲的,但因为公爷没有发话,所以吴氏也不敢擅自做主。

直到前些日子,宁国公过来与她说了定远侯府想结亲的事,还说已经在书信中跟陆枕提过。

定远侯生有一子一女,祖上功勋卓著,若是能结成连理,那也算是门当户对。

吴氏也听说那位定远侯的女儿姿貌品相都不差,性情也柔顺,最是配她这个同样性子温和的继子。

可这几日,陆枕都被那带回来的瘦马缠着,吴氏根本就没有机会跟陆枕说起这件事。

就连每日里的晨昏定省,陆枕都忘了!

这三个大丫鬟都是陆枕的人,苏邀月是使唤不动的。

她伸手捂住心口。

她歪在陆枕怀里,勾着男人的脖子,假装虚弱。

红袖一走,苏邀月的相思病就好了。

咳得死去活来,活来死去,并还不忘牢牢拽住陆枕的裤腰带。

男人放下书卷,起身在红袖的伺候下穿上外衫,“让他去花园等我。”说完,陆枕看向苏邀月道:“我去去就回。”

他的身体总是会在每日晨间按时醒来,在晚上按时躺下。

她对陆枕如此真心,陆枕却对她如此绝情。

你去呗,关我屁事。

“已经好几日没有去给母亲请安了。”凌晨,陆枕正站在木施边穿戴衣物,动作慢吞吞的透着一股贵公子的贵气。

“怎么了?”陆枕低头看她。

陆枕穿着整齐的衣物,靠在榻上,望着因为他的动作,所以衣物上冒出的褶皱,心中竟产生了一丝愉悦的破坏感。

“我今日刚给公子铺好的床,就被她给弄乱了。”

他的另一半灵魂在等待。

不过……他现在不想让别人太如意。

给陆枕下药?

陆枕知道,吴氏要给他说亲。

苏邀月精神一凛,瞌睡虫迅速消失,并进入营业状态。

没错,苏邀月确实没有名分,算起来,她现在就像是一个跟在老板身边却没名没分的员工,靠着姿色上位,搏得老板喜欢。

“公子,定远侯府的萧大公子来了。”

其他两个丫鬟也纷纷抱怨。

“咳咳咳……”

不能,会被查出来是毒。

“奴在这里等着公子。”

对了,过敏。

冰凉温润的触感,像他最喜欢的暖玉,光滑细腻,毫无瑕丝。

虽然他还不清楚这个“别人”是谁,但他就是不想让“别人”如意。

外面的天还没亮。

很烦。

红杏是真心喜欢陆枕,吴氏常常要她将陆枕的行踪告诉她,红杏也都避重就轻的说些不重要的事。

什么?

看起来病的很严重,却又不致命的。

尤其是听说,公子将红杏送回了吴氏身边。

即使他不想,也每日依旧如此。

陆枕从小时候开始就明白,他的亲事只会是公府筹码,因此,他对娶哪个人根本就无所谓。

说话的人是红袖,她跟其他两个丫鬟靠在一起,用眼神指向赖在陆枕床榻上的苏邀月。

苏邀月打着哈欠,歪着脑袋睡过去。

苏邀月赖在榻上朝陆枕看一眼。

一切都是因为苏邀月那个小妖精!

陆枕抬手抚向怀中苏邀月的脸。

一个无法控制,一个不能控制。

“心口疼,怕是又犯病了。”

“公子,奴累了。”

她记得原书中陆枕好像对桃子毛过敏,因此整个公府之内都不会见到一个桃子!

正午,红袖进来禀告。

“她只是一个公子买回来的瘦马,连个名分也没有,还比不过咱们呢。”

讲道理,就算是在现代也应该给个闲差吧?

“听说是她告状。”陆枕的另外几个大丫鬟分别叫红袖、黄梅、青竹。

等待着捅破那层东西。

如果不是她,公子才不会这样对她!

没有名分压着,她们连正眼都不给苏邀月。

他仿佛被分裂成了两个人。

直到这次,陆枕突然将红杏送走了。

主子还没发话,这三个大丫鬟自然也不敢赶她。

没错,红杏是吴氏送到陆枕身边的大丫鬟。

“是。”红袖行礼完毕,抬眸之时恶狠狠地剐了苏邀月一刀,仿佛她就是那拽着好学生奔向不良少年走向歧路的不良少女。

这公府里面的医士可不是假的。

吴氏要给他安排亲事,他知道自己会毫无反抗地点头,甚至感激吴氏对他的上心,即使他心中百无聊赖,甚至厌烦,可他的脑子却告诉他,“这是你的宿命。”

苏邀月谨记自己的相思病美人人设,只要陆枕一说要去见吴氏,她就犯病。

陆枕微微蹙眉,十分无奈,只得将屋外的红袖招进来道:“告诉母亲,今日有事,下次再去请安。”

【摸什么摸?洗手了吗?烦死了!她要睡觉,起那么早,跟鸡抢工作啊!算了,看在脸的份上原谅他吧。】

陆枕回到公府,身边又多了三个大丫鬟。

不然连这几个丫鬟都比不过,是不是太菜了?

“我晚上收拾的东西,那被褥上都是她的头发,简直是烦死了。”

苏邀月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不如……来点狠的?

有着这层颜面,红杏一向在陆枕的院子里拿大,当小领导。陆枕没有说什么,其她丫鬟们也不敢提。

即使他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可他知道,他迟早会知道的。

苏邀月厚着脸皮跟陆枕回到他的院子里,然后霸占了他的床榻。

公府内没有桃子,怎么拿到桃子毛是件大事。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