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2章(一个棺盖板拍死)

第2章(一个棺盖板拍死)

当棺盖飞起时,站在石棺上的燕同归和堕妖一起被掀飞出去。

燕同归与堕妖同时砸落于地,发出嘭嘭嘭的声响,正好石棺的棺盖砸在堕妖身上,堕妖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

石室里的修士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惊住,动作一滞,呆呆地看过来。

在众人的注目下,一只莹白如玉的手从那绘制着不祥血符的石棺中伸出,秀颀的手指攀着石棺,随后那只手的主人从石棺中坐了起来。

那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少女,白衣似雪,粉面桃腮,乌发如云。

她缓缓地抬头看过来,一双眼眸澄澈如初雪,透彻明净,给人一种无辜纯稚之感,仿若不谙世事的稚儿。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住。

地宫、石室、石棺、血符、美丽纤柔的少女……

这样的组合,矛盾之极,无形间透着某种说不出的诡异和危险,教人无法忽略这个躺在石棺里的少女。

众所周知,某些看起来越是无辜无害的美丽生物,其实越凶戾可怖。

他们虽不知这地宫深处为何有这样一口石棺,却能明白,以血符封印的石棺里出来的东西,哪能是什么良善之物?

且这少女是不是人,还不一定呢。

正在这时,一道嘭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怪物低低的咆哮声。

堕妖丝毫感觉不到石室里徒然变得诡异的气氛,它拱开压在身上的棺盖,爬了起来,嘴里发出愤怒的咆哮声。

众修士回过神,头皮发麻,前有堕妖虎视耽耽,后有诡异的石棺少女,天要亡他们!

堕妖晃了晃身体,无视周围的修士,再次朝燕同归扑过去。

它就像认准燕同归,只要燕同归出现在视野之内,就能吸引它全部的注意力。

燕同归当即顾不得其他,在堕妖扑来时,狠狠地一咬牙,伸手扛起旁边的棺盖,挡住堕妖的袭击,用力地将堕妖推开,接着使出吃奶的力气,拖着那沉重的棺盖朝着石棺那边跑过去。

“姑娘,您的棺盖!”

他朝石棺里坐起身的少女叫道。

其他人悚然看他,就像在看一个作死的勇士。

姬透平静地看过来,没有说话。

其实也不用她说什么,光是她坐在这里,就给众人一股无形的压力,恨不得逃离此地。

凶煞出世,谁知道等这少女真的从那口石棺里爬出来,会不会将他们都杀死在这里,逃得过堕妖,逃不过被封印的恐怖之物。

只一眼,便让姬透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处不知名的地宫里的石室。

石室的空间不算小,空荡荡的,只有几根掣天的石柱支撑着,左右有两个石门,此时石门紧锁,似乎是某种机关锁控制,连修士都无法轻易破开。

她看向扛着棺盖朝自己奔来的燕同归。

他穿着一袭灰扑扑的衣服,却难掩他精致昳丽的五官,单看这张脸,难辩雄雌,眉间一点朱砂痣,更添几分昳丽。

此时他拖着棺盖过来,似乎那棺盖极重,使出吃奶的力气,身后还有一只紧追不舍的妖物,急迫与逃亡,让他的五官都有些扭曲狰狞,再端正的脸,也架不住如此造。

棺盖被他掷了过来。

姬透下意识地伸手接住,那只莹白的手,抓住棺盖,并且在半空中抡了一圈,那轻松自如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怀疑,这石棺盖其实非常轻。

燕同归将棺盖掷过来时,人已经朝着大开的石棺跳进去。

这疯狂的举动,看得其他修士眼皮直跳,再次感慨这燕氏子的不要命,连那般诡异的石棺都敢跳进去,更不用说石棺里还有一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少女。

为了活命,燕同归确实已经无法思考太多,只能赌一把。

修士本就是逆天争命,赌徒居多,赌赢了就活,赌输了——那就闭眼等死。

堕妖特有的腥臊气息倏然而至。

姬透清澈的双眼倒映堕妖庞大而狰狞的身躯,习惯性地伸手往腰间摸去,却摸了个空。

她愣了下,这时方发现自己除了这身絮白干净的衣服外,身无他物,习惯从储物袋里摸出符箓的更没有。

姬透是一名符师,擅长以符制敌。

符箓就是她的武器,以符为器,可攻可守。

然而此时,那只堕妖已经朝坐在石棺中的她张开大口,满口尖锐的獠牙,从堕妖口里喷出的腥浓臭气扑面而来,薰人欲吐。

燕同尘跃进石棺后,整个人趴卧在石棺之中。

坐在石棺里、上半身露出来的姬透成为堕妖攻击的对象。

姬透无瑕多想,手持棺盖,学着印象中二师姐扛炉鼎砸人的招式,狠狠地一棺盖朝堕妖砸过去。

因为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制敌,加之业务不熟练,没有收敛力道,在堕妖被击飞的同时,她手中的棺材盖也跟着横飞出去。

