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被师弟炼成傀儡后我无敌了 > 第22章(怪物和黑手)

第22章(怪物和黑手)

海水退去,躲在城里的修士纷纷离城。

有的朝与金沙碧海相反的方向而去,更多的是选择进入金沙碧海。

这些修士进入金沙碧海自是为了宝罗砂,虽然金沙碧海确实危险,相对的机遇也多,而且是看得见的,若是能带着足够的宝罗砂回来,或许几十年内的修炼资源都有了。

相较而言,选择进来的都以散修或小宗门、末流家族的修士居多。

修仙界是残酷又现实的,想要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修士必须去争、去夺,与人争、与天争。小宗门或末流家族能为弟子提供的修炼资源有限,那些修士必须自己想方设法去获取,散修更因没有宗门庇护,朝不保夕,连修炼资源都只能自己竭尽全力去争取。

是以像金沙碧海这种众所周知的险地,更适合这些想要为自己搏一搏的散修和小宗门、末流家族的修士。

危险往往伴随着机遇,若是能侥幸活着回来,收获是值得期许的。

姬透和燕同归离开金沙城,也朝金沙碧海而去。

他们和其他修士隔着一段距离,彼此远远地望一眼,没有试图靠近。

人心难测,就算是父母亲人都可能会反目成仇,更何况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特别是在金沙碧海这种地方,更要小心谨慎。

两人御剑飞进金沙碧海后,随便挑了个无人的方向而去。

约莫飞行半个时辰,已经看不到其他修士的身影。

黄沙漫漫,天地苍茫。

头顶的烈阳酷烈,整个沙漠被炙烤得炎热无比,散发恐怖的高温,一阵热风吹来,刮起一片烟雾般的黄沙,带来一股令人不舒服的气息。

风来时,燕同归没有避开,被扑了满脸的沙。

明明是细软的黄沙,当它扑打在脸上,像是被烤得热烫的豆子弹了一下,带来一种疼痛感。

他抹了把脸,嘟嚷道:“这沙子未免太恐怖了吧?”

原本他不想浪费灵力的,可是几次被那热沙扑面,一粒粒沙子像要将他的脸烫坏,他只好将灵力覆在身体表层。

有灵力挡着,果然没那般难受。

姬透站在灵剑上,也被沙子扑了满面。

沙子落在她脸上时,她并没什么感觉,是以也没浪费灵力去防御这些沙子。

很快夕阳西下,一轮红日落入沙漠的尽头。

世界在那片红光之中,如血般刺目。

当夕阳的余辉消失在沙漠的尽头,白天时被暴晒得滚烫的沙子迅速冷却,天地间铺上一片明亮的霜色。

沙漠的日夜温差极大,金沙碧海犹甚。

当灵剑上覆着一层冰霜,灵剑上的燕同归觉得自己快要被冻成狗,他没想到金沙碧海的夜晚会这么冷。

筑基修士的肉身还没有强悍到能完全不惧寒暑,特别是金沙碧海的情况特殊,气温的变化更不是寻常之地能比,修士就算有灵力御寒,也挡不住这种恐怖的寒意,而且灵力也会有消耗光的时候。

“前、前辈,你冷吗?”燕同归颤声问。

站在灵剑上的姬透身姿笔直,颇有大派弟子的风范。

她看了一眼抖个不停的燕同归,能感觉到沙漠的气温越来越低,不能确定自己这具傀儡之躯能不能扛住,决定还是先找地方过夜。

“那里有一座沙山,我们去那里吧。”燕同归颤声提议,“听说这些沙山内都会有一些洞窟,可以用来歇息。”

金沙碧海中有“积沙成山,积水成海”之说。

所谓的“积沙成山”,便是这沙漠之中,有许多由沙子堆积而成的沙山,沙山内会自然形成一些洞窟,方便修士在危险的夜晚歇息。

燕同归所说的沙山不算高,约莫只有十来丈。

他们在沙山的背面,找到一个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洞窟,走进洞囗后,里面另有洞天,倒也适合两人歇息过夜。

姬透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五阶的防御阵盘。

阵盘这种东西素来昂贵,从三阶阵盘开始,比同阶的灵丹、灵符等都贵上数倍。这五阶防御阵的阵盘还是珍宝阁看在姬透这六阶符师的面子上,低价卖给他们的,否则光是买个防御阵,灵石就要消耗得差不多。

