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轮回列车重启[无限] > 第33章 悬棺峡谷05

第33章 悬棺峡谷05

    临近中午, 伍下久等人采了一堆草药回来。

    山路难走,再加上又不断的下着雨,地面湿漉泥泞, 稍不注意就会陷入泥地里或者滑倒。

    一路走一步都得小心谨慎着点, 因此耽误不少时间。

    但好在该找的草药都找到了。

    等他们回去后,阿毛和安兴、叶子三人一脸惊喜,又是一番连连感谢。

    此时雨已经停下, 赵教授看见他们平安回来,神情略有放松。

    他手上拿着地图, 方才一直在研究。

    等人齐全后, 赵教授推了推眼镜道:“一会儿好好休息一下,吃点食物补充体力后我们就得走了, 最好尽快离开这里。”

    “不过, 我研究了一下地图和方向,发现我们要继续前行的方位恰好是蛇群游来的东南面……”

    这话一出,伍下久抬起头, V先生微微皱眉, 三个伤员敷药的动作都不由得停了下来,面容再次皱起。

    鲁成正抽着烟, 闻言掀了掀眼皮问道:“你确定吗?”

    赵教授点点头:“确定, 就是这个方向。”

    陶彬看了看地图,也道:“就是东南面, 教授是不会弄错的。”

    “你们谁要是害怕的话可以不去,现在返回山下还来得及。”

    鲁成冷冷地勾起嘴角,嗤了一声。

    阿毛和安兴两人则是苦着脸。

    不去?不去就是死路一条, 可谁想死呢, 所以就算是硬着头皮也必须得去。

    但是, 这都还没有到达偂族呢,他们就已经成这样了……

    两人这边的气氛不禁变得有些低沉。

    这时,伍下久道:“我们想要找到偂族的居住地,首先得翻过一座山,再找到一条水路。”

    “那些蛇会不会是从我们必须要经过的水路里过来的?”

    赵教授道:“很有可能。”

    酱油闻言奇怪道:“难不成那条水路里面遍布蛇窝?”

    “可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群蛇全部都游上了岸,连带着我们都遭受到攻击……”

    老侯哼笑一声说:“这谁能知道。”

    不管前方的情况到底如何,他们都是一定要去的。

    但幸而他们现在对于之后即将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处境有些猜想,能够及时做好心理准备和提防。

    不至于像昨天晚上一般,临到关键时刻几乎乱作一团,完全没有很好的应对过去。

    待阿毛、安兴和叶子三人上完药包扎好后,众人稍作休整便继续上路了。

    他们往东南的方向而去,一路上隐约还可以发现蛇在泥泞的地面爬行离开过后的痕迹,蜿蜒凌乱。

    不仅如此,随着越来越往东南的方向走去,他们的路程逐渐陷入了艰难的境地。

    ——山林间的湿度直线增加,就算凌晨那场雨水早就已经停止了,但此刻周身的树枝草叶等仍然在不断地滴落水珠。

    稍微碰触或者不小心挨到一点,发丝、衣物等处就会被立马浸湿,随即贴在身上,难受不已。

    再者,泥泞的地面更是难以行走,因为水汽不停地浸透,使得土壤太过松软粘稠,烂泥淤积。

    有时候双脚一旦陷入进去,就很难再·拔·出来。

    男的还好些,三名女生的力气比较小,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就无疑费力得很,行动狼狈,得需要人帮忙才行。

    三名女生之中,叶子最没有经验。

    因为给别人添麻烦又跟不上队伍的缘故,眼看着都快要急哭了,泪水已然在眼眶里打转。

    终于,叶子脚下一个踉跄向前跌倒在地,泪水霎时便夺眶而出,哭了出来。

    流金喜恰巧在她旁边,见状急忙弯腰要将人扶起。

    可是,不知道是泥地太滑还是两人都已经没有力气了,流金喜扶了几次都没有将叶子给扶起来。

    反而她的身形都快要站不稳了,最后还是站在不远处的V先生施以援手。

    前进的队伍因为这件事情而被迫停止下来。

    老侯抱着胳膊,表情不耐烦地讽刺道:“真的是够了,能不能别耽误大家的时间。”

    “就你这么没用的样子,我们得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怕是天黑都走不出去吧。”

    伍下久望着老侯皱了皱眉。

    “对、对不起……”叶子抹了抹眼泪小声说道。

    她第一次进入车下世界就是高危,再加上昨天晚上经历蛇群袭击、今天路难走成这样,心里都快要崩溃了。

    老侯撇撇嘴,还想要再嘲讽两句,嘴巴刚张开。

    阿右道:“行了,还有完没完。”

    老侯立即便闭嘴不言了。

    伍下久道:“这路确实泥泞难走,若是你实在无法继续走下去,弄两块木板来绑在鞋上,增加鞋底与泥地的受力面积,之后就会好走多了。”

