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炮灰科举兴家(穿书) > 第30章 30:下帖、宴席

第30章 30:下帖、宴席

家里人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这件事有多重要, 顾思看他们开心,也跟着笑:“那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正说着,顾奶奶带着顾思的妹妹进来了, 看大家都在,一脸喜意的问:“我就说前边怎么没人呢, 你们都在里边啊。”

“娘,咱娃府试中了第十名。”顾名高兴的先开了口。

顾奶奶回来时从村里人口中已经听过了,这时听了更加的高兴;“果然中了啊,哎呦,这给菩萨的香可没白烧!”

顾思听了乐,这他要是没中, 香还能叫白烧了不成?你这是求神仙保佑, 又不是求人办事。

顾奶奶心下高兴, 心劲儿正大着,一气儿的说:“你考试这段时间,我天天都会去庙里烧香, 一定是我心诚,菩萨才让你中了。”

舒颖忍不住笑, 顾思也乐得不行, 就他奶这种去庙里磕了个头就能把自己刚放上的供品带回来, 有时候还会顺手顺一点别人供品的行为, 她要说她心诚, 那整个村里就没有比她不心诚的了。

这行为他娘说过两次:“咱家也不缺那一口吃的啊,你放着让别人家取去了嘛 , 村里有些人穷的很, 就靠供品解个馋了。”

他奶理直气壮:“佛前的东西, 都是沾了光的, 吃了对身子好。再说我不拿,别人也拿了,我买的好东西不能白白留给别人。”

顾思:“……”嗯,以他奶这种珍惜食物不吃亏的想法来说,逻辑很好很强大。

强大个屁啊,珍惜粮食也不是这么个珍惜法。

反正就有些无语。

家里人都知道顾奶奶是个什么性子,听了后都笑了起来。

“你怎么这个时候去我曾外爷家?”顾思疑惑的问。

他奶的娘家,听说只有曾外公人很好,舅爷和舅奶都有点极品,他奶走娘家并不勤快。加之他一岁多的时候他曾外公就去世了,三年之后立了碑,他奶几乎就不回娘家了,只有表舅们过年时来家里走亲戚看望他奶。

“我给你曾外爷做点衣服拿去烧了,让他保佑你。”顾奶奶应道。

顾思:“……”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在这里,上坟是男人的事,不许女人去的,他奶还带他妹去!他舅爷看到他奶,也不知道什么心情。

无语吧,不知道说什么好吧,跟他的心情一样吧。

不是他看不起女性,是这个社会上约定成俗的规矩就是这样的啊,你破坏他了,自然会惹他舅爷家的人非议。

要是拿给他舅爷,让舅爷去烧还好,要是他奶自己跑去烧了,得,已经能想象得到下次见面他表舅们会说什么了。

只是顾思也没想到,他第二天就见到了他表舅们。

宴席的事定下了以后,就是商量菜谱等事项,这就都是大人的事了,与顾思与关。

顾思要做的事,先是拿着家里人买来的黄纸和白纸和一些吃食,去给祖先们上坟。

顾思一头问号,不年不节不祭日的,怎么就要去上坟了。

“只有考中了秀才才会开祠堂祭祖,但你考上童生这种喜事,还是要告诉先人们一声,让他们知道,高兴高兴。”

顾思就跟着曾祖父和父亲,一起去上坟,听着他曾祖父边烧纸边念叨:“顾思很争气,才第一次下场就中了,县试得了第三,府试得了第十,有他在你们就不用担心顾家以后了。”

顾思听着,突然就觉得自己身上有了担子,一种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弥漫在了心间,是一种……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负责。

家族的荣耀感。

他在心里默默的念。

人老了就看念叨过往,顾思倒没听他爹说什么,只从他曾祖父这里听了几耳朵往事,自

己跟祖先们说了两句话,就和大人回家了。

回家以后,顾思以为还要写帖子,结果就见他曾祖父写了几张就不写了,全都空的。

“不是要下帖吗,这些不写?”顾思疑惑问。

顾名笑了:“你以为谁都识字啊?大家大都不识字,写了他们也看不懂,事情还是要亲自说的。”

顾思懂了,他以前处在一个几乎人人识字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深入接触到的都是念过书的,还真一时忘记了不是人人都识字这点。

村里有很多穷人,但饿死的倒是没听说过,最多日子艰难。但这是因为他们汉中府是出了名的鱼米之乡,人勤快些总有法子活下去,不难想象在汉中府之外,会有多少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

顾思在这一刻,感谢自己生在了衣食不愁还有很多余裕的顾家,能让他念得起书,而不是为了生计绞尽脑汁。

他对于顾家的归属感又重了一些。能生在顾家,本就是一场与顾家的缘分。

第二天,顾思被他曾祖父带着,提着礼物,由他父亲驾车,去走各家老亲戚。

先向东去的舒家村,顾思都惊奇了:“我曾祖母也是舒家的村的?我怎么不知道?”

