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帝中文网

繁体版 简体版
2帝中文网 > [清穿]锦鲤七阿哥是团宠 >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所有人目瞪口呆。

    就连场地上的小太监也是傻眼了, 见过那么多次的四轮马车侧翻案,小太监刚才也没少在肚子里腹诽这事——就是吃的撑没事干!

    可是谁能想到呢……

    这车还就这么畅快的奔跑着,直到小太监停下奔跑, 这辆木头马车也完全没有要侧翻的迹象。小太监大口大口喘着气,整个人都已经傻了。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康熙深深吸气,回过神的他深深地看了胤祐一眼。

    胤祐懂马车吗?

    他当然不懂, 偏偏就是最年幼最不懂的他却是意外发现了这个奇迹。

    不不不这真的是奇迹吗?

    还是……运?康熙眸底泛起轻轻浅浅的波澜,他按捺住骤然狂跳的心脏, 迈开腿朝着场中央走去。

    紧接着回过神的胤禛、纳兰性德和曹寅也急急忙忙跟上皇上的脚步。

    胤禛怔怔的看着胤祐。

    他忽然觉得胤祐或许不是上辈子的七弟,毕竟上辈子的七弟可没这等的运道……那他是谁?又为何会在胤祐的身上?

    胤禛的脑海里波澜万丈。

    无数的思绪冲击在一起,让他想到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到最后胤禛肩膀一松,回想起戴佳庶妃和胤祐的亲密, 回想起胤祐的发现拯救了额娘, 回想起胤祐对自己的信任。

    想其他做什么呢?

    胤禛哑然失笑, 他收回心神,加快脚步小跑到康熙身边,好奇的看向汗阿玛手中的木头车。

    康熙亲手捡起这个木头车。

    一冲眼看去他们并未发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随后纳兰性德眼前一亮:“等等?这个木头车怎么会有两个车架?”

    康熙屏息将木头车翻转。

    普通的四轮车四个轮子是固定在一根车架上的, 而胤祐却将两根车架连接在一起, 两个车架分离,前后轮便可以不同程度的转弯, 自然而然在弯道行驶时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胤祐踮起脚尖看了看。

    他脸蛋微微泛红:“原来是这里多了一个零件,怪不得我刚才看了半天都没有发现……”

    七阿哥居然是做错了?

    纳兰性德一阵难以置信, 细细想一想又很是正常。成人对于马车有一定结构上的了解, 很难跳出脑子里的框架。

    至于孩童就完全不一样了。

    像七阿哥见到马车的次数不多, 对完全形状模样也完全没有概念, 这样的他才会在拼接木头车时犯下大人们绝不会犯下的错误。突破成人思维的死角, 意外发现这个明明在所有人面前却千百年来没有人发现的简单答案。

    纳兰性德陷入思考。

    同样沉思的还有康熙,只看了一眼他立刻明白其中的奇妙。康熙心中百味横杂,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才对。这种简单的改动似乎感觉谁都能想出来。

    偏偏千百年来没有人发现?

    只要稍稍改动一下,马车的舒适度可以提升无数倍。

    比纳兰性德想得更深入,康熙觉得除去从未有人想到这个问题以外,还有可能是曾有人发现却没能将这项改动传播出去,上达天听。

    胤祐看看正在发呆的纳兰性德,看看右边正在出神的四哥,最后看看端着木头车脸上表情古怪的汗阿玛。他的小嘴撅得老高,用力戳着康熙:“汗阿玛,儿臣厉害不厉害?”

    康熙猛地回过神。

    瞧着手舞足蹈,满脸不高兴的胤祐,他伸手托住胤祐腋下一把将其高高举起:“嗯,胤祐真厉害!”

    胤祐登时心满意足。

    他咯咯笑着,要汗阿玛把自己举得高高的。三五下举高高以后胤祐才心满意,他双手揽住康熙的脖颈,用胖乎乎的脸颊蹭蹭:“等到大马车做出来,儿臣就可以和汗阿玛巡游天下啦!”

    巡游天下?就你这个小豆丁?

    康熙哭笑不得的摇摇头,他捏捏胤祐的鼻子:“起码得到胤祐读书认字,再过个五六七八年吧。”

    胤祐立马没劲了。

    他整个人都变得蔫巴巴,要是有耳朵尾巴现在怕是都垂下来了。

    康熙忍不住朗声大笑。

    他亲亲胤祐奶香味十足的小脸:“虽然巡游天下去不得,但是等马车造好以后汗阿玛带你去蒙古,好不好?至于现在嘛,明天要不要去地里看看?明明到庄子上来是带你们体察民情,结果到现在是一回没去,胤礽和胤禔几个都要抱怨了。”

    胤祐没注意后半句话。

    前半句的蒙古就让他眼前一亮,这个地方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哎?胤祐举起双手,欢呼一声:“好!”

    然后他才注意到后半句话。

    胤祐右手握拳敲在左手心里:“怪不得儿臣觉得忘了什么,原来是把哥哥们忘记了。”

    康熙嘴角抽搐:……

    到最后他只能按着额头:“……你啊。”

    康熙将胤祐放下。

    随后他郑重地将木头车放入纳兰性德的手中:“这件事,朕就交给你们去办。”

    曹寅尚且平静。

    至于纳兰性德眸底一亮,他面色微肃重重点头:“奴才遵旨。”

    胤祐也期待的看着他:“纳兰师傅,曹师傅,这个事关胤祐去蒙古的事儿哦!你一定要好好努力!”

    纳兰性德的笑意更浓。

    他半蹲下身体,伸出手指和七阿哥的小拇指勾了勾:“奴才和七阿哥约定好了,一定会努力的!”