    他看了眼周围道:“用这些草或者藤蔓来绑就行。”

    叶子霎时感激地道谢。

    伍下久淡淡地道不用。

    这种时候为了能够在天黑之前快点走出这个鬼地方,他们最好同心协力,不要内讧发生冲突。

    因此V先生带头帮忙砍下树枝制作木板,紧接着,酱油和安兴等人也继而加入进来。

    鲁成抽了一口烟,慢慢吐出烟圈后看向老侯、小余、三麻三人说:“你们也去帮忙。”

    “可是老大……”

    老侯不服气,还想要说什么,却被鲁成一个眼神钉在原地。

    一直没有接近目的地偂族,甚至在路上就遇见这么多困难,令鲁成有些烦闷焦灼。

    他现在已经抽了不下五根烟,但单靠尼·古·丁·根本就缓解不了急躁抑塞的情绪。

    他想要快点找到偂族,找到……

    “快去。”鲁成弹了弹烟灰,眼神阴鸷道。

    “我知道了,老大。”老侯垂头低声说道,随即带着小余和三麻两人转身去帮忙。

    在多个人的作用下,木板很快就被制作完成,并且在赵教授的提议之下,每人都弄了两块木板,以备不时之需。

    待叶子绑好木板试用后,这样子行走确实轻松不少。

    于是众人继续出发。

    但很快,他们便开始在路上瞧见蛇的尸体,起先只是一条、两条……

    可随着越往东南的方向走,地面上、树梢上等处蛇的尸体则越来越多。

    最后,他们甚至一抬头就能看见、一抬脚就能够踢到,几乎每一步都差不多走在蛇身上。

    糟糕的触感不禁令人皱紧眉头,一脸的难以忍受。

    “艹,这也太他妈的恶心了吧。”老侯忍不住暗骂一声。

    不少人走得脸色苍白,喉咙中上涌酸水。

    伍下久蹙眉喃喃道:“……为什么都死了?”

    看这些蛇尸体表面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外伤,应该都是不知道何种原因便突然死亡了。

    就像是生命毫无预兆的走到了尽头一般。

    这时候,阿右倏地蹲下身,抽出别在后腰位置上的匕·首,用尖刃的一头划开一条蛇的尸体。

    ——皮囊很轻易地便被划开了,露出内里,竟是只见骨头、不见血肉。

    伍下久见状轻“咦”了一声。

    阿右又接连划开旁边其他的三条蛇身,里面都是如此,半点血肉都没有瞧见。

    赵教授、陶彬和阿毛等人不禁睁大眼睛,满脸惊讶。

    这些蛇怎么会死的这么奇怪?!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条接着一条聚众莫名的死亡……

    阿右站起身,放回匕·首道:“这里所有蛇的死法应该都是一致的,且头部全部朝向东南方位,尾端是我们来时的地方。”

    看来这些蛇在那场雨下后退离不久,就一齐死在了半路上,连挣扎都没有。

    大概在蜿蜒前行的时候就陡然失去了生机。

    阿右说完后,不少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顿时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好了。

    山林间恰好有风吹过,枝叶上面的水珠被吹得一瞬间加速掉落——“哗啦哗啦”的声音响彻在耳畔。

    那风又吹过他们早已被浸湿的衣衫,霎时增添几分凉意,令人情不自禁地想打寒颤。

    阿毛的脸色苍白难看,一连打了两个哆嗦,他不禁伸手裹紧衣领,身体瑟缩一下,只觉得有一股寒气直从心底里冒出……

    他摸了摸额头,还好,并不烫人。

    可不能生病啊,阿毛心里暗暗想到。

    “这也太诡异了。”雨燕脸色发白道。

    她虽然是老乘客,但这也是她第一次经历高危的车下世界,心里的不安和恐惧不比任何人少。

    最起码,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然而再诡异也不能停下脚步。

    众人踏着蛇身往前,终于不知道又继续走了多久,蛇的尸体开始逐渐减少,最后慢慢消失不见。

    对此,他们或多或少的都松了一口气。

    似乎是因为一直在顺着蛇尸体的方向前行,伍下久隐约听见山林的远处仿佛有水流声传来。

    他问道:“是不是快到那条水路了?”