顾家曾祖父呵呵的笑:“你出生前几年你曾奶就走了,她的兄弟们走的更早,过年的时候都是你爷他们去走他舅家,你又不太走亲戚,没听过也正常。”

这样一想,顾思确定好像听他爷说过他有个曾舅爷家在舒家村,不过他奶说过那是老亲戚,几年走一回,他就以为那是很远的亲戚。

呃,可能是他奶随口胡说,或者是将两家人放一起说没个顺序,导致他误会了。

反正他曾祖父年龄大,每年过家时家里就会来好多亲戚,他记都记不过来,只知道问候人,也没弄清楚大部分人跟自己家是什么关系。

到了地方,顾思发现,这亲戚在村子最东边,他外公家在最西边,难怪没听说过,没遇到自然不会有人特意提起。

表外公见他们来了很意外:“姑父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有什么大事?”

“你哥这孙子,府试第十名,过几日家里要摆宴席,我来发帖子。”

“第十?这么厉害!”亲戚吃了一惊,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他曾祖父就一脸自豪的应,“他念书还算努力。”

顾思了然,他曾祖父亲自下帖的目的果然是带着他来炫耀的,不然记他爷来就行了。

亲戚很热情的招待他们。

聊过之后,大表外公望着他一脸羡慕,感叹极了的对他曾祖父道:“我哥这孙子厉害啊!姑父家真是越来越好了,不像我们家,越过越穷。”

而后就说起儿子不成器,他们兄弟也不争气,连童生都没考上,考着考着只得放弃。

顾思想起他考县试府试这一路上花的钱,一般人家还真不能经常考,考不上就会越考越穷。

回去路上,顾家曾祖父说起他丈人以前也是童生,在顾家村条件还不错,如今也不行了。

他见顾思一脸沉默,笑着逗他:“想什么呢?”

顾思认真道:“想我要更加用心读书,好考上秀才,不能让家里人钱白花了去。”这个亲戚家也是砖房,在一溜土房子里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比起外公家的砖房,真的很旧很旧了。

顾家曾祖父被逗的哈哈大笑。

上午走了好几家亲戚,亲戚见了面,自然对顾思一阵夸,夸得顾家曾祖父笑个不停,顾思明白了。

是这一通走上来,顾思大都理清了亲戚关系。

下午就是他爷带他走亲戚了,到了他奶的娘家,表舅们见了他们来果然抱怨起了他奶跑去上坟的事,他爷连忙拿下帖的事儿换了话题,他们脸色这才好了。

他舅爷感叹:“昨天我们还说怎么可能烧个纸就中了,没想到竟然真中了!早知道就不怨她来了。”

他爷只能跟着笑。

下完帖,便是等着开宴席的事,所幸开宴前两天,顾思的外公一家回来了。

顾名带着舒颖和顾思一起过去下帖了。

“怎么突然就跑到府里去了?”舒颖有些疑惑,不觉得家里会为了自己看儿子府试成绩这种事跑过去,要是为的院试成绩还有可能。

舒外婆笑的满意而无奈:“咱家在府里买了套三进的宅子。”

舒颖吃了一惊:“买宅子?怎么想起买宅子了?”

顾思也很意外,府里的房子虽然说没有后世那么贵,但三进的也不便宜啊。要知道,他曾外公虽然还在世没分家,但好些年前就已经分产了,各家经济各家管,三外公家的钱,与自己外公家没有半分干系。

他们顾家是半分产的状态,田地收入一起交曾祖父管,其他的钱自己赚的自己留。

舒外婆有些无奈,只在嘴上抱怨:“你弟在府城里讨营生,买了住在府城里方便,再说了,他丈人家也想他们住府城里。”

顾思的舅舅也没念成书,他三外公就给他在府里找了一个好活计,连媳妇都是娶的府城人。

这样一说,大家都能理解了。

舒外婆便问:“你们这来是有什么事?”

女儿走娘家,除了逢年过节和地方必走的一些习俗外,就是有事了。

舒颖意外了:“你不知道?顾思府试中了第十名,我家要办宴席啊!”

舒外婆吃了一惊:“什么,第十?我怎么没听说?!”

“你去府城都没有见我三叔吗?”舒颖觉得不太可能啊。

“房子的事先前都说好了,这次没见啊,我们忙着呢没过去。”舒外婆急急的说道,想了一下,才明白怎么回事了,“这次你爷他最后是你叔派人来接走的,车夫没说,我们也没问。”

舒颖便笑了:“除了忙,也没想到吧?”

“没有!他爹!”舒外婆在窗口叫人。

舒外公知道后也很惊喜,把顾思夸了一阵:“你比你舅舅可强多了!好好念,以后好考个秀才出来。”

顾思自然应下。

宴席请的都是很亲的亲戚,门子里的人都来了,顾思曾祖父认识的一些童生也来了,办的很是热闹。

大家自然把顾思夸了又夸,对于顾家有这么个孩子羡慕了又羡慕。

办完宴席,门子里的男人帮着收拾桌椅,有人就说羡慕顾名有个好儿子。

顾六伯娘在厨房那边听见了,扬声说:“真的羡慕?你媳妇可整天说酸话,对着顾思他娘说难听的话,要不是顾思娘见识多不跟她计较,不然你媳妇那嘴,还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呢?”

顾拴银吃了一惊,赔了个笑:“回去我就教训她。”

顾思以为这就是一件平常的事,没想到下午就出了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