    胤祐重重点头。

    被康熙牵着往外走的他还不忘回转身朝着纳兰性德和曹寅挥舞:“纳兰师傅,曹师傅,还有木匠叔叔伯伯爷爷们,要加油鸭!”

    软乎乎的七阿哥,真可爱!

    院子里所有人脑海里都蹦出了这句话。

    目送皇上带着两位小阿哥离去,纳兰性德也收敛心思。他风风火火聚集在场所有人,要求两天内完成五座马车主体开始测试,定要在半个月以内交给让皇上满意的答卷。

    曹寅大为吃惊。

    在他的眼中纳兰性德做事慢条斯理,不疾不徐,何尝有这般火急火燎的架势?曹寅微微皱眉:“容若,皇上并未规定时间,这件事还是慢慢来,稳妥点才是。”

    纳兰性德摇摇头:“子清,你不懂。”

    虽然旁人都称自己才华横溢,但是在纳兰性德自己眼中他不过是被才华两字束缚之人罢了。

    纳兰性德的心里总有一把火在燃烧。

    在旁人眼中他是忧郁多情,才华横溢的词人,只有纳兰性德自己明白,他不过是一介向往登上官场,成为能为黎民百姓做事的俗人。

    至于注定会前往江南,继承其父职务帮助皇上监督江南官员的曹寅,根本不可能了解自己的想法。

    纳兰性德没有解释。

    他只是自嘲一笑:“这份任务可是皇上难得交给我的,我绝对会做到最快最好。”

    曹寅的确不懂。

    不过不懂没关系,他只要能帮忙就行了。曹寅双手叉腰叹了口气:“真是服了你了,帮忙就帮忙,我会盯着你不会让你出错的。”

    “……明明平日发现你犯错的都是我吧?”

    “是吗?我可不记得。”曹寅哈哈一笑,两人的气氛很是轻松。当然相比较他们面上的平静,木匠们就暗暗叫苦并匆匆忙忙开始工作。

    一忙就是从早上忙到夜晚。

    等回纳兰府上,纳兰性德也依然在琢磨着图纸。

    明珠之妻觉罗氏担忧非常。

    等明珠从衙门归来就拉着老爷一通唠叨,倒是让明珠听得一愣一愣。

    啥?自家儿子专注工作?

    天哪!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大为感动的明珠那是匆匆赶往书房,定要观察观察儿子是在做什么。

    只是一进去明珠就皱了眉。

    书房到处丢着被揉成一团团的纸球,明珠走进去的瞬间一颗纸球刚好抛到他的脚边。

    这是在做什么?

    纳兰性德的路明珠早有决断。御前侍卫最好的路线就是得蒙皇上恩宠,然后被安排到各省直隶为官,然后回京入六部……其中以吏部礼部最佳。

    至于接触图纸的工部……

    纳兰明珠并不觉得容若适合那边,他抬步走至桌边:“你这是在看什么图纸?”

    “阿玛?这是马车的图纸。”

    “马车?看这东西做什么?这不是内务府和工部的活计吗?”纳兰明珠扫了一眼,又是语重心长的劝告:“容若,你是我们叶赫那拉氏一族的继承人,不要把心思放到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

    “阿玛,这是皇上吩咐儿子做的。”

    “皇上?”纳兰明珠一愣,纳兰性德将图纸放在他的手中:“阿玛可曾看到不同之处?”

    “不过是华而不实之物。”

    光看到四个轮子的设计,明珠便嗤笑一声:“四轮车只能用以装饰祭典使用,其余时刻半点用处都无。”

    “呵呵。”纳兰性德看到明珠不屑一顾,甚至看也不愿意看的反应登时心凉。他拿回图纸,懒得理会阿玛而是再次沉浸入思考之中。

    除去轮轴的变化……那其余还能做什么改动呢?如何才能将效率再加大,再舒适,再方便呢?纳兰性德想着下午那一幕,只觉得捆绑住四肢身体的桎梏似乎在瞬间碎裂。

    自己被困在围城之中。

    他总是想着自己是叶赫那拉氏的一员,需要从每个方面来维护家族的荣耀和体面,却忘记自己当年捧起第一本书籍时心生的念头。

    纳兰性德,想做能臣干吏。

    而不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大学士明珠之子,所谓才华横溢品貌风流之人。

    他想要所有人提起自己,都会说:那是百姓们热切期盼的清官,是皇上的股肱之臣。

    明珠着实不明白儿子态度的变化。

    他盯着那一摞图纸心里泛着嘀咕,偏偏却无人可问,只能干瞪着眼回到正院里歇息。觉罗氏翘首以盼,却只看到黑着脸的老爷:“容若呢?”

    明珠恼火着呢:“他眼里哪有我这个阿玛?都是你教出来的,瞧瞧他什么脾气?”

    觉罗氏这下恼火了:“他什么脾气?什么什么我教出来的啊?纳兰明珠你给我说说清楚,我到底怎么了啊?”

    像是一盆冷水倒在自个儿的头顶。纳兰明珠一激灵登时讪笑着:“我说的哪里是……”

    正院里的骚动没有打搅到纳兰性德的研究,倒是在第二天让索额图看了个笑话。

    瞧纳兰明珠遮遮掩掩的模样,还用得着说?定然是被家里的母老虎给揍了一顿!

    明珠黑着脸。

    他眼眸里杀气横溢,偏偏这还真是实话。明珠摸了摸尚有清淤的眼角,在肚子里将容若那混账痛骂了一顿。

    亏自己今天还想和他好好谈谈。

    结果倒好,容若那混小子居然一大清早就跟曹寅跑了!?该死的曹寅,定然是他带坏了自家儿子!

    曹寅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被唾沫星子喷了一脸的纳兰性德眉梢上挑,眼眸里冒出星星点点的杀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