棺盖砸到地宫的石门上。

只见那连筑基修士都无法打开的石门,在石棺的棺盖攻击之下,出现蛛丝般的龟裂痕迹,接着轰然崩坍。

石室里的人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尔后在场的修士很快反应过来,当即不管不顾地朝着那被破开的大门跑过去。

封锁的石门终于打开,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这里不仅有吃人的堕妖,还有一个用棺盖板就能将石门砸碎的诡异少女,显然比外面危险多了,没人会蠢得留下来。

在修士们跑出去时,地上的堕妖摇摇晃晃地爬起来。

它还没有死。

纵使刚才那一击,已经将它的脖子打歪,只要脖子没断,堕妖都能继续攻击周围的生灵,它们的生命力是出了名的顽强,只要不死,便会一直攻击。

燕同归探头一看,见堕妖不去追那些逃跑的人,坚定地朝这边跑过来,不禁诅咒一声。

他迅速地跳起,朝呆坐在那里的姬透道:“姑娘,快走啊!”

姬透扭头,默默地看他。

燕同归已经跳出石棺,身形如风,飞掠而过。

只是很快的,他又跳进来,重新卧在石棺里,朝姬透尴尬地笑了笑,“姑娘,那只堕妖……”

姬透看着不过几息便又恢复雄风的堕妖,说道:“棺盖飞了。”

她现在没有符箓在手,也没有趁手的武器,老实说不是很想和臭哄哄的堕妖正面刚,符师从来都不擅长战斗,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

燕同归咬了咬牙,再次跳出石棺,朝棺盖那边跑过去。

堕妖看都没看石棺里的姬透,跟着他跑。

一人一兽在偌大的地宫绕起圈子,最后燕同归险之又险地将那石棺盖拖回来,同时也带回一只锲而不舍的堕妖。

好几次,堕妖裂开的大嘴都要咬到他的脑袋,将那脑袋一口咬掉。

燕同归命不该绝,终于将那棺盖送到姬透手里。

姬透接过棺盖,站起身,冷静沉着地用棺盖将扑过来的堕妖砸飞。

这一次,因姬透有所准备,堕妖的脑袋被棺盖砸爆,腥臭暗黄的脑浆四溅,终于死得不能再死。

发现堕妖的气息全绝,躲在石棺里的燕同归终于脱力,整个人瘫坐在石棺里。

姬透放下棺盖,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

燕同归虽在休息,但精神仍是高度紧绷。

他并没有忘记石棺里的诡异少女。

如果不是他亲自将那石棺的棺盖拖回来,他也以为这石棺很轻,她才能轻松地用棺盖板当武器,一棺盖板拍死堕妖。

没了堕妖的威胁,不代表就安全。

他的运气一向很衰,就像被天道抛弃的倒霉孩子,所走的道比旁人要艰辛百倍,每次都是险中求存,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

燕同归清了清喉咙,小心翼翼地说:“在下燕同归,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姬透。”姬透淡淡地说,继续观察周围。

燕同归没听说过“姬透”这名字,暗忖以这地宫存在的历史,或许她是某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不知什么原因,被困在这口石棺里,直到被他们这群闯入者惊扰,终于破棺而出。

这么想着,这声“前辈”他更是叫得真心实意。

被当成“老怪物”的姬透从石棺中走出来。

她身上一袭纯白无垢的白裙,腰间束着一条红绫腰带,勒出纤纤细腰,红绫的尾端很长,飘逸地顺着裙摆而下,尾端束着数颗小金珠。

金珠碰撞间,发出清泠的声音。

白的衣、红的腰带,让她清丽无辜的面容多了几分明媚可亲。

姬透站在石棺旁,呆呆地看着幽暗的地宫,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她不动,燕同归也不敢动,他跟着爬出石棺,安静地肃手站在那里,偷偷地瞄着姬透,兀自猜测她的身份。

毫无疑问,能用棺盖拍死筑基后期的堕妖,可见这女子的强大实力,不若看起来这般纤弱无害。

就在燕同归胡思乱想时,听到姬透的声音响起。

她的声音清甜,却又有几分不合时宜的沉稳,“这是哪里?”

燕同归:“邺火山下的地宫。”

“邺火山?何地?”姬透的记忆力很好,确定自己从未听说过邺火山的名字。

“它在妖窟附近。”燕同归说着只要是青澜界的人都知晓的地方。

“……”

姬透缓缓地转过头看他,面无表情。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