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独占韶华 > 169169

169169

这一天是大齐最为隆重的日子,因贺玄定于今日迁都,城中官员连同家眷,只怕有数千人之众,浩浩荡荡朝金陵行去。

而这一天对于杜若也是极为重要的,她终于要回故乡了!

那个四朝为都,灵秀的地方。

“昶儿,我们要去金陵了呢。”她抱着儿子,在他白胖的小脸上捏了捏道,“我不是跟你说过许多遍吗,金陵可好看了。”

昶儿一岁多,除了会认人,叫爹娘,自是听不明白的,倒是闻到母亲身上的香味,咯咯就笑起来。

“真是傻孩子。”杜若嫌弃他小还不能分担快乐,“等你长大一些,为娘再同你说罢,你而今只晓得吃,瞧瞧你这脸儿,可不能太胖了。”

听她自顾自的与儿子说话,贺玄淡淡道:“是你自个儿要拼命喂他,怕多到的奶用不掉。”

昶儿胖,他可是不胖。

杜若斜睨看去,身边的男人坐在龙辇里,面目冷峻,原是一点不像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可偏偏呀他脸皮变得厚了,什么话都能说出口。

当着儿子的面,也不怕丢脸。

幸好昶儿还小呢,她轻哼一声,并不说话,只顾瞧着儿子。

妻子不理会,当做没听见,贺玄忍不住了,挑眉道:“白天抱,晚上抱,你是生怕昶儿会走路吗,他又不是你养的那些兔子。这车厢如此之大,你该放他下来,自个儿摸着车壁走走无妨,你这样,只怕将来要养出个扶不上墙的。”

杜若无声的笑。

这种话,他是说过多少次了,无非是嫉妒儿子得宠,可儿子天天陪在她身边,他呢,虽然那日遭遇了历山之变,他们越发知道对方的重要,然而因才统一,贺玄是不把春锦殿当家的,日日都在文和殿,调遣官员,安抚四方,她自然与儿子最亲。

故意气他,杜若低头亲儿子的脸。

贺玄一下就将昶儿抓了过来,放在下方铺着的厚重地毯上。

小孩子这年纪正当好奇,一屁股坐着东瞧瞧西瞧瞧,没一会儿就爬了起来,贺玄拿起车座上的小木马铃铛扔过去,随他自娱自乐,不再霸占娇妻的时间,那么杜若便是他的了。

看着没脸没皮凑过来的丈夫,杜若也没处躲,愣是被抱个满怀。

亲上去便不停了,好像那唇是世上最甜的糖,别看贺玄忙得脚不沾地,很少回春锦殿,可一旦回来,便是杜若最辛苦的日子了,得养上好几日才能消了身上的酸疼。现在见他又这般,想到前阵子因为要迁都,他与众官员商议事情,也是许久没碰她了,这回动作又跟猛虎似的,杜若一阵心慌,在他怀里就挣扎起来。

外面可是有许多人呢,后面的马车就坐着杜家的长辈们,万一谁突然有事,或者龙辇需要停一下……她可是不敢想。

可贺玄哪里肯放手,此前繁忙,一直无心于此,而今坐在马车里正当空闲,他是想与她亲密亲密,倒不是说非要怎么,只唇舌手脚必得尽尽兴,见杜若推搡,越发有逗弄的心,搂得越来越紧,就在这时候,杜若喉头突然一阵不适,竟是控制不住,哇得声就吐在了贺玄的龙袍上。

两人都怔住了。

还是杜若先反应过来,结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玄哥哥……”

她居然弄脏了他的衣服,还是这般当面呕吐。

杜若一下脸色通红,手足无措。

贺玄自然是没有料到的:“你就那么不想……”

不至于是不想他亲她吧?

怎么可能?他觉得自己真是想岔了,杜若就是小姑娘的脾气,心里即便喜欢在这方面也是遮遮掩掩的,但绝不会心生厌恶,那是生病了吗?他连忙叫龙辇停下,喝令道:“命御医前来!”