    赵教授低头查看地图,紧接着语气惊喜道:“没错,是快到了!应该就在前面,我们得先穿过这片树林。”

    其他人听得精神振奋。

    果不其然,在他们最终走出这片山林后,眼前便豁然开朗。

    ——只见,不远处就是两座巍峨的山峰,高耸入云。

    好像有一柄剑将这山峰从中间劈开,裂成两半,上面是蓝天白云,中间则涌入碧绿色的水流,而水流潺潺地响动着,延伸至远方。

    这就是那条可以寻找到偂族的水路了。

    终于看见点希望,众人的脸上不禁露出喜色。

    *

    趁着天色还算早,他们在岸边停下来歇歇脚,顺便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们必然要制作木筏入水。

    而一共十六人,至少要制作三个木筏。

    看看天色,怕是制作完就得完全天黑了。

    V先生望着河面皱眉道:“天黑以后,我们缺少照明工具,最好不要在夜里渡河,万一发生什么危险,看不清楚状况,没有办法及时应对。”

    再有一点,夜里容易出现并遇见诡异的情形……

    他们的照明工具大多都已经在那场火里损坏了,就算用火把照明,也不能确保百分之百的安全。

    V先生的话得到赵教授的认同。

    “那今晚就在这里驻扎吧。”

    其他人自然也没有意见。

    “我们还剩下几顶能用的帐篷?”V先生问道。

    伍下久:“五顶帐篷,其中有两顶帐篷是他们的。”

    伍下久说完看了眼鲁成、阿右一伙人。

    蛇群来得突然,有人连背包都忘记拿走,只顾着逃命离开。

    等他们再返回去时,背包连同里面的东西都被一起烧毁了,能留下五顶帐篷已经算是足够幸运。

    赵教授道:“那就分出一顶帐篷给叶子她们三个女生使用,剩下的两顶帐篷我们挤一挤,轮流休息。”

    他没有把鲁成等五人的两顶帐篷算作在内,想必他们也不会分出来同住。

    伍下久嗯了声。

    稍后,一些人留在岸边扎帐篷,一些人则重新进入山林里砍伐木材回来,分工明确。

    临近傍晚时分,所有的木材都被拖到了岸边,准备制作木筏。

    但直到此刻才发现,他们这群人里会制作木筏且有经验的人没几个。

    鲁成五人可以全部算上,但赵教授这一方,数来数去也只有小方和V先生会一点。

    伍下久虽然懂,但完全是纸上谈兵,没有实践过。

    而且令他疑惑的是——V先生是老乘客了,懂得一点不算意外,可小方却是新乘客,他在现实里能去什么地方获得制作木筏的经验?

    为避免这些木筏拖到半夜才弄好,到时候谁都别想休息,不得已,鲁成于是让人过来帮忙。

    阿右走到伍下久身边道:“这算欠我一次吗?”

    伍下久:“你可以去帮别人。”

    他正蹲在两根木头旁边,用藤蔓将其捆好,除了动作慢一点外,没有其它一些多余的毛病。

    阿右闻言挑眉笑了笑,他随即同样蹲下来,对伍下久道:“看来你是不肯吃亏的性格。”

    说着,他便动手帮忙制作起来。

    伍下久看他一眼,没说话,低头继续认真做事。

    阿右的动手能力很强,有了他加入后,制作木筏的进程明显加快。

    天黑后不久,三个木筏很快便制作完成了,只等着明天一早就下水离开。

    待全部弄好后,众人早已疲惫不堪,伍下久也累得捶了捶肩膀,选择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休息会儿。

    小方则在一旁削着一根木棍,将木棍一头弄得尖尖的,时不时放在眼前用手指戳戳看,检查下木棍尖锋利的程度。

    他见伍下久就坐在不远处,将木棍放置于腿上后,侧身,眼睛亮亮地问道:“观主,你想吃鱼吗?”

    “不想、不饿,别问了。”伍下久道。

    小方噘了噘嘴,垂下头,但没过一会儿便又收拾好心情,轻声哼着歌继续削尖木棍。

    等到木棍的一头刺得他指尖疼,他才收起匕·首,站起身来。

    小方脱下鞋子,挽起裤腿,随后拿着木棍走向河边。

    老侯瞧见,嗤笑一声低语道:“真是脑子有病,大晚上的去叉鱼……”

    天这么黑,根本就照亮不了水面,谁能看见鱼在水底下哪里游着,更别提用木棍叉住了。

    现在去叉鱼,可不就是脑子病得不轻。

    其他人大概也是这么想的,看了两眼后就收回目光。

    伍下久则在闭目养神。

    但不一会儿,他便感觉到身边的位置有人坐下,睁开眼睛,转头一看,那坐下的人是阿右。

    阿右一条长腿曲起,手肘搭在上面,也正歪头看着他。

    “有事?”伍下久开口问道。

    阿右:“没事,只是有些好奇,你和那个小方的关系很好?”

    伍下久:“……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和他的关系好了?”