防御阵有调节温度的功能,很快洞窟里温暖如春。

燕归同被冻僵硬的身体渐渐地恢复暖和,脸色也变得红润,然后勤快地在周围布置陷阱,并取出锅碗盆瓢等物,熬了一锅四物灵汤。

所谓的四物灵汤,指用四样山珍灵物所熬出来的汤。

四物中有灵笋、菌菇、燕窝、灵角耳,这四物放在一起煮汤最是鲜美不过,灵气十足,被称为四物灵汤,也是修士在一些极寒之地常用来暖身之物。

四物灵汤的煮法很简单,一锅丢下去,煮熟就行,傻子都能煮。

燕同归煮好汤后,先给姬透呈一碗。

“前辈,您尝尝,这四物灵汤的灵气很足,能暖和身子。”

姬透现在的身体不需要进食,她也没什么口腹之欲,不过进食也是可以的。

为了不显得过于怪异,她平静地接过,慢慢地喝汤。

四物汤确实很鲜美,那股鲜甜在嘴里泛开,然而身体却没有过去品尝美食的幸福感,有的只是一种心里上的满足。

喝过汤,夜色已经深沉。

两人都没有休息的意思,一个画符,一个继续炼制法门金符。

洞窟外有风声呼啸而过,隐约能听到风中传来的咆哮声,像是怪物的嘶吼,又像是风穿过某些特殊地形时形成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里,十分瘆人。

半夜,姬透突然停下画符。

在她倏地站起时,燕同归被惊住,手中那张即将完成的法门金符发出嗤的声响,灵光闪过,边缘迅速地蔓上焦黑色,变成一张废符。

“前辈,怎么了?”他紧张地问。

姬透看向洞窟外,“有东西过来了。”

燕同归想起进入金沙碧海前他们打探到的消息,据说晚上的沙漠的危险性并不比海水出现时少,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生物出现,甚至可能还有某些诡异的奇观,一旦遇到,侥幸能逃脱的还好,最多受点伤,如果无法逃脱的,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身体紧绷起来,提起全部精神看着洞窟之外。

夜晚的沙漠上空有一轮皎洁的圆月。

月华如水,如轻纱笼罩,给沙漠镀上一层柔和的光辉。

如果只是坐在防御阵内,会觉得那样的月色极美。

正是月光太明亮,很容易让人看清楚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生物,当它们出现时,躲在洞窟里的人也容易被它们发现。

呼……

一道像是轻轻的叹气声,又像是鼻息声在洞窟外响起,连燕同归都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他们所在的洞窟靠近。

洞窟里的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

姬透手里拿着一叠符,燕同归暗暗拽住十二子珠串,青色的珠子在他手腕间泛着油润的光泽。

洞窟的入口并不大,视野有限,如果不探头或者将神识外放出去,能看到的东西有限。

然则夜晚的金沙碧海情况诡异,他们进入之前,便曾听修士说,不管晚上听到什么,千万别轻易将神识外放出去,以免伤到神识。

神识被伤对修士的损害极大,极少有修士敢轻易尝试。

就在两人严阵以待时,一道阴影将洞口的月光挡住,接着他们终于看到经过洞窟的东西。

那是一只硕大的眼睛。

它是暗黄色的,宛若蒙上灰尘的琉璃,中间有一条竖线,像是某种动物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洞窟。

仿佛外面有一只不知名的恐怖怪物,趴在沙山前,正一眨不眨地窥视着洞窟里的人,这一幕十分瘆人,如果是胆子小点的,只怕已经吓得尖叫出声。

燕同归的呼吸微窒,冷汗密密麻麻地沁出来。

虽然不清楚洞窟外窥视的是什么东西,但他能感觉到这东西很强大,和那只眼睛对视一眼,不禁有些心悸。

幸好,这只眼睛的主人只是窥视,并没有试图闯进洞窟。

约莫半刻钟,眼睛终于退开,月光重新洒落在洞口前。

只是还未等两人松口气,洞口外又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燕同归寒毛直竖,差点想破口大骂。

到底有完没完啊!

他以为又是那只眼睛的主人折返回来,哪知定睛看过去,只见那月光下,一只焦黑枯瘦的手从洞窟外缓缓地伸进来。

那手一看就非正常人所有,它枯瘦得像鬼爪,而且越伸越长,朝着洞窟里的两人而去。

燕同归紧张地握住珠串,暗暗吞咽口唾沫。

幸好,那只手被防御阵挡住。

黑手在洞窟内摸来摸去,什么都没摸到,只能遗憾地退出去。

就在两人以为黑手和那只眼睛一样离开,突然它又伸进来,并且以一种极为凌厉的速度朝着防御阵抓来。

防御阵的灵光一阵晃动。

此刻两人已明白,这黑手应该已经发现防御阵的存在,可能连防御阵里的两人都被它发现,才会直接攻击防御阵。

姬透当即二话不说,伸手就扯住那正在攻击防御阵的那只黑手,并且用力一扯,将那黑手扯进来。

燕同归:“!!!!!!”

黑手:?????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