龙辇外的元逢听见,急忙就去了。

贺玄从袖中拿出一方帕子给杜若擦拭。

“我自己来。”实在是太难看了,又难闻,杜若第一次在贺玄面前这般出丑,抢着去拿帕子,嘟囔道,“玄哥哥,你不如带昶儿先下去吧,许是刚才我吃得太饱了,这段路又正不好走,”谁料说着,她又一阵犯恶心,忙不及的掩住嘴。

“我今日看着你吃的,你光顾着高兴,哪里吃得多少?”贺玄没给她帕子,替她擦着下颌,“不过是些污秽而已,你不记得了,我有回还给昶儿换过尿布呢。”

昶儿小的时候,他抱着也不是没接触过脏的。

“那不一样……”杜若轻声道,“这个,闻着不难受吗?”

贺玄将车帘拉开一些:“没什么,倒是你,”他打量她一眼,怀疑的道,“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吐呢?你是不是又有喜了?你们女人怀上孩子,不是会吐吗?”

这都知道,杜若惊讶道:“难不成真是,我都没有注意呢,正巧要迁都,我光是叫她们收拾这个收拾那个了,而今想想,兴许是晚了几日。”

“糊涂!”贺玄捏住她下颌一摇,“幸好是在车里。”

“不在车里,我也是在宫里,能去哪里呀?”她轻哼。

“这时候还跟我回嘴?”贺玄觉得自己一点没有皇帝的威严了,时常拿杜若没办法,再这样下去,她要骑在自己头上了,他沉下脸。

不说话时,自然而然就有些威慑力,杜若知道自己疏忽,她一心要搬回金陵,又爱惜东西,注意力都在搬家的事情上面,也难怪贺玄生气。伸出手拉一拉他袖子,她宽慰道:“玄哥哥,这是第二胎,没什么事情的,我而今可有经验了,再说又不在打仗,坐在车里能有什么呢,至多走慢一些就是了。”

贺玄不理她,朝外喝道:“御医还没有来吗?”

龙辇突然停下,又是传御医,随行的官员都很紧张,下人们也在交头接耳说这件事儿。谢月仪与杜莺坐在同一辆马车里,路途遥远,两个姑娘家在一起能解闷,此时也是非常的担心,毕竟贺玄乃练武之人,身体强健的多,恐怕是杜若了,杜莺连忙叫车夫将车赶到前面去,好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得不久,木槿打听回来,笑容满面:“姑娘,娘娘是有喜了。”

两人松了口气,谢月仪笑道:“原来昶儿要有伴了呢。”转头问杜莺,“就是这时机,二表姐你也读医书的,我们这会儿搬去金陵,娘娘在车上要紧吗?”

“应不会有什么,有皇上呢。”杜莺道。

贺玄当宝贝一样的,还能叫杜若受累不成,只要车马行慢一些,算好时间晚上都赶在城县住宿便是了,赶不上,带了那么多东西,临时搭建个住所都不难。

“这倒也是。”谢月仪笑起来。

有喜了要注意心情,这会儿杜若能去金陵,也没有再让她更高兴的了,肯定不会有事。

姑娘们叽叽喳喳的,声音飘到外面,有几位公子骑马过来,故意就停在那里,杜莺从一角看过去,轻声道:“是上回胡夫人提的陈公子,你呀,当真不考虑吗?”

谁都满意,可谢月仪就是不肯。

她沉默了一下,摇摇头。

杜莺悄声道:“你莫非是要学我不成?”