    阿右勾起嘴角,伸手指了指面上仅露出来的右边眼睛道:“这只。”

    他这只眼型好看漂亮的右眼与左边的黑色眼罩形成鲜明的对比,可相貌却仍旧帅气俊美,令人无法忽视丝毫。

    伍下久沉默一瞬,说:“那你看错了,我和他关系不好。”

    “哦,那……”

    阿右的话还未说完,就听不远处的河面上突然传来剧烈的水花响动。

    顿时,伍下久和他一起转过头看去。

    其他人显然也被这声响给吓了一跳,有人甚至吓得站起身来。

    只见小方站在距离岸边很近的河水之中,他正弯着腰,一手扶着木棍,另外一只手则摸进河水里面不知道在捞什么东西。

    而那东西明显在扑通挣扎个不停。

    老侯暗道:“不会真被他给叉着鱼了吧。”

    终于,还是小方更胜一筹,他倏地直起身,嗓音欢快地喊道:“抓到了!”

    在他的手里——一条被木棍扎在尾巴上的大鱼正不停地扑腾着,那鱼约莫有成年人的手臂长,体型不小,很是肥硕。

    夜色太黑,虽然燃着火堆,但仍然看不清楚那条鱼的模样。

    小方叉到鱼后,倒也没在河水里停留太久,很快便转身回来,等走到岸上。

    他一把将这条大鱼给扔在了火堆旁,随即兴致勃勃地用木棍戳着,嘴里说道:“这鱼长得很奇怪哦。”

    奇怪?

    哪里奇怪?!

    不就是一条鱼么……

    安兴、流金喜叶子等人不解,赵教授和陶彬也走了过来,就连老侯和三麻都不禁凑过头来看。

    小方移开木棍,那鱼一个翻身扑腾,霎时便露出了身体的另外一边。

    伍下久睁了睁眼睛。

    阿右挑眉。

    其余人则是倒抽一口凉气,惊骇不已。

    赵教授捂住胸口吸气,瞪大双眸道:“人面鱼?!”

    那鱼身的另外一边赫然有着一张人的脸面存在于其上,冷不丁瞧见很是吓人一跳。

    但若再仔细地看一看,就会发现那鱼身上的人面不过是由深浅不一的鱼鳞组成,乍一看就像是人脸而已。

    可鱼长成这个样子也未免太诡异了一点……

    尤其是这鱼还在不断地挣扎扭动着身躯,就好似有人在鱼的身体里面也痛苦的挣扎呼救一般。

    令人看得频频皱眉,心里发毛、头皮发麻。

    V先生问道:“你是怎么抓到这条鱼的?”

    小方抬起头,表情无辜地回答:“它自己游来的,正好撞在我手里,不然我还能怎么抓到,天这么黑,都看不清楚。”

    V先生:“……”

    原来你还知道天黑看不清啊。

    伍下久蓦地道:“这条鱼快死了。”

    众人闻言低头,只见这条鱼挣扎扑腾的动作渐渐变小,直至停止不再动弹——鱼嘴张着,鱼眼睛则死不瞑目,那鱼身上的人脸自然也静止了。

    赵教授叹了一口气。

    陶彬疑惑问道:“教授,您难道知晓这人面鱼?”

    赵教授推了推眼镜说:“我只是听过一些传闻而已。”

    “听说有人在水里面被淹死,怨气不散,人就会变成水鬼,不能投胎往生。”

    “而这个人的尸体则会被水里的鱼吃掉。”

    “鱼沾染了怨气,长此以往之下,身上的鱼鳞就会发生变化,长成像是人脸一样的图案……”

    “而鱼身上的人脸和死掉之人的相貌就会一模一样。”

    “我所住的小区里就曾发生过这样一件怪事。”

    “一个女人的儿子掉进公园的池塘淹死了。”

    “他们是单亲家庭,儿子的智力有些问题,生活不能自理,女人要去外地出差一个月,于是便请保姆过来照顾。”

    “可是保姆疏于职责,经常懈怠工作,那女人的儿子又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要和母亲告状,于是更加让保姆变本加厉的对待。”

    “有一天保姆不在家,没有人做饭,那女人的儿子饿得受不了了,就跑出家门,之后再也没回来。”

    “直到半个多月后,她儿子的尸体在公园的池塘里被人发现。”

    “但发现时尸体只剩下半截,剩下的半截应该都被鱼给吃掉了。”

    “女人于是精神崩溃,用水泵抽干池塘,把鱼全部都捕捞上来,结果她发现,有几条鱼的身体上竟然长着他儿子的人脸……”

    “这件事情在我们小区里流传甚广,我没有亲眼看见,也不确定到底是真是假。”赵教授最后补充道。

    虽然不确定那件事情的真假,可眼前,这鱼身体上长着人脸却是千真万确的。

    安兴等人不禁听得浑身发毛,脊背处凉凉的,胳膊上也竖起鸡皮疙瘩,怪渗人的……

    特别是当他们再次望向河面上时,那漆黑无波的河水里好似也正藏着什么鬼东西一般,静悄悄的窥视着他们。

    不知何时就会破水而出,拖拽着他们沉入河底。

    安兴顿时打了个哆嗦,被自己脑补的画面吓到,接着不敢再多看河面一眼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