“我哪里学你。”谢月仪凑到她耳边,“满长安谁不知袁大人想娶你,你还装傻呢。我听大表姐说,中秋节袁大人亲手给你画了一盏花灯挂在你家门口呢。”

杜莺脸一红,轻啐道:“谁理他呢。”

可满是女儿家的娇羞了,只怕心里早就动摇,谢月仪抿嘴一笑,脑中浮现出葛玉城的身影,自从葛石经因谋逆大罪被诛之后,葛家就很是难堪,葛玉城要守孝,自请罢官,可贺玄只同意守孝并没有削去官位,她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看到他,上次听说杜凌去探望,她请他代为问候。

后来杜凌回来时,给予她一本《相马经》,葛玉城送的,说将来不好再帮助她了。

那时候,她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酸楚。

也不知何时能再相见。

也不知,她将来到底会嫁给谁,也许命运会安排好一切吧,她倒是真的想像杜莺一样,不勉强自己,都顺其自然了。

马车缓缓而行。

贺玄换了衣袍,将杜若抱在腿上坐着:“这里软一些,省得被颠着了。”

其实他的腿很结实,杜若坐在上面,真不觉得比木质的座椅软,只贺玄这么说了,她也顺着,笑眯眯搂住丈夫的脖子:“谢谢皇上。”

贺玄斜睨她一眼不说话,心里琢磨着怎么安排行程。

要照顾她必定车马就要慢了,这么大一群人不可能跟着拖延,是不是让杜云壑带人先行去金陵,有他照看着,自己可以安心陪伴妻子。

大不了拖上半个月。

想必也不会出什么乱子。

他想得会儿,正要跟杜若说话,低下头却见她已经睡着了。

一头乌发如云般堆叠着,显得她脸庞十分的白皙,她嘴角甚至是带着笑,浅浅的,也不知是不是梦到生了个女儿。

自从昶儿大了,她不是常常嚷着要生个姑娘吗?

他笑一笑,将下颌贴在她头顶,等醒了再跟她说罢。

两日之后,杜云壑父子俩先行带领一批官员兵马去了金陵,而杜若与老夫人她们则是不再急着赶路了,沿途遇到好风光,还会停留上一两天,竟是游山玩水起来。

直到十月中,方才进入去金陵的官道。

很快就要再见到故乡了,杜若原先贪睡,但今日一天都是神采奕奕的,贺玄让她睡会儿她都不肯,等听到城内喧闹之声,更是兴奋得不得了,恨不得趴在车窗上看,只是为顾忌到自己皇后的形象才勉强忍住。

“我都闻到烧鸭的香味了。”龙辇行到街中,便是闹市,她眉飞色舞与贺玄道,“说到鸭子,必提金陵,这儿的厨子做得最有风味呢,玄哥哥,等哪一日我们偷偷出来吃呀,我请你吃。”

贺玄好笑:“我要吃个鸭子还得偷偷吃吗?”

随便叫侍从买入宫便是。

“那不一样。”杜若摇头晃脑,“要吃就得吃个新鲜……”她把手指压在贺玄嘴唇上,“不准说把厨子抓进宫!除了酱鸭,还有玉门虾,金陵草,我带你一次吃个遍。”

贺玄不能说话,眼眸却弯起来,他是说想把厨子请进宫烧的,可她手指放在眼前,带着一股奶香味,他倒是觉得好像比任何东西都要好吃了。

喧闹声渐渐就没有了,突然一片安静。

杜若坐在龙辇了,心想恐怕是要到皇宫了,以前在金陵住着,金陵四朝为都,皇宫气势恢弘,她没有想到,有一日自己也会住在这里。

不过比起长安的冷寂,定是不一样的。

她虽然还没有下来,已经感觉到温煦的阳光了。

龙辇停下,贺玄先行而出,等到车门口将手伸手给她,面前竟不是想象的皇宫,而是一条安静的,长长的河流。

秦淮河。

她一下说不出话来。

突然想起三年前她与他说的话。

“玄哥哥,你是要考虑吗,金陵真的很好呢!你去了定然会喜欢的,到时候我带你去游秦淮河,河两岸有一座座的楼,到得晚上,家家户户门口挂着灯笼,倒映在河里,不知道多好看呢……”

而白天,也是一样,河两边一座座的楼,倒影在水光里。

贺玄缓缓道:“真的很好看。”

杜若鼻子酸了。

虽然晚了一些,可最终她还是了了心愿。

他也了却了心愿,才能与她在一起,永远的相守。

心中无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